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人都要活不下去了还怕蛇有毒,你知不知道一年多前的灾情有多惨重,只差易子而食了。」她不走,见利忘义的萧家人准会把她们母女给卖了,萧家老三都已经找好买家了。

    幸好萧家人各怀鬼胎,各自有盘算,面和心不和,吴婆子只想赶走她好独得二儿子的抚恤金,萧家老大则等着分银子,他们钻进钱眼了,这才让她钻出个空隙提出和离。

    为了银子,吴婆子和萧老大是迫不及待的应允,以为没有她就能光明正大的霸占,殊不知萧老三懊恼得脸都绿了,只差没指着亲娘和兄长的鼻子大骂:短视,大好的捞钱机会被你们放走了。

    闻言,男子神色一黯。「苦了你……」

    「这位官爷,我真的没空和你闲聊,要是赶不上牛车,我们娘儿几个就要徒步回村,那路程对孩子来说有点远。」李景儿的脸色不太高兴,一手搂着一个孩子,护在羽翼下。

    顾家的老母鸡是不容许高空盘旋的大老鹰叼走牠的小鸡,牠会奋力抵抗,用鸡喙啄鹰。

    「你……」不认识我吗?

    百户的话还没说出口,一只重量不轻的臂膀往他肩上一搭,哥俩好似的勾住他颈子。

    「你今儿话真多呀!平日看你蚌壳似的不张嘴,怎麽这会儿欺负起人了,人家有事急着走,你还拦什麽拦?快快让开,不然小心本镇抚治你的罪。」陈达生挤眉弄眼的开玩笑,有些不解他的一反常态。

    「陈大人,这是私事。」他绝口不提。

    「私事也能公办呀!你不会瞧上人家小寡妇吧?」脸蛋尚可,身段……呃,还算入得了眼。

    「她不是寡妇。」男子忿然道。

    陈达生讶然地压低声音,「死了丈夫不是寡妇,难道她二嫁了?你的口味真奇特,偏好已婚的……」

    「她丈夫没死。」哪个混帐说他死了?

    「你又知道了?」他轻蔑的一瞟。

    丈夫死了是件好事吗?他还挖人伤疤,给人难堪。

    「我就是……」

    「军爷,你别太过分了,泥人都有三分土气。」看到被捉住的袖子,李景儿真想往他头上倒一百只土蜂。

    见没她的事,她准备转身走人,谁知步子尚未迈出去,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探了过来拉住她,让她想走也走不了。

    这简直是恶霸的行径,她和他素昧平生,他凭什麽留住她,还一副急着和她说明什麽的模样。

    她拿过自由搏击女子组冠军,也许该用在他身上,老虎不发威,被当成家猫戏弄了。

    「萧二郎,把手放开,不要忘了严明的军纪。」一怔的陈达生连忙劝和,不想同袍受到扰民的惩罚。

    「这事你别管,让我自己处理。」他的责任他不会推卸,他亏欠了她。

    听到个「萧」字,李景儿顿时浑身不舒服,如猫一样竖起全身的猫,尤其是那个「二」,更让人打心底排斥,她和萧家人的孽缘早就断绝了,不想再沾上另一个姓萧的。

    「你处理个……毛驴,我们是陈戎将军的兵,刚调派到三河卫所,你若在这节骨眼上闹出事来,你将将军的颜面置於何处。」初来乍到,他们第一个要做的事是巩固地位。

    发觉事态不妙的陈达生正色道,收起兵痞子的油腔滑调,他是陈戎将军的旁系子侄,论辈分要喊将军一声堂叔。

    「你快放开我娘,不许再拉她的袖子,不然我咬你。」嘴唇泛白的霜明像一头被激怒的小豹子,朝人龇牙咧嘴。

    目光端正的男子低视怒气汹汹的小童。「你不是你娘生的,你父亲是谁——」

    他话没说完就被咬住了。

    「我是我娘生的,我就是、我就是,我咬死你……」他是坏人,大坏人,想抢走他的娘。

    「霜明,松口。」李景儿的胸口有一团火在烧着,她无法容忍有人伤害她的孩子。

    「娘……」眼泪直掉的霜明把嘴一张,抱着娘亲大腿哭得停不下来,哭声令闻者鼻酸。

    「乖,娘以前不是说过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你忘了大野狼的故事了?」小红帽被骗上当才会让大野狼一口吞了。

    他抽噎的用手背拭泪,小小年纪还要强装男子汉。「娘,我是你生的对不对?你是我娘。」

    「我是不是你娘有谁比我更清楚,你喊娘喊假的呀!娘不是你娘还能是牙快掉光了的胡婆婆?」她没正面回答,又糊弄了傻儿子一回,小孩子很好哄骗,挑他们爱听的就唬住了。

    「娘——」他破涕为笑。

    「乖,带着霜真在一旁等娘,娘先『料理』一件小事。」叔可忍,婶不可忍,欺人太甚!

    「好。」娘生气了。

    霜明拉着霜真的手,站在掌柜伯伯的身侧。

    「景……」

    啪!

    「喝!好痛。」陈达生轻呼。

    看戏的人比演戏的人入戏,见到他脸上迅速泛红的巴掌印,陈达生感觉自己也被打了一巴掌,痛到牙疼。

    「为什麽打我?」男子表情有几分怔忡。

    「你还敢问我为什麽?你多大的人了,居然对个孩子也不留情,他今天喊我娘,我就是他娘,没人可以在我眼皮底下伤害我的孩子,谁敢动他一根寒毛,我就跟谁拚命。」

    她是护崽的母狮子,弓着身子做咬喉状。

    他神色严肃地问:「你再嫁了吗?」

    没人看见他的手心在冒汗,心里揪着不敢大口喘气。

    李景儿嘴一撇的冷诮道:「一次就把我毁了,你以为我会傻两次。」

    闻言,他笑了。「孩子喊你娘,那就当你的孩子养着,他很护着你,想必日後差不到哪里去。」

    「那是我家的事,和你没关系吧!」她越听越不是滋味,好像她的家从今而後由他接管。

    「如果我说有关系呢?」他眼神泛柔,笑得一口白牙发光,整个人像罩在春暖花开的微风之中。

    李景儿啐了一口。「我会说你疯了,疯子请离我们远一点,你要疯是你家的事,别牵连无辜。」

    「我家就是你家。」他暗示得够明显了。

    我家就是你家,全家便利商店,她脑海中忽然跳出这则广告,心口堵得很。「陈大人,你家的兵脑子坏了,你试着灌粪水看看能不能修好,人疯了不打紧,别疯得四处喷粪。」

    「咳!萧二郎,别把事情闹大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要是缺女人,哥哥我替你找一个。」这事太丢脸了,他都不好意思承认此人是他下属,旷太久没女人都成疾了。

    萧景峰目光清冽的拂开他的手,静如河边杨柳语轻若絮地开口,「景娘,你真的认不出我吗?」

    一声「景娘」,李景儿寒毛直竖,感觉从心里毛起来,鸡皮疙瘩全都站起来了,直打哆嗦。「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本地人,无亲无戚无爹娘,孤身一人。」

    「闽江县,芙蓉镇,卧龙村,门口有棵老槐树,树下有口井,你不陌生吧!」他说着家乡的景致。

    李景儿双眼敛了敛光,觉得头皮发麻。「同村人?」

    「我姓萧。」

    萧二郎不姓萧难道姓赵钱孙李?

    「卧龙村有一半的人都姓萧,在村里萧是大姓。」

    「我叫萧景峰。」相处的时间太短,也许她真不记得了。

    「喔!你叫萧景峰,幸会幸会……」等等,不对,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蓦地,李景儿睁目如铜铃,讶然不已的指着他。「你……你是萧景峰?!」她终於想起来了!

    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我是。」看她错愕的微露慌色,萧景峰不禁想笑。

    他有那麽吓人吗?

    「你不是死了?」众所皆知的事,连他衣冠塚都立了,还过继了大房的么子当嗣子。

    「误传,我还活着。」说开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想抚摸记忆中的容颜,那是支撑他活下去的一抹娇影。

    头一偏,避开了他的手,很快就冷静如常的李景儿像问候乡里般语气冷淡,「恭喜你死里逃生,你爹娘应该会很高兴,他们等着你的银子供养他们,孝名传百里。」

    「景娘……」她心中有怨吗?

    「我该走了,天色太晚了,再不走真要迟了。」

    她招了招手,把两个孩子招到身边,面无表情的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