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哪敢甩掉他?关乐荷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不太确定他到底在说哪一次,是学生时代毕业那次?那个应该跟甩不甩没关系吧,如果是前一阵子的事,明明就是两人冷战,怎么样都无法被归类到谁甩谁的事啊。

    其它人面面相觑,自讨没趣,快步走离。

    众人散尽,一名精雕细琢的美人站在最后头,静静看着严之凡,眼底有着不甘和愤很。

    关乐荷承接来自对方的怨恨目光,看看她和严之凡,举步想要走离,把空间留给他们,才刚跨出一小步,手臂猛然被严之凡紧紧扣住,拉回他身边。

    顿时,女人眼底的妒意和愤怒又多添几分。

    「芸珊。」严之凡收敛轻笑,神情认真。「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方芸珊看着他,全身隐隐发抖,眼中有受伤、期待、爱意、沉痛。他居然带其它女人来参加她父亲的寿宴?他对这个女人不可能是认真的!

    「她是我深爱的女人,如果做不到祝福我,我接受,但请你至少……」严之凡直视方芸珊的双眼。「尊重她。」

    「之凡,我对你很失望,你一向孤傲有品味,什么时候品味低劣到路边摊也吃得下去?」方芸珊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拳,眼眶发红。

    「尊重的话不是这样说的。」他轻松扯出一抹笑容,然而笑意却没有延伸到眼底。

    「像她这种随便能带上床的女人,凭什么得到我的尊重?」方芸珊恶狠狠地瞪向关乐荷。这个女人这么俗气,一点特色都没有,他到底喜欢她什么?

    「你不希望你爸公司生产的产品变成地摊货吧?」严之凡加大微笑,眼底积聚危险风暴。

    方芸珊妒恨的视线离开关乐荷,看向浑身冒火的他,身子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

    他生气了?为了关乐荷,他居然给她脸色看?

    「你威胁我?」方芸珊不可置信地低喊。

    「这种程度的威胁,够让你尊重我爱的人吗?」他丝毫不让步。

    方芸珊气愤地又瞪了关乐荷一眼,扭头就走。

    「芸珊。」严之凡出声喊住她。

    方芸珊站定脚步,回过头,眼眶泛红地瞅着他。

    「先前我失眠情况很严重,直到她重新出现在我生命里,才终于能睡着,她只是在我面前出现,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她就能对我产生影响力,在我的生命里,她就是以这种状态存在的女人……」严之凡诚恳剖白,「一个让我安心,拥有治愈我力量的女人。」

    「我不信!」方芸珊咬牙低吼,狠毒视线笔直射向关乐荷。「凭什么她只是出现,什么事都没做就能影响你?」他就那么喜欢她?

    猛被方芸珊死死一瞪,关乐荷感觉到一股冷气从脚底直窜到背脊,她的身体无法控制地狠狠抖了几下。

    「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感觉到关乐荷在发抖,严之凡又拥紧了她,以为她是觉得冷。「这些话我本来不需要说,今天是世伯生日,当作送他女儿一个礼物,希望你能放下,我选择她,不是因为你不好,是老天爷替我选择她。」

    「宿命论?」方芸珊失神一笑。

    「是命中注定。」他纠正。

    「命中注定?」方芸珊讽刺冷笑,「我们从小就认识,双方家长都还在的时候也都认……」

    「你以为他们急着促成的是什么?」严之凡打断她的话。「确定是一对佳偶,不是企业联姻?」

    「虽然第一次单独出去时你跟我说过,你和我之后就算结婚,也只是单纯的企业联姻,可是我……我总以为我们不只是这样,也会是一对佳偶!」方芸珊倾全力低吼,吼完,屏住呼吸,等待他的反应。

    方芸珊彷佛身处在地狱烈火之中,身心煎熬着,关乐荷的视线从她身上转开,再投向严之凡,他仍旧维持一贯的冷静漠然,宛如浩瀚汪洋,再大的石头入海,都不能使海洋翻滚激昂。

    「抱歉,」严之凡刚吐出这两个字,方芸珊彷佛承受不了什么,双眼一眨,滚落几颗泪珠。「让你有这种错觉。」

    「是我存有太多期待,我真可悲……」

    「我若跟你走进这桩企业联姻,才是真正可悲,等哪天遇上真心相爱的人,你会庆幸自己还保有期待。」

    方芸珊讶异地瞪大双眼,他这是在……安慰她?几秒钟后她才反应过来,冷冷丢出一句,「我不会祝福你们。」

    「你和相爱的人结婚那一天,不管我有没有收到喜帖,我一定会献上祝福。」说完,严之凡拥着关乐荷,打算趁那缠人家伙出现前离开。

    今晚带她出席这场寿宴的两个目的都已经完成了。

    「我绝不收你的礼金。」方芸珊收拾好自怜情绪,决心从此和他划清界线,以后商场上再见,她不可能再无条件地支持他。

    「祝福一定等于礼金?」他停下脚步。

    「礼物也不收!」方芸珊再次惊讶,他从没有为谁停下过脚步,这些改变,是因为那个平凡又不起眼的关乐荷?

    「真怀念,好像又回到小时候的斗嘴时光。」严之凡扯唇一笑,再次迈开步伐往前移动。

    「等等!你到底想怎么祝福我?」察觉他有所不同,方芸珊忍不住喊住他,想多听他说句非公事的话。

    「大概你会觉得这阵子怎么那么幸运,所有好事都发生在你身上。」说这话时,他没有再停下脚步。

    「我会期待的!」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方芸珊急着想伸出手,抓住一点什么,随便什么都可以,就算从此只是关系淡漠的朋友。「如果我感觉到这一点,一定会冲去你家,退还幸运……」

    这么做,说不定他们还能是朋友。

    严之凡原本想直接离开,拗不过关乐荷的「不能浪费食物守则」,只好挑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下,把盘里的食物吃完。

    她刚吃进一口义大利面,就听见他说——

    「给我。」

    「给什么?」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谁能懂他要什么?说话有必要节省到这种地步吗?

    「餐具。」见她更用力握紧餐具,他干脆一把拿过来,叉起一口义大利面,放入口中。

    「想吃干么不自己拿?」她没好气地道。

    「我喜欢吃你拿的。」严之凡嘴角上扬。

    见他笑开,关乐荷的心跳蓦地加快,真想命令他永远不准对其它女人这样笑。「这是我拿的,又不是我煮的。」

    「比起你煮的,我更想吃你拿的。」他知道她只会煮泡面。

    她哭笑不得,瞪着他,这记回马枪真让人无语。「你一方面藉机跟我共享餐具,一方面批评我煮的东西不好吃?」

    「我没这样说。」见她因怒气而闪闪发亮的眼眸,严之凡笑得更开心,叉起一口面凑到她面前。

    关乐荷伸手要拿,他却把叉子拿开,不让她碰,一个劲儿地对她笑,等她放下手,他又把叉子放到她面前,她红着脸,张嘴吃掉义大利面。

    「不愧是我一见钟情的女人,气质真好。」王治天手端两杯香槟,走到两人身边,一杯递到关乐荷眼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