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荣筱到的时候荣筝正伏案习字,听了丫鬟通传,便搁下笔,用镇纸将纸张仔细压好,放在书案上等墨迹乾。

    「三姊姊!」

    只听得一声俏丽的声音,小丫鬟替荣筱揭了竹帘,荣筱便走了进来。

    荣筝扭头笑道:「这麽热的天气,难为你走这一趟,快到窗下坐,这里有凉风。」荣筝拉着荣筱在一张玫瑰椅上坐下。

    荣筱刚坐下,赫然看见书案上那张墨迹还未乾的纸,笑道:「三姊姊在家用功呢。」

    荣筝道:「用什麽功,我又不赶考。」

    荣筱看了一眼,见荣筝抄写的是《洛神赋》,虽然自己不擅书法,但是也能明显感受到荣筝的字长进了不少。

    荣筱就对这篇字品评了一番,想到自己过来的用意,便顺口说:「廖姊姊不也是喜欢写字吗,我们把这字拿给她瞧瞧?」说完,试探地看了看荣筝。

    荣筝却垂下了眼来,将案上那页写满的纸张收了起来,冷漠地道:「凭什麽要给她看。」

    这句话让荣筱诧异,问道:「三姊姊好像不喜廖姊姊,为什麽呀?」

    「不为什麽,我就是讨厌她。」荣筝索性说明了,免得廖琼英还不知趣的往前凑。

    荣筝的爽直大大的出乎荣筱的意外。

    「廖姊姊才刚来,你以前也没见过她,谈不上结怨,到底是什麽缘故?」

    荣筝见荣筱一副想探个究竟的模样,微蹙着眉头,她无法将前尘往事通通向荣筱提及。想了半晌才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和她就是合不来,没别的缘故。好了,若你是来替她说好话的,我看就省了吧。」

    荣筱原本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在荣筝面前说说廖琼英的好,此刻却什麽也说不出来了。

    「三姊姊,你是不是嫌弃廖家家境不好,廖琼英是小户人家出来的呀?」

    荣筝脸色一沉,正色道:「我几时拿这个衡量过一个人?」

    荣筱嘀咕道:「你不喜欢和廖家亲近,却和沐家那位三小姐走得近,这就说明问题了。」

    荣筝说:「我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难道还不能由着我自己的意思来?我不喜欢廖琼英不是她家穷,我是……」她咬了咬牙,心道这不好解释,索性说:「随你怎麽说吧。你爱和她玩就和她玩去,只是别在我面前提及关於她的事就成。」

    荣筱前面那番话没有经过大脑,说出口就後悔了,只是话已经出口收不回来,看荣筝面有愠色,连忙起身陪着笑脸说:「三姊姊别恼,我这是张口胡说的,并不是要说三姊的不是。我们姊妹这麽多年,自然比外面的都要亲厚,难道我还不清楚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刚才的话是我不对,该打该打!」说着真去掌自己的嘴。

    荣筝也不是小女孩,便道:「你和她交好我不管,不过我有一句要提醒你。廖琼英可是有成算的人,什麽都要计算一番,在她面前可别傻乎乎的,什麽都说给她听。」

    荣筱低了头,红着脸说:「三姊姊不用教我我也知道。」心道她三姊以前和廖家明明没交情,却又处处对廖琼英带着几分戒备,好生奇怪。

    相比起廖琼英的不如意,廖显的日子过得倒滋润许多。

    荣楷带着他逛了大半个汴梁城,从鼓楼街到任店,再到潘楼东街的那十几条巷子,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任店一带的酒楼、下街楼一带的妓馆,荣楷也带着廖显见过世面了。

    起初荣楷还会叫上杜鸿一道去,後来见那两人越来越不正经,成日只知道往妓馆里钻的时候,杜鸿便谢绝了荣楷的好意,去学堂里认真念书。

    儿子在外面花天酒地,廖大太太就是想管也管不了那麽多,她为了丈夫将来的前程不得不奉承马氏。

    一转眼,廖家人在荣家住了十来日有余,廖大太太也不好涎着脸皮再继续住下去了,便命人收拾收拾准备回南阳了。

    马氏听说後挽留道:「我们老姊妹难得这样的投契,这一走怕是难见面了。」

    廖大太太拍拍马氏的手说:「不妨的,马妹妹以後去探望我婶娘,到时候来家住上几个月都使得。」

    马氏听说便添了几分伤感。

    到了晚间,廖大太太把儿子、女儿叫到跟前说:「明天再耽搁一日,後天一早就回南阳了,你们要辞什麽兄弟姊妹也就一天了。」

    廖显听说要回去了,有些不舍,连忙说:「怎麽这麽快呀。」

    「我们打扰人家多久了,还说快?再住下去只怕有人要闲话。出来这麽多天了,也该回去了。」廖大太太下了要回去的决心。本来她想明天办两桌酒席请请荣家人,可是如今手里吃紧,又在客中多有不方便。

    廖琼英一直沉默不语,她在荣家应付了这些天早觉得累了,当下便让丫鬟收拾东西。

    廖显一脸恋恋不舍的样子,让廖大太太看着心烦,和他说:「回去後你也收收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天在外面做了些什麽好事。你看看杜家哥儿,和你年纪差不多大,人家还只有一个寡母,都知道用功,你呢?别以为还能仗着父亲做官,将来怎样还不知道如何,自己不长进别人想帮你也没办法。」

    廖显大着胆子说:「只要母亲肯答应儿子一件事,儿子也会认真读书的。」

    「好啊,你现在还学会跟我讲条件了,难道这不是你的本分?」

    廖显垂头道:「母亲,请您为儿子做主娶荣三小姐吧!」

    廖大太太一怔,片刻之後才回过神来,笑道:「你看上人家小姑娘了?」

    廖显红着脸说:「仕宦家的千金,又花容月貌的,谁不喜欢。」

    廖大太太噗哧一笑,点头说:「果真我给你娶荣三小姐你就会认真念书?」

    「儿子可以发誓!」

    「好了,别动不动就起誓,你的心意我知道了。」廖大太太当下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廖显见有戏,一脸的春风得意。

    廖琼英在隔间听到了这对母子的谈话,心里一惊,将来荣筝要进廖家的门?那个傲慢无礼的荣筝,没有礼数教养的荣筝要给她做弟媳?她心里第一个不同意!

    「母亲,您还真宠显哥儿,他说要什麽您就给什麽。」廖琼英不满意的噘着嘴。

    廖大太太让丫鬟给她卸钗环,廖琼英上前亲自替母亲通了头发。

    「我听说过,荣三小姐和你不和睦。」

    「那母亲还要答应显哥儿,这不是添堵吗?」

    廖大太太笑道:「显哥儿喜欢,我这有什麽法子。」

    「看看,您就是偏心。从小到大,您都偏心他。不管是什麽,只要他张了口,您总会二话不说给办到。我呢,一句话要反覆问好几遍。」廖琼英早就不喜母亲这种态度了。

    廖大太太笑着捏了捏廖琼英的脸颊,说:「都多大了,还争这个。我也是为我们廖家着想。这几天看下来,荣三小姐各方面都不是上选,却是最适合的。娶了她,对我们家有好处,她要门第有门第,要容貌有容貌,又是嫡女,身分比马氏後面养的五小姐还高。荣三小姐的生母是什麽人?马氏是什麽人?虽然脾气、性子差了一点,但只要进了我们廖家的门,难道还不能按着我们家的规矩来办事?不出一年半载,我保证她温柔贤慧,妥妥帖帖的。」

    廖琼英自然知晓母亲的手腕,毕竟母亲也是从媳妇这一层熬出来的。

    「你还有什麽担忧的,将来你嫁到何家去了,不住在廖家,姑嫂又不在同一口锅里吃饭。」廖大太太换了身清爽的衣裳。

    廖琼英从丫鬟的手中接过了扇子,替母亲慢慢的摇着扇子。

    「我们家门第不管比荣家还是齐家都低了一些。要是齐氏还在,我们想娶她还有些难处,不过如今内院是马氏在当家,我这几天冷眼看去,马氏待她这个继女虽然表面上大方,内里却是不如何。我和马氏又投缘,只要表现出我们的决心来,娶她过门不是什麽难事,不过这媒人该请谁,我还没想到合适的。」

    廖琼英心道这事成不成还不知道呢,但见母亲这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好泼冷水。她不喜荣筝,荣筝也不喜她,要真有一天荣筝进了廖家的门,她可以预见两人肯定要打不少的擂台,不过也正好把今日在荣家受的委屈通通都讨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