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此话一出,篮球场上和场边的同学们全体石化,视线如箭,纷纷射向邓嘉婷身後的关乐荷。

    关乐荷不由得苦笑,邓嘉婷到底在胡说八道什麽?她根本不认识什麽郑克起,她有没有看他,跟他要不要认真打球完全是两件事。

    「搞屁啊?我以为乐观同学是冲着你来的,人家移情别恋喽?」王治天走到严之凡身边,一条手臂挂到他肩膀上,笑得一脸奸巧。「先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偶尔要去找人家说说话,不要以为绯闻名字挂在一起,就保证对方一定是你的。」

    严之凡一掌拍掉王治天的手,僵着脸,锐利的视线扫过场边的关乐荷,转过头,右手精准地接住队友传来的球。

    砰。砰。火焰般的篮球,快速运球数下。

    砰。砰。砰。砰。严之凡缓缓扫视篮球场,迅速规划出一条能长驱直入的路线。

    与此同时,已经有两名对手上前包夹他。

    「之凡。」王治天甩掉对手,冲到严之凡身後。

    严之凡做出要传球给王治天的假动作,引导对方做出错误判断。

    砰砰砰砰!成功骗过第一名对手後,他快速运球往旁闪移,巧妙闪过第二名对手,一路冲向禁区。

    「严之凡!严之凡!严之凡!」场边加油声浪重新大复活。

    严之凡两次华丽地转身,连续甩开三名对手,不等队友冲过来协助,单枪匹马直接带球上篮。

    砰!漂亮拿下两分。

    「这麽帅?」王治天小跑步到严之凡身边,两人再次高空击掌。啪!

    接下来的比赛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篮球场上战火连天。

    王治天传球给郑克起,郑克起运球冲过三分线,两名对手冲过来防守,动手抢球。

    郑克起眼角瞄到严之凡跑到两点钟方向,做出接球动作。

    对手一看球又要传到严之凡手里,打算进行空中拦截。

    未料郑克起只是做个假动作,双脚轻盈往後跳一步,落到三分线後。

    对方刚露出「糟糕上当」的表情,郑克起已跳起身,双手高举篮球,动作流畅,手腕略微施力,将球投了出去。

    「阻止他!」对方球员放声大喊。

    火焰般的篮球不断往前翻滚……前进……一路奔向篮框。

    被逼到紧急出手的球,能进吗?

    挤进上百人的体育馆内顿时一片鸦雀无声,大家全盯着转动的篮球,不自觉屏住呼吸。

    球还在半空转动,如着火的青春。

    一切彷佛都变成了慢动作。

    郑克起嘴角已经上扬,张开的双手握拳,更显张狂自信。一定进!

    严之凡转头,视线扫向场边的关乐荷,她正目不转睛盯着篮球,双手在胸前紧握成祈祷状,随着篮球的走向,慢慢露出一个很可爱的笑容。

    他没有想到,直到多年以後,自己十八岁以前最美丽的记忆,竟然就是此时、此地。

    刷!

    漂亮空心球替本校篮球社进帐三分!

    场边掀起阵阵疯狂尖叫声。

    最後比赛结束,本校以一百零八比九十七拿下胜利。

    「我先回去了。」关乐荷凑到邓嘉婷耳边小声说完,在邓嘉婷阻止自己之前快步溜出体育馆。

    篮球社社员开心抱在一起,发出野兽般的胜利低吼,一阵欢呼後,王治天率先发现严之凡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关乐荷往校门口移动,没察觉三名不怀好意的混混跟在她身後,正在挑选下手的时机。

    「就是她?」其中一名混混染着金发,像头顶着鸟窝。

    「看起来很一般啊。」另一名混混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嚼着口香糖。「老大,女生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管比较好,有损我们的威望。」

    「谁教她跟姓严的名字搞在一起,既然有人要我们给她难看,我们就去弄弄她,反正没人会拿我们怎麽样。」老大的身形壮得像金刚。

    「谁想给她难看?」一道清冷的嗓音在他们身後扬起。

    「就是学校大姊……」其中一名小弟说到一半,突然察觉情况不对,和另外两人一起回头一看,倏地愣住,过了一会儿才挤出三个字。「严之凡?」

    「阿娘喂,真的素严之凡!」其中一名混混五官皱在一起,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自从上一任校内最大尾的流氓被严之凡铲掉後,他们三人才有机会冒出头,一直小心不去碰跟严之凡有关的任何事,没想到老大因为喜欢校内的大姊大,一时鬼迷心窍,居然答应要给关乐荷一点教训。

    本来老大是想,虽然严之凡的名字老是跟关乐荷摆在一起,可是两人没有常处在一起,於是判定这两人应该关系不深,为了讨好自己喜欢的女人,弄一下关乐荷应该是可以的,反正不会惊动严之凡。

    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严之凡居然出现了,而且还很清楚他们想干什麽坏事。他们两个不是很少碰面说话吗?为什麽严之凡一副要替关乐荷出头的样子?情况相当不妙啊!

    「问最後一次,谁想给她难看?」严之凡沉着脸又问了一次,语气轻轻的,乍听之下好像没给人什麽压力,但无形中一股极度不悦的气势,当场让三个混混黑掉整张脸。

    「你是她的男朋友吗?」老大的胸膛急遽起伏,神色飘忽不定,但为了不在小弟面前失了面子,仍假装凶狠地道:「如果不是,就、就给老子让开啦!」

    「如果我是她男朋友,你敢动她,就等於是在找我麻烦。」严之凡一串话说得如行云流水般顺畅无碍。「如果我不是她男朋友,你动她,又是为了什麽?」

    此话一出,平常逞凶斗狠的三人顿时呆掉。

    「咦?老大,人家说的很有道理耶。」不管怎麽看,他们都没有动人家的理由啊。

    「有道理吗?」老大也是一脸恍惚。

    「逻辑完全正确,这样我们还要不要去教训她?」小弟偷瞄严之凡全无畏惧的神情,觉得此次出征干坏事,干得实在有点灰心丧志。

    「先闪再说。」老大嘴里这样说,可是等他们走远了,他不忘跟两名小弟串供,说要是大姊大问起来,就说他们把关乐荷骂得当场怕得哭出来。

    关乐荷完全不知道身後发生了什麽事,走在街上,在红灯前停下来,视线看向对面一个小面摊,心想,在这种平淡无奇的日子里,最适合来一碗加了各种调味料的汤面。

    红灯熄,绿灯亮,她刚往前移动几步,赫然在斑马线上看见熟悉的高大身影走到自己前头。

    「严同学?」关乐荷喊了一声,等对方转头後,她确定没有认错人,不由得问道:「你怎麽在这里?」

    「为什麽我不能在这里?」严之凡看着她,嘴角上扬两度。

    他就知道她会喊住自己。

    她愣愣地站在斑马线上,看着刚才明明还在叱吒球场的他,这麽快就出现在这里,顿时有种电视里的人物跑到眼前的错觉。「你不是应该去庆功?」

    「你不用跟你的小男朋友说声恭喜吗?」听到她这麽说,严之凡脸上的笑意不见了。

    「小男朋友?」她哪有男朋友?

    「郑克起。」他冷冷提醒,「还是你们都互相喊昵称?是什麽?公公婆婆?还是彼此的小名?」

    「我不认识郑克起。」关乐荷想也不想直接坦白。

    「真不认识?」他看着她的双眼,确实一片澄澈。

    「他是我同学邓嘉婷的弟弟,今天我会去体育馆,是因为之前答应嘉婷会陪她去看她弟弟的篮球比赛,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有什麽说什麽,一说话就忘了走路。

    严之凡见行人专用号志灯的小绿人开始加快速度,情急之下牵起她的手,小跑步过马路。

    关乐荷感觉到左手一热,下一秒立刻被拉着往前跑,她一直盯着两人交握的手,好神奇,她的手就这样没入在另一只更大的手掌里,他的手好大,温度也比她高一些,很有安全感。

    两人刚踏上红砖道,原本静止的车流迅速在路面上奔驰。

    「一个姓郑,一个姓邓,你确定他们真的是姊弟?」严之凡轻易就发现问题所在。

    「真的耶,他们姓氏不一样。」她恍然大悟地低呼一声,过了一会儿才想到邓嘉婷似乎曾经说过她和弟弟是同母异父。

    见她一副蓦然惊觉的表情,他暂且相信她说的话,视线扫到两人还牵着的手,他假装没注意到这一点。

    「流言越传越难听,要不要我处理一下?」他以为她会崩溃,以为她会来找自己想办法堵住那些人的嘴,可是她没有,依旧过她的小日子。

    刚开始他不是很爽她的无动於衷,有哪个女生听到这种恶意中伤的流言不生气?後来发现她真的没放在心上,他莫名有些佩服她那八风吹不动的定力,反而是自己做了一些调查,发现恶意流言的始作俑者居然是那个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