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后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后记 宝临】

    大家好,我是宝临。感谢在天下书库阅读网阅读我的作品。

    在写这一本书时,发生了很多事,也经历了很多事,更遇到很多朋友的热心帮助,才让宝临顺利完成这一本个人最喜欢的小说。

    这一本书的起源,其实是我们禾马家的袁姊!因为她一句「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灵异风的爱情故事」,让蒋时予与连咏旭_进了我的脑海里,对我细细叙述他们的爱情故事。

    在故事架构完成时,我马上写信问袁姊可不可行,在她点头之后,我就开始疯狂地写着这一本书,完全不管另外两本已经写了一半的小说,哈哈哈……(讲好听是把握文思泉涌,努力创作,但说实话就是任性来着呗!)

    但是将故事背景设定在医院,而男主角是脑神经外科的主治医师时,就注定让我找数据做功课做到天长地久没得尽的命运了!还好有个在脑神经外科的好朋友来当我的靠山,他就是在《野蛮娘子快认栽》后记里出现过的周神医SM啦!

    当初写《野野蛮娘子快认栽》时,SM还只是个被医院制度操到肝都不知道爆几次的住院医师,但现在的他已经是大医院的主治医师啰!

    宝临的个性比较龟毛,在写书时,都会尽力去找出不要与事实偏离过远的故事及设定,但医学的领域却太深太广,即使已经在网络上找到台南某医学中心的平面图、台北某医学中心某科某年某月的值班表,却还是有太多事情、太多疑问、太多假设让宝临睡不稳想不停,这时候还好有SM!

    在跟他讨论怎么样的伤害、怎么样的病名才能合逻辑的同时,又要能让故事符合读者的期待,毕竟两人都能恢复健康是相当重要的事,甚至连住院时间都必须要算好,毕竟生病住院,健保可不是随你住到爽,时间到,健保不给付时,就得乖乖离开医学中心,转到适当的照顾单位去,这一切如果没有真正的神经外科医师当靠山,宝临的书肯定会写得破绽百出!

    而为了不让SM因为了解并参与创作过程而破梗,宝临还得想办法瞒住他,不让他知道故事结局的「技巧性」提问下来讨论适合男女主角的病,否则就像宝临的老公,因为一开始在跟他聊这个故事时,有把结局告诉他,所以宝临写了一部分让他看的时候,害得他满头雾水,差点看不懂故事在讲些什么。

    而除了SM,连他的学弟肇毅也都被拖下水帮忙。肇毅目前则还是最辛苦的住院医师,并且勇气十足地选择了急诊为他的专科,在深夜里临时有问题时,往往都是找在忙着工作的肇毅来帮忙解答一些疑问,而急诊又是个生态特别,与其它专科较不同的地方,当初爆发急诊医师被打时,宝临有些担心地要肇毅多保重,倒是肇毅很自在,甚至见怪不怪地安慰宝临没事OK啦!

    除了这两位主力帮手外,连半夜接生完的另一位医师友人阮医师也被抓来帮忙。宝临跟袁姊开玩笑说,这本书根本是神外、急诊、妇产三科医师协力帮助下的着作啊!

    在书里,连咏旭因为过劳而发生车祸,这并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更有许多优秀的医师在连续开刀或熬夜的情况下,心脏病病发或猝死。

    为什么医师会这么累?SM跟宝临解释了所谓的值班的定义是什么,大家知道值班如何值吗?

    假设今天是星期一,所谓的值班就是星期一早上八点到医院上班,五点下班才是值班的开始,一直值班到星期二早上八点,又继续上班到晚上下班,整整三十四小时的工作,不能休息,而且随时必须与死神拔河的情况下,再强的钢铁人也会累到睡翻过去,而且值班都是几个医师在分配,常常一个月要分到十天值班是很正常的。

    再加上台湾的医病关系越来越紧张,医师们纷纷出走到医美,六大皆空(内、外、儿、妇产、急诊、麻醉)的情况下,医师短缺的问题严重到在台大已经连教授级的医师都得来帮忙值班了。而新闻上曾经出现护理师一边打点滴一边工作的情形,宝临弟弟的女友也发生过,点滴打完又得继续为病人服务,没得休息。

    甚至宝临的另一个医师朋友,前阵子才在脸书上提及他差点被产妇的先生打,只因为他拒绝他们选择的剖腹良辰吉时,可是他拒绝是因为那产妇挑的是他的门诊时间,他如果为了满足一个剖腹产产妇良辰吉时的选择,他就必须犠牲其它病人及产妇就医的权利,因此,他差点吃了拳头……而这一位差点被打的医师,却是台湾「高危险妊娠科」权威,也是得奖无数的百大良医。

    或许在现在这纷乱的世界里,大家都一样工作得很辛苦、很无奈,但医师护理师在辛苦工作的同时,还随时有被打、被告的风险,这样的环境让宝临身边的医护友人都很无力,再加上仇医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打医师护士的新闻层出不穷,甚至是理所当然。医疗的崩坏或许乍看来与我们无关,但当有一天我们病了、受伤了,才发现医护们跑的跑、倒的倒,医丑不医病才来重视时,只怕已经太晚了。

    而在写书、找资料的过程,宝临也意外发现了另一个故事——里欧爸爸。

    他的太太在怀孕四十周时,因为羊水栓塞大出血,导致到院前已经死亡,但经过医师的抢救,虽然把他的老婆与女儿都救了回来,却都变成了睡美人。

    前一阵子的节气,带走了很多老天使小天使,宝临的阿公、里欧爸爸的小睡美人,还有身边朋友的家人们,不约而同地一起往天堂出发了。

    即使老天给了他这么困难的一个功课,但他却依旧乐观开朗无私地继续往前走,为他的睡美人太太努力的同时,也帮助着其它的小天使。这样的勇气与气度,让宝临发自内心地佩服,私底下也跟里欧爸爸聊过几句,更发现他是那样的温和、善良又勇敢。

    不过,宝临却没有这么勇敢!

    在这本书即将完成的前夕,宝临的爷爷离开了!已经快一个月了,但一想起阿公,眼泪还是忍不住又掉了下来。

    但因为已经跟袁姊说好交稿的时间,书的活动也都交给企画编编,所以宝临在忙着送阿公的过程里,也不断地赶稿。

    在那段时间,宝临白天忙着做手工艺(带底座的莲花跟金元宝),念经跪拜到膝盖黑青,回家后又开始写稿写到天亮……忙到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在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前,才敢偷偷地想着阿公,掉着眼泪。

    但阿公却很疼宝临,原本有些卡稿不大顺的地方,竟然在他变成老天使的这段时间,让宝临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迅速地完成了稿子——是有史以来写最快的速度。

    当稿子交出去,阿公的告别式也刚好到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流过这么多的眼泪,那一场送阿公走的告别式后,宝临整整昏睡了一整天才醒过来。

    当工作与老天使欢送趴都忙完,空闲的时间一多,宝临就忍不住开始想起跟阿公从小到大的相处片段,想着想着,眼泪又掉个不停……但阿公的离去其实是解脱,八十五岁的他虽然是病逝,却也算是福寿双全了。

    生命逝去虽然让人悲伤,却也提醒着我们一件事,也是蒋时予喜欢的那一句佛经,「大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未曾有一事,不被无常吞。」

    无常随时都会到来,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能做的就是把握当下,不论是做想做的事,爱想爱的人,说想说的话,去想去的地方,都请勇敢地去做吧!

    最后,宝临想把这本书献给我的阿公、里欧爸爸,还有身边继续在不友善的环境下,依旧与死神拔河的医疗界朋友们。

    谢谢你们,也因为你们,让我感觉到在这纷乱的世界,还是有着许多美好!

    【全书完】

    【天下书库阅读网(http://www.TxShuKu.Org)】

    【天下书库阅读网电脑站:www.TxShuKu.Org;手机站:m.TxShuKu.Org)】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