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到底还是小看了宁莫北啊,他没料到这时候他会用逼上梁山这招,用他的人勾起皇上对他的怀疑,就算他再位高权重,可是在皇权面前,他除了低头,另一个选择就是反了。

    如今他倒是骑虎难下了,皇上向来猜忌心重,若是他什么都不做,只怕将来就只会空有一个阁老之名,而无实权了。

    「那……您打算怎么办?」留下的心腹瞧着他那阴沉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办?」吴阁老原本沉着的脸色忽然笑了开来,说道:「既然那小子都把路给我铺好了,如此费尽苦心,就是希望我去谋反,我又怎么好拂了他的好意呢?」

    虽说现在仓促行事可能折损太多,但他可不能坐以待毙,这些年他把持着朝廷,跟随他的人不少,再加上贵妃有孕,倒不如放手一搏。

    想到这里,他霍地起身,整了整衣冠,不再犹豫,让属下拿着他的手书联络事宜,自己也准备往宫里去。

    他倒要看看那个小子与他,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在护卫的簇拥下,吴阁老匆匆来到九门提督的府里,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又离开赶往宫里。

    宁莫北到皇宫的时候,就见皇宫戒备森严。

    金吾卫在乾清宫前来回巡视着,乾清门外已经有大理寺和都察院的官员在交谈了。

    邢天官伴着他那户部尚书的爹站在乾清宫门外,一见宁莫北到来,连忙迎了上去。

    邢大人则站在原地等着宁莫北走来,瞧着他那笔挺的身姿,淡然的神情,不知怎地,原本六神无主的他,也跟着镇定了。

    看到宁莫北来了,在场官员纷纷向他拱手喊郡王。

    宁莫北颔首,几步上了台阶,步至邢大人面前,拱手为礼后问道:「皇上现在如何了?」

    「万幸的是毒参汤并没有入口,皇上只是受了些惊吓,如今太医正在里面诊治。」

    「既然吴阁老连毒杀皇上的事都敢做,今夜的皇宫只怕不会平静了。」

    「是啊,在京城附近的兵队,有一半的军权是掌握在吴党的手中,仓促之下能调动的只怕来不及驰援,郡王爷看该如何是好?」

    「邢大人不必忧心,一旦吴阁老发难,只要咱们能守住今夜,一切便会太平了。」

    这话说得轻巧,在场的官员哪个不明白这样的道理,怕只怕他们守不住啊!他们手上除了金吾卫之外,剩下的人手都在远在京郊,就怕驰援不及,到时候皇上若有什么损伤,只怕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宁莫北见众人脸色碍重,微微一笑道:「放心吧!」

    他既然敢逼着吴阁老反,又怎会不做好万全的准备呢?

    其实这个计谋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仗着了解吴阁老如今不甘居于人下的心思,为他添了一把火而已。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一阵,宫外已然渐渐出现火光朝着宫内聚拢,众人神色一凛,心知这是吴阁老发动了攻势,众人齐齐望向宁莫北,显然期望他做出什么行动来制止吴阁老。

    但宁莫北什么也没说,只是严令金吾卫守好宫门。

    但随着四周的火光愈来愈亮,宫门还是被撞开了,潮水般油涌而入的士兵手持着亮晃晃的兵器,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窜入众人耳中。

    那声势浩大得连邢尚书这样的一品大员都忍不住往后退了退,与此同时,城墙上的箭矢已经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射了过去。

    箭雨的威力不小,射杀者众,却还是阻挡不住他们前进,再加上宫里所备的箭矢本就有限,又是这样不计数的放着,不一会箭矢已经快要用尽。

    众大人紧张地瞧着宁莫北,本以为他应该会有应变的方法,谁知道他只是摆手示意他们停止攻击,然后笔直的站在原地。

    吴阁老慢慢地骑着马上前,对着宁莫北说道:「倒是小瞧了你,竟可以将我逼到这个地步。」

    「小菜一碟罢了。」宁莫北淡淡的笑着,神色自若得彷佛没有将眼前的兵马放在眼里,对于吴阁老更是半点也不在意。

    「看你倒是个聪明的,若是你肯现在投降,把皇上交给我,我可以留你全尸。」吴阁老认为自己胜券在握,说起话来得意洋洋。

    他想,皇上和宁莫北,以及其他与他不对盘的人,应该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发难,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吧!

    「既然都是死,那么是全尸还是支离破碎,又有何区别呢?」宁莫北声音朗朗,完全听不出有半点的惊惧。

    他这样的态度让多疑的吴阁老心一跳,但转头看向包围了皇城的众多兵马,心又定了下来。

    要论计谋,满朝文武百官有谁能赢过他呢?

    迎着吴阁老得意洋洋的笑容,宁莫北往前走了几步,包围他的人顿时将手里的大刀齐刷刷地对准了他。

    宁莫北面色不改,语气有些懒洋洋的朝着吴阁老问道:「吴大人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吴阁老眼眸微眯,心里头玩味着宁莫北的这句话,但很快又说道:「郡王爷死到临头,就不要再故弄玄虚了,咱们尽快完事吧!」

    「嗯,吴阁老不相信,还是情有可原的。」说着,宁莫北彷佛散步似的往前走了几步,完全无视于抵住他胸膛的利刃。

    心中的不安愈盛,但吴阁老却不相信宁莫北这个毛头小子能在他的面前玩出花样,于是喝道:「果然跟你爹一样不识时务,若是当年你爹的腰肯变上一变,也不会死在我的手下了。」

    「是吗?」听他提起自己的爹,宁莫北的眼眸倏地一眯,一股冷厉的杀气顿时倾泄而出。

    吴阁老见状,心里顿时一紧,难道宁莫北这小子还留有后手?

    宁莫北再次无视于那夺命的利刃,直至吴阁老的身前约几步的位置停住,对着吴阁老冷冷地说道:「知道我为何要逼你反吗?」

    「你……」

    「因为凭着皇上对你的信任,便是我将当年的证据都摊出来,皇上顶多降你官级,罚你俸禄,却不会定你的死罪,唯有谋反,皇上才会杀了你。」

    宁莫北的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地传到了吴阁老的耳中,他面色一白,蓦地抬头,就见原本指着宁莫北的大刀不知何时都转了向对着自己。

    而原本用刀指着宁莫北胸膛的士兵,也立刻收回了刀,站到了宁莫北的身边,态度十分恭敬。

    这转变实在太快,吴阁老完全傻住了。「你、你是什么时候……」

    「早在我知道是你杀了我爹之后,我便决定要这么做了,只有这样,我才能用你的血偿我爹的命。」宁莫北毫不吝啬的告诉吴阁老真相,他便是设计他了,怎样?

    听到他的话,吴阁老心一凉,知道自己再难成事,闭上了眼,整个人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之中,他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失策,竟得拿吴家上下几百条人命去偿。

    没有太大的兴趣去欣赏吴阁老悔恨不已的模样,宁莫北朝着邢天官说道:「接下来的事让你爹帮我处理吧,我还有点事。」

    交代完,他也不等邢天官反应,直接带着他的人,骑了马很快地就出宫门了。

    他想,沐琅寰现在一定很担心他吧,他得早点回去才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