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尾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尾声】

    一席香案,简简单单的几样素果,沐家所有的人在吴阁老伏法后在沐老太爷的带领下,开了祠堂,上香祭拜亡灵。

    沐琅寰抱着已经显怀的肚子,站在沐老太爷的身侧,虔诚的举起香,朝着供桌上供奉的沐家人人牌位祭拜。

    三拜之后,她扶着沐老太爷跨出了祠堂,还没开口,沐老太爷就有些感叹地说道——

    「只可惜你不是男儿身。」

    若她不是女儿身,而是男儿身,那么沐家绝对会比现在更加强大。

    「祖父这是嫌弃我?」

    知道老爷子只是心下感伤,又想起慎哥儿的姿质平庸,这才有感而发,所以她也不觉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含笑问道。

    「怎么敢嫌弃你,我那孙婿日日都把你捧在手心中,要是他知道我这老头子惹得你不痛快了,还不知道怎么给我添堵呢!」沐老太爷没好气的说道。

    「他哪里是在给你添堵,他这是怕您老了不得劲,日日变着法子让你有劲些呢!」

    宁莫北对沐老太爷那可是打心底的尊敬着,只不过他知道老人家不能顺着毛摸,要逆着来,用他的话来说是这样老人家才有生气。

    「那我不还得要谢谢他!」

    「那是!」

    祖孙俩正斗嘴斗得不亦乐乎,忽然远处一抹藏青色的身影缓缓走来。

    沐琅寰想也没想的就上前迎了两步,也就这两步,惹来了沐老太爷的一阵醋意。

    「瞧瞧,都说是女大不中留了,还真是这样的。」

    「老爷子这是在喝醋呢!」宁莫北见沐琅寰脸色红润,便放了心,也凑趣地和沐老太爷说了几句。

    一路上说说笑笑的,直到送沐老太爷回了房,两人独处时,宁莫北才对着沐琅寰说道——

    「婶娘死了!」

    「噢!」沐琅寰轻呼了一声,自打那夜之后,她便没再过问云氏的事。

    云氏的儿子一死一残,对她来说就已经是惩罚了,没想到才这么一段时间,她却死了。

    「怎么死的?」

    「大堂嫂守不住寡,二堂嫂也不愿守着残了的二堂哥,所以闹了起来,二堂嫂失手将二堂哥推跌在地,撞着了脑子,撑没几日,便断了气,当夜丫鬟们便发现婶娘在房里自缢了。」

    倒也是天理召彰了,只不过却报在了云氏的儿子身上。

    沐琅寰闻言点了点头,她想或许这件事里也有着宁莫北的手笔,但她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杀人偿命本是应该。

    因为怀孕有些发胖了的手悄悄往下伸去,握住了宁莫北的大掌,他立即收紧了自己的掌心,牢牢地回握住她的。

    十指交缠,她顺着宁莫北的脚步,两人怡然漫步在沐家又大又精致的园子里。走着走着,突然一个曼妙的身影窜进她的脑海里,于是她顿住了步伐,迎头看向越发成熟稳重的宁莫北。

    「其实想想,那何家表妹倒是长得颇为娇俏的,怎地你就这么瞧不上眼她呢?」

    许是方才听了云氏母子的下场,沐琅寰才又想起何青衣。

    「光凭她是云氏的外甥女,我就不可能对她有任何的意思了。」宁莫北想也没想的就说。

    「听你的意思是,若她不是云氏的外甥女,你就动心了是吗?」沐琅寰突然起了一股促狭之意,只见她板起了脸,水眸圆瞪着看向宁莫北,幽声质问道。

    少有瞧见她这样娇俏吃醋的模样,宁莫北的心中一喜,自也顺着她的语气笑着讨饶。

    「夫人你这是吃哪门子的醋啊,这京城里谁不知道,虽然我是堂堂庸郡王,可我心里只有你一个,谁都入不了我的眼。」

    听到他的话,沐琅寰的心里自是窜过一阵喜意,可她还是抿唇不语,水眸瞪着他不放。

    「那何青衣呢?」

    听着她那不依不饶的又问,宁莫北本要继续喊冤,可转念一想,知道其实她是心中觉得对何青衣有愧,怕她过得不好吧!

    「你这个傻瓜,怎么总要烦心这么多事呢?何青衣自从云氏被关在园子里,我就让人送她回家去了,也让她带走咱们送给她的东西,又替她添了两千两的嫁妆,听说谈了门不错的亲事,还是个进士,只要她能想得开,日后的小日子自然是过得不会差的。」

    他也不是一个会迁怒的人,虽然厌烦她缠着自己,可既然琅寰希望她过得好,那么他自然也不会多做什么。

    「嗯,那就好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沐琅寰终于收回了自己佯怒的目光,继续两人那静好的漫步。

    如今,当年害他爹娘的人都已经得到了报应,他应该也能放下了吧!

    彷佛感应到她的想法,宁莫北低下头,幽深的眸子凝望着她,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充盈着他的心间。

    这样……真的已经很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