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爹他们很好,很快就没事了。”说罢,肖承安黑着一张脸,抿着薄唇,直接跳上了车。

    崔嬷嬷很识相的下了车,把马车里头的空间让给两位主子。

    “你接了那封和离书?”他口气不善的问道。

    “你是说这个吗?”宛玲珑从衣袖里拿出那封和离书,只是还没摊开让他瞧,就让他一把夺了过去,直接撕了个粉碎,她楞了楞,不明白他突然这么激动是什么意思。“世子爷……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了,你这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还有,你说要用一辈子来报答我,难道不算数了吗?”肖承安一把扣住她的手腕,一脸寒霜的道。

    他一出王府,直接来到宛家,谁知道却没有在这里见到她的人影,就在他恨不得全城去搜寻她这个小傻瓜的时候,她却一脸轻松的回来了,脸上甚至看不出什么难过的神色。

    “这是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啊!”她也觉得很冤枉,她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他怎么忽然就说她想离开他了?

    “难道你还想做些什么?!你不是都已经接了和离书了?”他逼问着,紧瞅着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是接了,可是这上头不是没有你的落款,而且这和离书也不是你写的,我还想着等你回来再问问你是不是的要和我和离呢!”宛玲珑叹了口气,好像很是两难的样子。

    “我这辈子是绝对不会放你离开的,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行。”肖承安抿了唇,没有任何犹豫的发誓道:“若有违此誓,我永生永世不得好死、不进轮回。”

    她没想过他居然发这样的毒誓,有些气恼的嗔道:“呸呸!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不过就一张和离书而已,我也没想走啊!”

    “真的?”他还是有些迟疑。

    “真的!比真金还真!”宛玲珑也是无比的肯定。

    两个人幼稚的对话让宛玲珑忽然笑了出来,她从来没想过,一直以来在她印象中总是英明果决的世子爷,居然也有这样不安的时候,还会说出这般不自信的话,她的心瞬间软成一片,主动抱住他,在他的耳边说出了她的保证,“我的心难道你不知晓吗,需要我一次又一次的说吗?上辈子我曾经负了你的一片真心,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傻,现在我能重新拥有你的这份心意,又怎会轻易舍弃?”她说着深深的凝视着他,然后轻轻吻了他的唇一下,脸色微红的又道:“这……就当作我的保证。”

    他的眸光因为她的誓言而闪闪发亮,他捧着她的手,在上头落下细吻。“你欠了我一生的情,只还我一生不够,若有来生……”

    “若有来生,我也只愿和你相守一辈子。”她笑着接上他的话,然后迎来他满是爱意的热吻。

    这个吻热烈得让人喘不过气,不过她却甘之如饴,直到她觉得自己的身下好像有什么不大对劲时,忍不住推了推他。“世子爷,好像有东西戳到我了……”

    她的话声刚落,两人同时往那个“戳人的东西”看去,宛玲珑还弄不明白他的衣袍下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他激动的一声大吼,“回府!立刻!”

    她不解的望着他,只见他笑得如同傻子一样,和平常那冷淡的表情完全不同,情不自禁也跟着娇憨的笑了。

    他暧昧的附在她的耳边解释着如此急着回府的原因,她的小脸瞬间涨红,然后抡着粉拳一下下的轻捶着他。

    “不正经!这话也是能在外头说的吗?!”虽是这般娇嗔,她心里头也是有止不住的欢喜。

    就算嘴里说着不在意没有孩子,可是又有谁能够真的不在意呢!

    两人含着羞涩的喜意对望了一眼,然后一起往外头的车夫那里催促道“快些儿回府!有急事呢!”

    车夫还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让世子爷夫妻俩同声又催了一次,只怕误了主子的大事,喝了一声,又甩了两鞭,马车前行得更快了。

    马儿身上的铃铛随着达达的马蹄声当当作响,像是预告着丰收的秋天即将到来。

    丰收的不只是爱情,还有更多彼此相守的以后。

    多年后,一辆宽敞又豪华的马车行驶在道上,最后停在娘娘庙前,车上先下来两个丫鬟,接着又是两个丫鬟从里头帮忙掀开车帘子,然后是一名穿着一身玄色的男子从车上下来,他回头搀下一个肚子隆起的少妇。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娘娘庙前去,两人的身边有丫鬟护着,边上还有帮忙打伞的,后头有提水果篮的,还有捧花的,全都生得漂亮,让路过的不少妇人姑娘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穿着玄色衣裳的男人看着似乎一脸冷情,但若仔细瞧便会发现,他一只手一直轻轻的在少妇的腰后护着,手上也搭着一件女式的披风,不时还替少妇顺顺头发或摆正发簪,那温柔体贴劲儿让不少女子是又妒又羡,只恨不得自己身边的男人也能有几分那样的温柔体贴才好。

    被这样娇宠着的正是已经怀了第四胎的宛玲珑,她睨了肖承安一眼,娇嗔道:“行了,这都第四胎了,哪里就这么娇气了,我现在就是不用人搀着也能够自己一个爬到山上去。”

    “不行!”肖承安断然否决,看着她隆起的肚子,虽说她不是第一次有孕,他还是有些心惊,尤其她现在才怀孕六个月,肚子看起来就跟怀孕八个月差不多大,要不是太医保证说没问题,还表示要让她多活动活动,他是绝对不会答应她这时候还往外跑的。

    她嘟着嘴,有些无奈的笑了,挺了挺肚子,嘟囔道:“唉,早知道就别让你来了,你就只会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也不想想我都是生过三次的人了,我难道还会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啊!”

    “你这时候出门我不放心。”

    “得了吧,你只是不想要跟家里那几个小魔星在一块儿。”宛玲珑打趣道。

    当谁不知道呢,他就是受不了家里几个孩子那么闹腾,一知道她要来娘娘庙上香,这才一起跟着来。

    肖承安一想到家里那几个闹翻天的小魔王,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本想着华侧妃和肖子平那对阴险的母子离开王府后,王府就能回归平静,没想到没多久一个个猴孩子蹦了出来,后头还有王妃撑腰,把安静整洁的素心院闹得不成样子,他就觉得曾经那么期待孩子的自己实在像个傻瓜。

    而且更糟的是,古人说外甥像舅还真是有几分道里,家里三个男孩,一溜的跟宛正刚差不多脾气,平日喳喳呼呼的,闹起来简直能把屋顶给掀破,他几次受不了想教训,偏偏自家母妃和岳父两口子都觉得孩子就是得要这样活泼才好,结果倒像是给那几个猴孩子一道免死金牌一样,逮着他那是更加可劲的闹了。

    短短一段路,不过夫妻俩闲话几句就到了,两人身后的丫鬟连忙把手中的糕饼点心、鲜花素果摆了一大桌子,差点要挤掉别人家摆上的东西了,他们接过点燃的香火,对着送子娘娘的神像闭眼祷念。

    “感谢娘娘这些年赐我夫妇三个麟儿,得有子嗣承欢膝下,如今信女又身怀有孕,只盼肚子里这个也能够平平安安,顺利生产。”宛玲珑先念完,睁开了眼,见肖承安仍旧闭着眼念念有词,忍不住好奇,等他祈求完,她马上问他求了些什么。

    肖承安道:“就想求个女孩儿。”最好是像她一样的女孩儿。

    听着他带着淡淡怨气的一句话,她不禁失笑,轻拍了拍他的手。“难道又是个男孩就不要了?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孩子。”

    肖承安一听有可能是男孩,脸瞬间黑了一半,宛玲珑看了,忍不住笑弯了腰,让肖承安还有一群丫鬟都给吓了好大一跳,就怕她笑着笑着就把孩子给笑出来了。

    一下子就扯开了话题,宛玲珑也没再追问他是不是就只求了这个,而是拉着他的手往后头的紫阳花海而去。

    他走在她的身边,看着这满片的紫色团团在绿色荒洋中点缀如一幅最美丽的画,不远处的那个小阁上传出有人抚琴奏着《凤求凰》的乐曲,让他们忽地相视而笑。

    或许少了曾经爱恋的激情,但多了平淡的隽永,在他的眼里,她永远是对他回眸一笑的那个俏姑娘。

    只一眼,无论前生今世,他依然爱得无怨无悔。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姐不二嫁之一《糟糠整霸爷》;

    2、姐不二嫁之二《爷乃真绝色》;

    3、姐不二嫁之三《娇妻振夫纲》。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