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尾 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尾声

    是一场渐欲起的风于岸边最先游离的芦苇间初萌

    是最先于岸边游离的芦苇间初萌的水声追逐于一滩暗无天光的沼泽

    一滩暗无天光的沼泽于穿行于刀声之外的季节窥望往事之黯然

    弯弓射月的姿势是一个流传至今的传说

    一再相信使所有的不能成为图穷匕现的可能

    是抽象与具体之间缠绕不清的根结执拗成树的坚韧不倒

    是缠绕不清的树的坚韧不倒使绵延千年的文明图腾思考火种的方位

    思考火种的方位使东西南北中呈圆周的循环反射平铺于时间的河流

    在沉默中长江黄河的屈膝蛇行是文明版图蓦然凝视的忧伤

    只有一盏灯与随之而来的光使温暖成为必要

    是遥远的西域丝绸之路与千年之后海上的遥相呼应掀起中原逐渐律动的脉搏

    是春秋击节沉睡的青铜器厚重磨蚀一路辗转至今青花瓷的易碎使等待刻上历史的暧昧

    等待刻上历史的暧昧是文化分合包容以遥望的姿势同化一切之外来文明

    那样的想法包上合理的外衣影射存在与虚无的辩证

    北方雪的到来使时间与空间以兵行万里之势踩点布子而拓延成冰冻三尺的积敛

    七出祁山与还我河山的对视使跨越九百年历史的巧合一再明暗相间而窥望华夏文化之钟鼎

    一场渐欲醒来的风声在雪之后如约醒来山水击掌相和

    历史不存在虚拟与假设,从南宋到三国,这漫长的九百年间,不过是时间长河的一朵浪花。历经千年以后,我们再回味那段风云,心里头弥漫的更是一种惆怅的情怀。然而我们不能忘记,那些鲜活的人物形象,它曾为我们如今这平静如水的生活溅起了多少波澜。所有的兴衰成败逃脱不了一个“安宁”的结局。作为现代人在复古的情怀面前,翻开史册,在追思之后,剩下的只有唏嘘扼腕长叹了。怎一个“因果”了得。

    观心自照:临济义玄禅师偈云:煦日发生铺地锦,婴儿垂发白头丝。王令已行天下遍,将军塞外绝烟尘。“人境俱夺”是一种彻底的空,达到心境俱泯,这时方能从虚幻中解脱,有一种外在不动的气概。而谁又能说不能从读历史中读出一种虚幻呢?“王登宝殿,将军绝尘,野老讴歌”何尝不是“得其所哉”!这时的心境亦是宛然、历历如绘了。因此读史,要从历史经验中寻找自我实现和养料,由不断的实践中开启悟,寻求定,从前人身上找到自己依附的踪影。仿佛一只鸟,只要有天空,就可以飞;只要有树林,就可以栖。心亦如此,只要有自由的空间,就能继续向前飞。

    (全本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