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二胡看了看自己被甩开的手,有些呆傻的笑了,大摇大摆的跟了上去,就算一再被骂是登徒子乱跟着姑娘走也无所谓。

    嘿嘿!主子们都幸福了,他也该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不是吗?

    四年后。

    颜府张灯结彩,看起来好不喜庆,平日里总关得牢牢的大门,这时候也大敞着,看得见里头的下人们来来往往张罗着筵席。

    礼郡王一到,看见的就是这副全家都欢天喜地的模样,让他忍不住摇着扇子,嘟囔着往里头走。「真是的,也不是第一胎了,还弄得这么大排场要做啥?!」

    走在前头的是早已成了大管事的二胡,他咧着嘴笑着,忍不住朝着礼郡王多嘴了句,「郡王爷,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虽然是咱们夫人的第二胎,但是一胎三生,那可是大福气了,尤其两个姑娘水灵得跟天上下凡的童女一般,我家主子每日都快要挪不开眼了。」

    礼郡王也是好脾气,收起扇子,用扇柄轻敲了他的头一下,没好气的笑道:「行了行了,知道你家少爷福气大,连生孩子都比别人强得多,四年两胎,却跟人家一年一胎的给打平了。」

    二胡嘿嘿直笑,白白受了那一记,也没觉得哪里不好。

    礼郡王来到惊鸿院,却发现这儿不像外头那般热闹,反而安静得很,让他不免有些疑惑。「怎么这屋里反而安静了?该不会是我来得不是时候吧?」

    二胡猛摇头,「哪能呢!就是主子怕人多嘴杂,您不喜欢,所以才让不相干的人都别在外头走动了,就是刚刚那一路也没怎么瞧见人,不是吗?」

    礼郡王无声的笑了,想着他还是老样子,就怕和自己多搭上几句话,就显得他是来攀关系似的。

    这次若不是他那日听见了他得了三胞胎要大办酒席的消息,打趣的说要来讨杯水酒喝,只怕这帖子也送不到他手上来。

    闲话个几句,他坐定连茶水都喝了两杯了,才见着颜温良从外头来,长年板着的脸多了几分温柔,就连衣裳也不总是玄色藏青等颜色了,而是挑了一件浅色的,更衬得他一个粗人多了几分书生气息。

    「郡王爷。」颜温良一进门便问了声好,别的什么都没多说。

    礼郡王早就明了他的性子,也没多说什么,闲聊了两句,就把一件一直挂在心上的事儿给问了,「四年前那件叛国案,圣上也是有心无力,说是想重判成王,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加上那年不知怎地成王又得了怪病,像个活死人一样躺着……」

    礼郡王边说边打量着颜温良,他却八风不动,只拿了茶盏自然的喝了一口茶,才低应了一声,「嗯。」

    礼郡王看着他这样,心里头反而有些捉摸不定了,「当初成王出事的那座宅子已经给铲平了,原本跟着他的那些人不是死了就是不知去向,但前些日子我却得了个消息,说成王没病,而是中了别人的毒手,才落得这般下场,你觉得呢?」

    「郡王爷又怎么觉得?我不过一个普通百姓,那些皇子的事儿,我不想也没资格掺和。」颜温良脸色不动,放下茶盏,就准备起身,「就要开席了,郡王爷还请稍等,我和内子到外头招呼两声就来。」

    礼郡王心中苦笑,知道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连番挥手,「去去!我还差你来陪酒招呼吗?只管好酒好菜送来就是了。」

    算了,反正他本就没打算要问出什么来,反正成王做的坏事可没少过,他本就看不惯,这回他栽了个大跟斗,说不得也是一种报应。

    颜温良拱了拱手,转身往后头去,一路上,表情完全都没有变化,直到走进正房,才带出些许柔意。

    冷蓉正坐在镜前梳妆打扮,也成了人妇的紫藤正巧手替她挽着发,一边喊着边上几个大丫鬟做事,「没听见姐儿哥儿都哼哼了啊!还不赶紧看看是不是尿了还是饿了!」

    冷蓉虽说才刚生产完两个月,但是那身子让一件大红织金的衣裳一衬,遮了还有些凸的小肚子,看起来几乎和生产前没什么两样,就是眉眼柔和了许多,听着紫藤招呼着那些丫鬟做事,她也不自觉勾起微笑,目光也跟着落在那些小床上。

    「行了,看少爷回来了没有,那些黏人的怕是想找爹了。」冷蓉没好气的开了口,明明是抱怨,语气却满是甜蜜。

    明明孩子是她辛苦生的,却一个个都是比较爱爹,最大的那个也是一天到晚跟在他爹的屁股后面跑,也幸好这个傻爹也是个儿女控,闲着就又抱又哄的,让孩子一个个都和他亲。

    紫藤也听得出来她口不对心,不禁调笑道:「要不奴婢让人去看看?少爷说不定和老爷在前头招呼客人,但听了少奶奶喊,肯定马上就来的。」

    冷蓉透过铜镜斜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回手拍了她一记,「现在也懂得取笑人了?」

    她调笑的话才刚说完,就见两人话里的主角正往屋子里走来,他难得进来没先抱孩子去,她就觉得不对,挥挥手让几个丫鬟都下去,一下子屋子里头就只剩下他们一家人。

    「怎么了,进屋子里了还摆着这个脸色?」她站了起来,莲步轻移来到他面前,亲昵的偎进他怀中。

    颜温良这才稍微放松了脸部线条,「没什么,就是想你和孩子们了。」

    冷蓉抿着唇笑了笑,扯着他的衣领,热烈的送上一个热吻。「行!你说没事就没事。」夫妻这几年,她也知道他若真不想说,就算十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也别想问出个屁来,不过她也不介意,谁没有一点小秘密呢?

    她走回梳妆镜前,打开了装得满满的首饰盒子,随手挑了几根簪子不停的往头上比划着,「你说今儿个这套大红的该配哪支簪子比较好?快来帮我看看嘛!我觉得……」

    颜温良望着她,想着有些事情,她既然做了,身为她的男人,帮她收尾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年逃过那么一劫后,知道她大胆的对了皇子动手,他就知道这事情若不好好处理,必然会留下后患,所以成王身边的那些人,都让他一一给处理了,不为其他,就怕像礼郡王一样,会有人怀疑到她身上,知道成王那不是病,而是让人下了药。

    他不怕作恶,这辈子他做的坏事不少,也不在乎多那么一件,只要能够保住她如今这般灿烂的笑容,就是让他下十八层地狱,他亦无悔。

    他异常的沉默无言,让冷蓉挑了挑眉,拿了根簪子,轻轻的在他胸口比划,「别告诉我你现在是在想那个董凝兰!」

    说来好笑,当时董凝兰自请离开,谁知道兜兜转转哉年后她又成了某个行商的外室回到北城,知道颜温良当年不仅没事,权势反而更胜当年,后悔不已,甚至妄想着再进颜家门。

    董凝兰这般厚脸皮,她冷蓉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三下就把人给打发了,只不过这些日子董凝兰偶尔还是会趁着那行商不在上门来。

    只是卢氏早就不管事,整日在小佛堂里念佛,周函若当年草草定了亲事,后来就是后悔也没用,也急忙的嫁了出去,如今这府里她能够纠缠的,不过就是她和颜温良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有脸盲症的,见了人又是怎么一个说法?

    「啊?不是。」颜温良摇头,温柔的拿走那根随时可能戳进他胸膛的簪子,有些笨拙的替她簪在发上。「我心里头都只想着谁,你该知道的。」

    「想着谁啊?」冷蓉含笑的望着他,就是想听他说这些情话。

    「只想着你,只有你。」他早已习惯说她想要听的这些话,从一开始的沉默扭捏,到如今两人私下独处时已经可以轻松的说出口。

    她马上绽开一抹灿烂的笑,两手攀着他的颈项,同样低喃回道:「我也是,心里只有你……」

    逐渐靠近的额头下是准备亲密接触的唇,就在两人正准备分享甜蜜的吻时,忽然三声震天价响的哭声传来,两人无奈的对望了一眼。

    「行了行了!别哭了!真是磨人的崽子们,想来个浪漫的吻都不成!」冷蓉没好气的往小床边走,一个个检查尿布湿了没有,再把检查好的孩子往他怀里放,突然有点庆幸不是生了四胞胎,至少老大会走会跑了,还可以让丫鬟们帮忙顾着。

    他手上抱了两个轻哄,她自己也抱了一个,两个人绕着屋子转,忙得不亦乐乎,却忘了屋子外头还有一群丫鬟可以帮忙。

    紫藤在外头看了,拦了其它想要进去帮忙的丫鬟,微笑着看向一片湛蓝的天空,不禁感叹道:「这日子可真好啊!」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我家相公是反派之一《叛王家的小娘子》;

    2、我家相公是反派之二《下城皇帝枕边睡》;

    3、我家相公是反派之三《奸臣是个妻管严》。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