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什麽交际手腕?」

    「利用她的美色。」她又续道:「比方说今晚,她又没有要上台走秀,没必要穿成那样吧,好,就算她要为自家的产品造势,亮个相就可以换下来了啊,但她却穿了一整晚,她这样的手段还不高明吗?」把同业两个最出名的大帅哥抓来当护花使者兼垫脚石的事她还没说呢。

    欧阳岳怎麽听,都觉得高巧苹像是在骂自己,「所以我也是在利用我的男色?」

    「你不一样,你每次开新品发表会都像是在开记者会,记者全都排排坐好,没有舞台、没有音效、没有灯光,也没有男模女模,再说啦,登山服的布料会少吗?就算你把排场搞得像海以霏那样,大家也一定还是会觉得那是最健康的新品发表会。」

    也就是说,都要怪海以霏的父亲开的是一间主打泳具的公司喽?欧阳岳不免要笑高巧苹的短视与肤浅,「下次我也来搞一场秀,请你当秀导如何?」

    「好啊好啊。」高巧苹兴奋的拍手叫好,她早想这麽建议他了,「我一定会办得比海以霏还要好,让奇岳的产品大卖。」

    这时,高巧苹的住家大楼到了,欧阳岳在大门前停了车。

    「你不上去?」她有些失望。

    高巧苹的老家在南部,她原本和几个同事合租一间公寓,与欧阳岳交往後,某一天她突然说想搬去跟他一起住,但那有违他的原则,他便帮她租了一间房子,就在这栋住宅大楼的九楼。

    「不了,我公司还有事。」

    「连半个小时的空档也没有?」高巧苹暗示道。

    欧阳岳听懂了,「早点休息吧,我明天再找你。」

    「那好吧。」她落寞的解开安全带,等着他与她吻别,不料她只等到一句再见。

    他就是这麽讲原则、重隐私,她实在不应该对他有过度期待,她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开门下车,她庆幸自己当年有勇气向他告白,现在才有机会坐上欧阳太太的位置,虽然他冷落她的时间比宠爱她的时间多很多,但只要她不离开他,他就不会离开她,所以她完全不用担心会失去他。

    高巧苹一把车门关上,欧阳岳随即将车子驶离,其实公司并没有事要他处理,他只是不喜欢被人突袭与支配,而高巧苹今晚正好踩中了这两个地雷,再加上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让他觉得很扫兴。

    他往住家的方向开,路过爱丽儿举办新品发表会的那间饭店时,他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海以霏双手插在口袋,从饭店大门走出来,不错,她今天记得要加件衣服了,而且是一件长版风衣,所以就算她今晚也想散个步再回家,他也不用担心她会着凉了。

    想是这麽想,但欧阳岳还是把车子靠边停了下来,他透过後照镜,没看见她坐上计程车,也没看见有车子来接她,他马上按了下喇叭。

    听见喇叭声,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是欧阳岳在叫她,但海以霏还是直觉望向路边,咦?那车牌……她定睛一看,没错,是他的车。

    记起上次的教训,她假装没发现,往另一边走,不料欧阳岳竟然倒车,而且就停在她的身边。

    这是她第几次在路上被他拦截?算不清楚了。她无奈的走上前,等着他将副驾驶座的车窗降下来。

    「上车,我顺道送你。」

    海以霏弯下腰,笑着婉拒,「不用了,我想散个步再回去。」

    她不弯腰还好,这一弯腰,不得了,不是她春光外泄,而是欧阳岳发现了她风衣底下的秘密,他当下二话不说下车,直接用绑架的。

    她一脸莫名其妙的被他塞进车里,「怎麽了?」她坐下的同时,不忘将风衣两边的下摆抓紧,免得走光。

    「你还敢我问怎麽了?」欧阳岳难以置信的低吼完,往她的胸口瞪了一眼,接着甩上车门。

    海以霏低头一看,没什麽啊,还是她刚刚弯腰时……这麽想着,她往前倾身,看见里头的泳衣与罩衫,她顿时笑开来,再坐直身体,「真是,这又没什麽。」她还是游泳选手时经常也都这样穿。

    虽然才半个身体坐进车内,但欧阳岳听见了,「你以为现在几点?」他忍不住要冒火,主动为她把座椅往後调,系上安全带。

    「还没到三更半夜。」

    「还没……」他觉得自己快被她气到爆血管了,他命令自己要冷静,直到他的心静下来,他才将车子驶上马路。

    停等红灯时,欧阳岳赫然发觉身旁的人儿怎麽一反常态静悄悄的,他转头一看,这才发现海以霏睡着了,而她恢复自由的风衣,正不客气的展露出她的美腿。

    很好,这下子他不喷火也得喷火了。欧阳岳解开安全带,快速脱下西装外套盖住她的双腿,再顺手将她的椅背往後调,让她睡得更舒服一些,这才又系上安全带,这时刚好绿灯亮起,他踩下油门。

    须臾,海以霏的住家大楼到了,欧阳岳降下副驾驶座的车窗,让警卫看清楚他载的人是谁,才照着她上一次的指示,将车子开到停车场,停到上次的车位。

    看她睡得好熟,他不忍心叫她起来,她一定很累吧?这麽想着,他帮她解开安全带,就这样让她睡着,他也闭上眼睛稍事休息,等着她睡醒。

    不知过了多久,海以霏幽幽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又看见车子正停在自家大楼的停车场,她顿时惊呼道:「你怎麽不叫我起来?」她急着要坐直身体,却吃痛的叫了一声,「啊。」随即又躺了回去。

    这是她车祸的後遗症,前一天太累或同一个姿势维持太久,就会全身僵硬,一动就会痛,需要慢慢的做一些伸展运动,才能恢复正常。

    欧阳岳担心的问道:「怎麽了?」他并没有睡着,她一有动静的时候他也跟着睁开眼。

    「没、没事,我脚麻了。」她不得已谎称道。

    他立即表示要抱她上楼,她虽然想婉拒,但这样她就穿帮了,两害相权取其轻之下,她接受了他的好意。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在电梯里时,她轻声致歉。

    「举手之劳而已。」

    欧阳岳抱着她走进她的家,她连忙说道:「把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好。」

    他轻柔的将她放坐在长沙发上,她则是紧抓着他的西装外套,就怕自己会出糗。

    确定自己不会走光了,她才将西装外套还给他。

    他接过西装外套,仍有些担心的问:「你一个人可以吧?」

    「可以。」她急着送他离开,「我送你。」她才刚站起来,又感觉到一阵刺痛,跌坐回沙发上。

    以为海以霏是被高跟鞋拐到脚,欧阳岳急急的丢下手中的西装外套,蹲到她身前,「看吧,叫你不要穿那麽高的高跟鞋,扭到脚了吧?」他脱掉她的高跟鞋,想要检查她的脚踝。

    「不是,我……」海以霏心急的弯下身,伸出双手想阻止他,风衣下摆因为她的动作而敞开,偏偏这个时候他又抓起她的一只脚,她当下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气氛瞬间变得好暧昧。

    美丽的事物人人爱看,他是男人,当然也爱看女人的美腿,「这麽漂亮的腿,受伤了可怎麽好?」他先检查她的右脚脚踝,确定没有骨折,再检查左脚脚踝,也确定没有骨折,「应该只是轻微扭伤,休息几天就会好,有需要就冰敷一下。」

    「我知道。」

    听她答得绝对,欧阳岳心想,又忘了她曾经是一个顶尖的运动员,这样的基本常识她当然知道。

    「我的脚……」她尴尬的看着他,检查好了干麽还不放下?

    他轻轻的放下她的脚,而後站起,她也紧张的跟着站起,却一时没站稳,又要往沙发上跌,他眼明手快的伸手扶住她,再慢慢将她放坐到沙发上,她的右手很自然的扶着他的左臂,心跳跟着瞬间失速。

    海以霏晶亮的眼眸紧紧瞅着他,下一秒,她看见他深邃的双瞳渐渐燃起一团火苗。

    她火焰般的红唇隐隐颤抖着,像是正在呼唤着他抚慰,他当下禁不住诱惑,欺上她,吻住她的唇,这个吻狂烈又热情。

    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他的後颈,情不自禁的回吻他,彷佛她渴望这个吻渴望了一辈子,他迫不及待的扯开她风衣的腰带,大手抚上她的娇躯,惹得她难以自禁的一阵颤栗。

    这不是爱,这只是慾,他们可以的,海以霏想这麽说服自己,但她终究做不到,「等一下、等一下……」她一边说一边推着他,真的好怕自己阻止不了他,两人会铸下大错。

    欧阳岳停下动作,但他着火的双眸,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想要她。

    「你的女朋友、你的女朋友……」

    听着她近乎哀求的声音,看着她惶恐不安的娇容,他迷失的理智一丝一丝的回笼,眼里窜烧的烈焰也一点一点的熄灭。

    「我不会道歉。」因为他是真的想要她,尽管是他恢复理智的现在,意识到这一点,他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海以霏整个人缩到沙发上,双手紧紧环抱住弯起的双腿。

    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心痛到忍不住流下泪来,觉得老天爷跟她开了一个大玩笑。

    这一夜,她呆呆的望着欧阳岳忘记带走的西装外套,彻夜未眠,直到天色渐渐亮白,她才不知不觉的睡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