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186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尾声

    1

    每逢年末岁首,两个“单日”便有一回难得的碰头机会,按“单打双不打”之规定,这时,解放军应连续炮击两天。但1958年12月31日和1959年元月1日,为了使金门同胞和守军过好新年,大陆方面连象征性的动作也一概免去,不发一炮,此举无疑是一种善意的表示。

    元月2日,逢双,金厦应无战事。

    3日,节日的气氛还笼罩着前线,福建前线部队仍不准备打炮,以实际的行动来贯彻毛泽东“就是单日也不一定都炮击”的指示。

    黎明,朝阳慵懒地从海平线伸出头来,睡眼惺松地窥探无风无浪的大海。大嶝岛上勤劳的人们早已晨起,身披霞色,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劳作。也许,逐渐和缓的炮战已使人们松弛了警惕,也许,三天的太平享受唤起人们对新的年景有更美好的憧憬,壮劳力大多到田野、海边去了,妇女和老弱留在庭院拾掇修补战争带来的破坏,孩子们依然无忧无虑嬉戏顽闹,无人知晓祸灾即将来临。

    上午9时许,金门的大炮突然间将宁静砸碎,成群的炮弹溅落大嶝岛,在村庄、盐场、海边和田地里炸开。与以往不同,这是一次名副其实的对无辜弱者的疯狂滥杀,炮弹追逐的目标显然不是执我军人而是和平居民。惊恐的人们四散奔逃,就近寻觅避难之所。

    可怜的山头村成了重灾区,密集的弹片歇斯底里撕咬着它缺乏防护的躯体。一发炮弹鬼使神差准确命中了躲藏着数十位乡亲的防炮洞,惨祸于瞬间发生。死亡共31人,其中1岁至6岁的儿童15名,10岁至14岁的儿童3名,50岁至70岁的老大娘3名,青年男女10名;另有伤者17名。32岁的许梅怀抱着出生仅两个月的女儿共赴黄泉;57岁的郑德金同时失去了妻子、女儿、大儿媳和两个孙女;42岁的张大婶永远地没有了两个儿子;有些儿童互相搂抱着被炸死了;有些孩子死去的时候手中还端着盛满饭的碗……山头村在血水和泪水中浸泡,哀号伴着硝烟和烈焰飘荡。

    现任副镇长郑金造那时4岁,他还清晰记得起当年的惨景:

    我原来也在这个坑道里躲炮的,敌人打炮的间隔,我撒腿跑出去,钻

    到旁边另一个地洞里,我的母亲、奶奶她们都在那边躲炮。过一歇,炮又

    响起来,刚好打中了刚才藏身的坑道,洞口打塌了,靠门边的人被炸死,

    更多的人在里边被闷死。炮停了,人们去抢救,抬出来的尸体横七竖八摆

    了一大片,有的面目全非浑身是血,有的完好无损躯体还软软的,好多小

    孩刚刚还和我一同在玩耍,这会儿都躺在那里不会动不会说话了,那个场

    面好可怜好恐怖。长大了才晓得自己命大,晓得命大才更后怕,直列现在

    我仍然不敢一个人从那边走过……

    金门为什么乱发神经拿赢弱开刀?慢慢传过来信息:新任金防部司令刘安琪立功心切,“露一手”思想严重,为向台北表现,他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敢到太岁头上动土”。

    刘上将的草率鲁莽注定了他的冒险豪赌要蚀本。

    7日下午14时,被激怒的厦门开始了报复轰击,28个炮兵营又8个海岸炮连368门火炮,将2.6万发炮弹连本带利奉还给金门。素有“犟头”称号的刘上将也梗着脖子还炮7000余发。战斗一直持续到夜晚,一场你狠我比你还狠你恶我比你还恶的赌气仗面子仗,终于以金门低头打蔫而告结束。

    对岸岛上那将半边海天映红的大火尚未熄灭,8日第一张《解放军报》已在北京印出,头版大字标题:《国防部发言人宣称》

    金门蒋军在本月3日上午对我大嶝岛山头村和平居民滥施轰击,使居

    民和儿童蒙受重大伤亡。对此罪恶行为,全国人民表示极大的愤怒,本应

    给予严厉的惩罚。但是,考虑到金门蒋军这一罪行,可能系少数极端分子

    所为,故今日我福建前线的人民解放军炮兵部队,给予适当惩罚以示宽大。

    同时,对金门岛料罗湾的码头、机场和指挥部等目标,未予轰击,以利蒋

    军固守。

    多么有趣,惩罚不仅“适当”,而且还表达“宽大”之意;猛烈轰击又偏偏不打要害,为的是有利敌方“固守”。金门与厦门间的战事愈呈其“怪”,毛泽东的对台方略新思维才愈显其“明”,他的大致方针出发点是:不再把台湾岛上的人群看成铁板一块,任何时候,“少数极端分子”胆敢轻举蠢动,必然给予量刑相当的惩罚。而绝大多数军民同胞,则尽在争取之列。

    毛泽东将新闻稿改毕,道:蒋委员长手里还剩下那一点点地盘,他舍不得金门、马祖那几个岛子哟。通通丢给他,叫他去管,叫他驻军。要是收回了,现在我们不是连个发表意见的场所都没得了?

    2

    1960年夏,艾森豪威尔准备于卸任之前,填补旅行生涯的一项空白,到远东来散散心。计划出访的有菲律宾、日本、南朝鲜,台湾也在其列。

    一位美国总统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在一个分裂的省份进行“国事”访问,当然会被那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度视为故意的轻蔑和挑衅。

    仅仅发表一些批评的言论已显得分量不够,毛泽东一直在思考着不能叫艾氏此行玩得太过开心快乐的实际步骤。

    艾森豪威尔的行程表上,准备6月17日抵达台北,19日离开,来去的脚步刚好踩在两个单日上面。精明的艾克,忽略了一件事情,逢“单”,是毛泽东行动自由的开炮日。

    毛泽东急电福建前线:

    艾森豪威尔现已开始远东之行,这是美国对我国和亚洲人民的直接挑

    衅。为了在金门前线对美帝国主义举行武装示威,我军准备在艾森豪威尔

    到台湾的前夕和离台湾的时候,仍按单日惯例炮击金门。每天打炮四万发。

    炮击时应尽可能少打死人,主要是打金门群岛的山头、滩头、空地,不打

    村庄。军事目标只打敌观察所,其它不打。

    每天4万发炮弹,是谓实打。不打目标只打空地,是谓虚打。实打,矛头直指美国人,来时打他个下马威,走时打他个灰溜溜,表现中国人民鄙视帝国主义的英雄气概。虚打,是要台澎金马军民了解明白,美帝才是我们的共同敌人,中国人不要打中国人。实打与虚打的有机结合,次要矛盾服从主要矛盾的精明安排,使得1960年的“万炮齐轰迎送瘟神”构成了战争史上另一幅奇妙景观,又一次表演了毛泽东炉火纯青的斗争艺术,堪称其传奇军事生涯的又一神来之笔。

    6月17日下午17时,艾森豪威尔总统乘坐的“圣保罗”号重巡洋舰已接近台湾的东海域,中国大陆的广播电台开始播发《解放军福建前线司令部告台、澎、金、马同胞书》。从语言特色和行文风格一听便知,该文仍为毛泽东手写亲撰:

    同胞们:

    艾森豪威尔要到你们那里访问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是帝国主

    义的头子,同过去的杜勒斯一样,向来对你们不怀好意。一年多以前,杜

    勒斯到你们那里去,对你们施加压力,要你们服从美国制造“两个中国”

    的计划,把台湾完全沦为美国的殖民地。我们打了炮,你们抵抗了美国人,

    杜勒斯没有能够如愿以偿。杜勒斯虽然死了,美国并吞台湾的心并没有死,

    艾森豪威尔的政策,就是杜勒斯的政策。艾森豪威尔是我们的敌人,也是

    台、澎、金、马一切爱国同胞的敌人。

    为了支持亚洲各国人民反对艾森豪威尔强盗旅行的正义斗争,为了支

    持台、澎、金、马爱国同胞反对艾森豪威尔的强盗旅行的正义斗争,为了

    表示伟大的中国人民对艾森豪威尔的蔑视和鄙视,我们决定:按照单日打

    炮的惯例,在六月十七日艾森豪威尔到达台湾的前夕和六月十九日艾森豪

    威尔离开台湾的时候,在金门前线举行反美武装示威。一切不愿意屈服于

    美国压力的台、澎、金、马爱国同胞,一定都会赞成。为了保护你们的生

    命安全,特此事先说明,在炮轰期间,你们务必躲在安全地带,不要出来,

    以免误伤。你们的舰艇,在这两天要注意,切勿驶近炮轰地带,以免危险。

    倘若有人不遵守我们的劝告,甘心为虎作伥,胆敢扰乱伟大的反美武装示

    威,必遭严惩,勿谓言之不预!

    北京的电波如巨石投水,激起波澜,震动台海。金门守军纷纷慌里慌张躲进坑道。台北高层乱了方寸,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圣保罗”号巡洋舰上,艾森豪威尔不苟言笑,瘦削的脸颊拉得老长。此公刚刚在菲律宾街头被示威人群丢了石头,又因580万日本工人罢工,要求废除“日美安全条约”,而被迫取消了访日计划,心绪本来欠佳。此刻中共又来添烦,心情怎不黯淡沉重?他手扶舷椅,呆望瀚海,低声说了一句:“共党打炮,不加选择”。再无话。

    20时05分,“圣保罗”进入台湾以东火烧岛海域,厦门开始火力急袭,“欢迎”艾森豪威尔的到来。3万余发炮弹准确落在金门的无人地带,削石为泥,犁地三尺,却并不损伤人员设施一丝毫毛。金门此时也表现出乖巧识趣,总共发炮28发,亦都打在大陆的无人区域,作为向台北应付交差,向大陆领情表白。由于中共炮击,第二天的蒋、艾会谈的气氛远不如预期热烈,艾森豪威尔倒没有多说什么,但几位美军顾问和美国记者几乎半公开地表示了对国共“串通作戏”的不悦。据说,美国中央情报局事后检讨,认为:对共产党中国讨厌的炮击方式预测不准。中国大陆虽然浪费了昂贵的弹药,但确实最大程度地抵销了蒋、艾会晤的影响,也巧妙利用了美台间原有的分歧。

    19日,艾森豪威尔匆匆离台。毛泽东如法炮制,再射弹3.8万发,以示“欢送”。这一次,金门守军确实“奋起还击了”,但三千余发炮弹大都仍同样地只打在大陆无人地带。

    上午10时20分,艾森豪威尔总统站在座机舱门口,向着蒋“总统”夫妇及欢送人群挥手告别。鲜花摇动,军乐高奏,台北松山机场又施放21响礼炮致敬。

    其时,金厦海域正万雷和鸣、烟火蔽日,快锣急鼓般的爆炸声激荡云霄、响彻天宇。

    一九九七年十月结稿北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