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荣筝见客人还没来,距离行礼的吉时也还早,便命丫鬟暂时替她换了一身家常的半旧衣裙、挽了个纂儿、戴了南珠箍子,鬓边簪了朵酒杯大小的粉色芍药。脂粉薄施,她揽镜自照,满意的点头说:「先这样吧,等到要行礼时再重新梳妆。」

    当端惠郡主看见荣筝这一身装束时,诧异道:「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怎麽穿得这麽朴素?」

    荣筝低头看了一眼才穿了不过三、四次的银红褙子,笑道:「郡主别怪,我想着客人还没来,先穿着一身应付,等到要行礼了才换裁剪好的新衣。」

    端惠郡主听了直笑说:「你也太小家子气了一点。你看我一个寡妇,身上的衣服还不重样的,你该好好的置几件衣裳。」

    荣家虽然有自己的产业,日子也还过得去,但荣家却不似挥霍无度的人家那般,吃穿上虽然也讲究,但女孩儿们的衣裳还没到天天不重样的地步。

    荣筝抿嘴微笑,温柔地说道:「以前的习惯了,一时半会儿的怕是改不过来。」

    「没事的,你青春大好,正该好好打扮的时候,正好你们家也开布庄的,布料什麽的你比我还熟悉,好好的裁几身新衣,别到老了想打扮却打扮不起来了。」

    荣筝不再对此话题接话,转而对端惠郡主送的金钗表示感谢。

    端惠郡主摆手笑道:「你误会了,这不是我选的钗子,是之前君华让我暂时保管,等到今天拿出来给你戴的。」

    是他啊?难怪会选满池娇的样式。

    端惠郡主又接着说:「他倒是有心,选的东西也还漂亮,我瞧着还不错,就是不知你喜不喜欢。」

    荣筝连忙点头道:「喜欢,很喜欢。」

    邀请的客人们陆陆续续的到来了,外祖齐家、李夫人带了李十五娘,世子妃和沐宝纹、沐宝绿一并来了。

    锦绣院搭了戏台,请的是汴梁城有名的坤班德音班来唱戏。锦绣院那边有端惠郡主坐镇,来了宾客,荣筝不过露个脸,上前打个招呼就成,她主要在清音馆这边招呼年轻的女孩子们。

    沐宝纹一头走了来,见了李十五娘,便掩嘴笑道:「十五娘,你婆婆来了,你还躲在这里做什麽,还不快去见见?」

    听见这话,李十五娘的脸一下子就通红了,支支吾吾道:「哼,你又来取笑我。」

    沐宝纹叉腰笑道:「我哪里敢取笑你,你婆婆是真来了。」她又去找荣筝,见荣筝正和齐家的小姐说话,不免高声道:「大嫂,崔家的太太来了。」

    荣筝和齐蕴霞说了两句这才走了过来,对李十五娘道:「走,我们一起去见见你婆婆。」

    闻言,李十五娘越发的扭捏起来。

    荣筝笑道:「李夫人在前面看戏,崔四太太必定知道你也来了,你现在躲着不见也不大好吧。」

    李十五娘还想说什麽的时候,只见嫡母身边的大丫鬟桂圆走了来,说道:「十五小姐,太太叫你过去呢。」

    沐宝纹便笑着去挽李十五娘的胳膊,一行人这才往锦绣院去。

    锦绣院这边热闹非常,戏台上正唱着《琵琶记》,那些太太、奶奶、夫人们无一不被台上所唱的赵五娘与蔡伯喈的故事深深吸引。

    李十五娘跟着荣筝和沐宝纹来到李夫人这边,荣筝含笑给李夫人行了个礼。

    李夫人笑着点头,「大少奶奶你客气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给你道贺了。」

    荣筝含笑道:「晚辈哪里当得起夫人这样大的礼。」

    两人客套了几句,李夫人便看见了荣筝身旁的李十五娘,笑着上前挽了李十五娘的胳膊,带着她走到闵氏的面前。

    闵氏一心都在戏文上,还是身後的丫鬟暗暗提醒了她,她才注意到跟前的娘俩。闵氏连忙起身笑道:「李夫人,许久不见,您还是这样的健旺。」

    李夫人拉着李十五娘的手,显得十分的亲昵,犹如己出一般,笑道:「我带了十五娘来给崔家太太行个礼。」

    李十五娘含羞带怯的福身。

    闵氏连忙弯腰去扶李十五娘,连声说:「好孩子,你太多礼了。」

    李十五娘羞得满脸通红,根本不敢去看未来婆婆的样子,微微的低着头,目光只停留在闵氏那身豆绿色绣折枝花的褙子上。

    闵氏细细的打量着李十五娘,对於这个还没过门的儿媳,她有七分满意,那三分不满来自於李十五娘是庶出的姑娘,据说生母是丫鬟抬的姨娘所生,连良妾都算不上。

    今天的李十五娘明显好好打扮过一番,柳黄色的短袄、银线掐的芽边,配了条银红色的襴边综裙,梳着少女样式的发髻,插着赤金短钗、簪了朵红色绢花,脖子上挂着八宝璎珞圈,端的是明眸皓齿、聪慧温良。

    李家的家风是汴梁出名的清肃,配自家儿子也算配得上了。闵氏瞧着今天的李十五娘原本的七分满意就变成九分了,她也亲昵的拉了李十五娘的手,让人给李十五娘拾了张绣墩,让李十五娘坐在她身畔。

    端惠郡主瞧着这两亲家十分和睦,心中畅快,又不停的打量李十五娘,越看越顺眼,心道崔小七也算是有福气,能娶这麽一位标致的小姐为妻。

    端惠郡主自始至终都没怎麽说话,她看了李十五娘几眼,後来又把目光落在荣筝身上,微微蹙眉,叫住了正和齐三太太说话的荣筝,问道:「都什麽时辰了,你怎麽还不去换了礼服来?」

    荣筝微微歉然道:「立马就去。」

    齐三太太看了一圈,还不见荣家的人,不免向荣筝埋怨道:「你娘家是怎麽回事,怎麽一个人也没见呢?」

    荣筝也纳闷,道:「不晓得是不是出了什麽状况?」

    齐三太太见荣筝有些烦恼的样子,又说:「快要到吉时了,郡主催你换衣裳呢,快去吧。」

    荣筝正准备要回清音馆去换衣裳了,却突然听见丫鬟来禀报,「郡主、大少奶奶,荣家太太、小姐们来了。」

    荣筝笑着和齐三太太说:「三舅母,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人就是禁不起念叨,我去接婶娘和妹妹。」

    齐三太太也起了身。

    听到消息的端惠郡主神情则要疏懒许多,心道,这荣家人也真是的,姗姗来迟,显得自己多有架势是怎麽的?身为娘家人,难道不该早早来给荣筝撑场面吗?

    荣筝才走到锦绣院门口,果然看见荣家人在山庄仆妇的引领簇拥下姗姗而来,但走在前面的竟然是多日不见的马氏。

    荣筝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马氏怎麽会来?她不是还卧病在床,动不了身吗?怎麽这麽快就好呢?

    马氏手里挽着个女孩子便是荣笙,荣筱则走在她们身後,与杜氏一道。

    马氏梳着圆髻,戴着那套出门惯用的红宝头面,身上是绿地落花流水纹样的软绸褙子,脸上堆着一层粉,极力想要掩饰住并未恢复的病容。

    这是荣筝出嫁後第一次见到马氏,她脸上淡淡的,目光越过马氏母女,落在荣筱和杜氏身上,唇角这才有了一丝的笑意。她笑道:「等候你们多时了,还怕路上出了什麽状况,正要派人去接呢,总算到了。」

    杜氏自然知道荣筝不喜马氏母女,也不喜马氏见荣筝和她说话,所以主动搭话,「出门耽搁了,所以迟了些。」

    说话间已经进了锦绣院,荣筝引领着她们到端惠郡主跟前。

    端惠郡主见了马氏也没什麽好心情,不过马氏再怎麽说也是荣筝的继母,当着这麽多人的面她也不好直接甩脸子,给荣筝留了几分颜面。

    「荣家太太、小姐们一路辛苦了。」端惠郡主只有这一句,便扭身和身旁的李夫人说话去了。

    马氏见端惠郡主对她一脸的冷漠,她也不恼,在丫鬟的引领下,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荣笙陪坐在跟前。马氏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杜氏正和荣筝那个小蹄子聊得很起劲,她也不恼,慢悠悠的喝着女儿递来的茶,看着台上唱的戏。

    在座的即便不认识马氏,也从别人口中打听到马氏的来历,不免对这个曾对继女下狠手的恶毒後母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马氏自诩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今天能够这般大方的出现在这里,她早就预料到了眼前的结果,一脸的云淡风轻,绝不会让人轻瞧了去。

    别人倒也罢了,闵氏对马氏的事略有耳闻,因此接连向马氏这边看来,目光在这对母女身上扫来扫去,心道,哪里还有半点官家太太的气度,一看容貌就晓得是个刻薄寡恩的人,相貌就没有生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