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荣筝毕恭毕敬的回道:「太太放心,不说郡主尊贵,就是她来我们家做客,我们做主人的也没有怠慢的道理。」

    荣筝请了端惠郡主去她屋子里说话,不过她并没有请端惠郡主去花厅上坐,而是临时在书房招待她。

    端惠郡主打量着这间屋子,东墙上有一个小书架,放了几部书。博古架上放着摆设的瓶炉之类的玩器。窗下有一书案,案上设着笔海、一个巴掌大的玉石小屏风,裁好的纸,整整齐齐的拿一块黑木镇纸压着。

    端惠郡主心道,会读书,至少是个明理的人,不是那般的糊涂。她点头说:「我听三妹妹说起过,你喜欢习书法,现在临摹谁的字?」

    这样的开场白是荣筝没有想过的,她恭敬的回答道:「正习卫夫人的帖子。」

    「卫夫人?」端惠郡主不免笑了,点头说:「她的字适合女子学习,听说她还曾指点过王羲之。」

    荣筝道:「见书上曾记载过,应该不假。」

    「把你写的字拿来我瞧瞧。」

    荣筝一听,便去找平时写的那些手稿,有的只是一个字,有的临摹某本书帖,装成了册,她还写过一幅《春江花月夜》,卷成了轴放在书架背後。

    她从各处找来了一些手稿,堆在了书案上,又挪了寻常坐的玫瑰椅请端惠郡主坐。

    端惠郡主粗略的翻了一遍,最後把卷轴打开,见是一色的蝇头小楷,写得十分工整有力,纸面又很整洁乾净,看样子她写这一幅时极其认真。

    「你喜欢这首诗?」

    荣筝点头说:「觉得它蕴涵了许多的人生哲理。」

    端惠郡主道:「我也挺喜欢的,这幅卷轴送给我吧?」

    听见这话,荣筝愣怔了一下,忙道:「这幅还太稚嫩了些,郡主真喜欢这首诗的话,我可以重新再写一幅送给郡主。」

    「怎麽,你舍不得?」

    荣筝微赧道:「不是的,这一幅是去年写的,那时候才习字不久,现在看来太青涩了。」

    端惠郡主笑道:「那好,你重新写一幅送我吧。」

    荣筝暗暗的捏了一把汗。

    端惠郡主又看见了角落里的琴桌,不由得想起去年重阳青元观的事来,她问荣筝,「你还跟着郑娘子学琴吗?」

    「没了,年初的时候师父就辞馆了。」其实是因为杜氏觉得荣筱在学琴上没有什麽天赋,便不让荣筱再学了。

    马氏认为弹琴只是种锦上添花的消遣而已,女孩子会一点点就成,不用太精进,也不肯再留郑娘子坐馆。不过真正的原因是郑娘子要的束修不菲,马氏心疼钱,因此也没有再留郑娘子。

    「倒是可惜了,这位郑娘子的琴技造诣很高深,你若跟着她学个三五年,以後的成就肯定不小。还记得那位赵小姐吗?」

    荣筝点点头,重阳节那日赵小姐出尽了风头。

    「你若是好好跟着郑娘子学习,将来应该比赵小姐还出色。」

    荣筝讶然,郑娘子教她抚琴的时候从没夸赞过她天赋不错,如今得到端惠郡主如此评价,她很吃惊。

    「你抚一支曲来我听听。」

    荣筝不敢推却,连忙吩咐丫鬟准备。她则去更衣净手,最後在博山炉里添了香,端坐在琴桌前,神色端肃,抚了一曲这些日子常抚的《流水》。

    余烟袅袅,端惠郡主凝神细听,听一段暗自赞叹一段。她年纪轻轻天赋倒是不错,这支曲子当年母妃常弹,那时候她还小,只觉得好听,却不懂琴。这些年聚散离合、风风雨雨的,她品味到另一番的人生,再来听此曲不免多了几分感慨。

    等荣筝抚完此曲,端惠郡主陷入沉思里,久久没有说话,荣筝不好打扰,默默的陪着她静坐。

    良久,端惠郡主才有些失神地道:「你都弹完了?」

    「是,还请郡主指教。」

    端惠郡主由衷称赞了一句,「说什麽指教,你弹得不错。」

    两人从写字谈到了抚琴,端惠郡主还向荣筝说起她自己制香的事,荣筝才知道端惠郡主极擅长制香。

    一直到离开前,端惠郡主始终没有和荣筝提别的事,荣筝心下不免疑惑,这位郡主从不上门的,她来找自己就是为了探讨这些吗?

    端惠郡主未时末的时候来到荣家,一直待到申正才告辞。

    告辞时,端惠郡主和颜悦色的和荣筝说:「以後闲了来山庄逛逛。」

    荣筝亲自送端惠郡主到垂花门,眼见着她上轿子这才回去。

    端惠郡主特意跑这一趟,让随从的陈氏和丹橘都看不明白。以至於回到山庄时,陈氏按捺不住地问道:「老奴还以为郡主去找荣三小姐是要说大爷的事呢。」

    端惠郡主笑着摇头说:「我和她说这些干麽?」

    「不过郡主和荣三小姐相谈甚欢,看样子,荣三小姐和郡主也十分投契。」

    端惠郡主此次去的目的十分明确,也收到了她想要的结果,「君华去哪?」

    正在窗下做鞋子的纨素道:「大爷去城里了。」

    「他一个人去的?」

    纨素道:「带了平康和保康。」

    端惠郡主也没多问,便让人把浮翠叫了来。

    沐瑄到二更天才回来,知道姊姊在等他,来不及换衣服就去了锦绣院。

    一进屋,端惠郡主就闻到沐瑄一身的酒气,皱眉道:「你从哪里喝了这麽多酒?」

    沐瑄微醺,却还没有到醉的地步,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酒量这麽好。他双颊微红,说话十分清楚,「约了人,在会仙楼坐了一下午。」

    「你不是不大饮酒吗,怎麽会跑到会仙楼去喝酒?再说,你和崔小七在山庄也能喝,何必折腾?又回来得这麽晚?」

    沐瑄微笑道:「不是小七,我和其他人喝的。」

    端惠郡主一听更觉得奇怪,弟弟性子有些古怪,不大与人来往,加上在庙里长大,清心寡慾惯了,几时又交到了别的朋友?不过在她看来,弟弟在红尘中陷得越深越是件好事,她半句责怪的话也没有,只吩咐丫鬟去给沐瑄煮醒酒汤来。

    沐瑄道:「不用麻烦了,我也没醉。」

    「我管你醉没醉,你头一次喝了这麽多酒回来,若立刻倒头就睡,仔细明天说头晕。」

    沐瑄回到棠梨斋,习惯的问浮翠一句,「今天家里没什麽事吧?」

    浮翠含笑答道:「没什麽事,傍晚郡主回来的时候,叫奴婢过去问了些关於大爷的话。说的也是大爷日常起居之类,还问大爷准备什麽时候起程上京?」

    沐瑄原本准备这两天就走的,可是和那位主子搭上了线,又遇上荣筝这件事,他被绊住了,只怕要推迟几天。

    他问道:「姊姊今天出去了?你可知道她去哪里?」

    浮翠笑道:「原来大爷还不知道吗?郡主今天去了荣家,待了一个多时辰呢。」

    「荣家?」沐瑄有些惊讶,心道姊姊从来没登过荣家的门,怎麽今天突然去了。他脑子略微一转,就想到姊姊的目的,肯定是去见荣筝。他知道姊姊对荣筝颇有些不满,莫非是去找荣筝的麻烦?

    沐瑄想到这里就再也坐不住了,料着姊姊还没有睡下,披了件衣裳就走了出去。

    却说端惠郡主让丫鬟给她梳了发,正要准备躺下,沐瑄却风风火火的撩起帘子闯了进来。

    沐瑄异常的举止让端惠郡主很诧异,不免正色道:「这麽晚了,你有什麽事?」

    「姊姊,你去找荣三小姐了?」

    端惠郡主见弟弟如此紧张的模样,心下一片了然,点头道:「是啊,在她那里坐了一会儿。」

    「姊姊没有为难她吧?」

    「为难她?」端惠郡主一听只觉得好笑,拍拍沐瑄的肩膀说:「你当真很紧张她,听见我去找她,连觉也不睡了,急匆匆的就赶过来,你就那麽想要娶她?」

    沐瑄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急切道:「姊姊就会笑话我。姊姊找她有何事?」

    「何事?什麽事也没有,我就和她随便聊了一下午,看了看她写的字,听她弹了琴,然後说起我制的香。你放心,我半个字都没有提到你。」

    沐瑄无比愕然,心道姊姊去串门就为这些?

    端惠郡主看着弟弟疑惑的目光,笑道:「怎麽,你不相信我?」

    沐瑄连忙道:「我没有。」

    端惠郡主道:「我去这一趟,倒发觉荣三小姐实在是个聪明、细心的人,虽然外貌不是特别出众,家世也不是十分显贵,却不是外面所传的那般不堪。我见她有自己的思想,又喜欢读书,是个明理的小姑娘,待人接物也不是传言中的骄横跋扈。我承认,往日对她是有些偏见,今日一看,她倒是个规规矩矩、有教养的小姐。」

    沐瑄听见姊姊的夸赞,觉得比夸自己还受用,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好了,这下你该放心了,没什麽事情我也要睡了。对了,你准备哪天走?我制了两盒香,你替我带去,一盒给太后,一盒给皇后。」

    沐瑄道:「可能要迟两天,确定日子我肯定会告知姊姊的。」

    端惠郡主也没多问,只点了点头,伸手掩住一个呵欠,沐瑄见她一脸疲惫,也不再打扰,退了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