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紫苏便絮叨起来,「明天肯定要去大相国寺上香,到时候小姐一定要好好地上一炷香,再去求个签。」

    「求签就算了吧,也没什麽好求的。」

    紫苏抿嘴笑道:「小姐虽然已经富贵不用求了,可总得替自己求门好姻缘吧。」

    荣筝笑道:「你才多大来着,就想到姻缘上去了。」

    紫苏红着脸说:「我和小姐说正经的,您拉上我做什麽。」

    荣筝想起以前的事,颇为感慨,紫苏在自己身边辛苦一场,却没落个好下场,这一世她有心想要抬举紫苏,思忖後便问:「你是怎麽进府的?家里还有些什麽人?」

    紫苏有些惊讶,这还是小姐第一次主动问起她家里的事,便道:「我不是荣家的家生子,早些年因为闹灾荒,吃不上饭,他们见我或许还能值两个钱,便把我卖了进来。小姐还记得我以前原是老夫人针线房里的,老夫人见我算稳重才挑给了小姐使,家里现在只剩下寡母和一个哥哥了。」

    「你还有哥哥?以前怎麽没听你提过?」

    紫苏暗道:您以前也不关心这些啊,我上哪和您说这些。她笑道:「他们住在郊外,隔得远,小姐没问,奴婢也没提。」

    「家里做什麽营生?」

    「哥哥在一家铺子里做学徒,勉强能挣两个钱贴补家用。」

    那麽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她想了想道:「明天你就回去和家人团圆,顺便帮我问问你哥哥愿不愿意进来听差。」

    紫苏半晌没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喜欢得连连给荣筝磕头道谢。

    荣筝想的是,她如今外面也没个可用之人,紫苏是个赤胆忠心的,上辈子跟着自己没落个好,她一心想要补偿。若紫苏的哥哥是个能用的,自然能帮上她大忙,要是不能用,不如丢个闲差给他,也算是还了紫苏待她的情意。

    隔日一大早,在鞭炮的轰鸣中,荣筝睁开了眼。她想着还要去上房请安,到各房拜年问好,她好不容易才在长辈面前博了个端庄稳重的好名声,可不敢懈怠。

    紫苏和紫英服侍她梳了头,换好衣裳。荣筝笑着和紫苏说:「一会儿你就出府去,太太那边我会说的,就是多待两天也使得。」

    紫苏忙给荣筝谢恩。荣筝便让紫英开了箱笼,将早就备好的压岁钱打赏了众人,众人十分欢喜的给荣筝磕了头。

    荣筝笑道:「今天你们只要别太出格,别的我也不管你们,各自玩去,闲散一天。」

    众人答应了。

    她瞅着时候不早,便扶了紫英去上房给双亲请安。

    荣江夫妇正坐着喝茶,见女儿过来请安,荣江给了荣筝一个荷包,里面装着满满一袋的金豆豆。马氏也给了她一个荷包,是两对梅花样式的金锞子。

    荣筝大大方方地收下,心道:还是做小孩子好,有压岁钱可以拿。做了人家的媳妇,就要操心一家子的出入。

    荣笙也得了和她姊姊一样的礼,小丫头表现得可比荣筝高兴得多,荣江见小女儿娇俏可爱,忍不住亲了亲荣笙的脸蛋。

    荣江见荣筝站在跟前,怕长女心里不痛快,忙笑着握了下她的手说:「你们今天要出去玩,可要好好地跟着你们母亲,别乱跑,知道吗?」

    荣筝点点头,接着带了妹妹去向长房、三房拜了年,姊妹俩都得了不少的压岁钱。荣筝悉数都让紫英帮她收起来,荣笙则交给了奶娘。

    杜氏留姊妹俩吃点心,荣笙喜欢吃花生糖,吵着吃了两块还嫌不够,要吃第三块时,奶娘在旁边劝道:「太太说五小姐不能吃太多的糖,当心您又喊牙疼。」

    「我要吃、我要吃。」荣笙毕竟是小孩子,撒起泼来谁也管不了。

    杜氏心想正月初一哭了不好看,便笑道:「大过年的,孩子爱吃就让她吃,平时拘着些就好。」

    奶娘有些无奈的笑道:「三太太不知,我们太太管教得严厉,要是让小姐吃了不能吃的,太太会训奴婢,训奴婢也不要紧,遭罪的还是五小姐。」

    马氏管教荣笙严厉,这是阖家都知道的事,但对荣筝却十分的宽厚,甚至是放纵。以前荣筝因为这一点很喜欢继母,直到後面嫁了人,好些道理才真正明白过来。宠溺并不代表是爱,严厉也并不代表是嫌弃,有时候恰恰相反。

    奶娘只好又拿了别的哄荣笙,荣笙才没有硬要花生糖吃。

    等到巳时初刻,车轿已经齐备,家里女眷出门是件大事,调动了一大半的护院。荣筝和荣筱亲厚,於是两人同坐了一辆马车,荣笙和奶娘坐在後面的小轿子里。

    荣筱出门很是欢喜,挑着帘子向外张望,笑着对荣筝说:「今天外面真热闹,你看看卖什麽的都有,那些店家门外还紮着彩楼呢。」

    荣筝内心已不是年轻小姑娘,对这些热闹不是很热衷,只略瞥了两眼就收回目光。她昨晚没大睡好,车子摇晃着,不免觉得昏昏欲睡。

    荣筱笑着推她,「姊姊,你怎麽这时候就困了起来?」

    「昨晚睡迟了。」

    荣筱笑道:「等会儿到了大相国寺,我们一起去烧香,好不好?我娘说今天不用我陪,我们就自在的玩半天,反正难得出趟门。」

    荣筝见她兴高采烈的样子,便笑着点头,「好啊。」

    大相国寺是座千年的古刹名寺,一直为皇家寺庙。然而这里却不似一般的古刹庄严肃穆,是个交易热闹的场所。每个月有五次,大三门卖着珍禽走兽,二、三道门卖日用的玩具、杂物。寺院里面的庭院还架着彩色的帐幕,搭着露天的摊位,卖些簟席、果脯、腊味、时新果子、弓箭、马鞍、辔头、屏风帷幕什麽的。靠近佛殿的地方,还有些道姑僧尼所做的针线、花样、襆头、冠子之类。没有你买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据说前朝这一带的交易就兴盛起来,到如今更是繁荣昌盛。

    今天是大年初一,前来拜佛烧香的不少,那些做买卖的早就被豫王府的人赶到了二门外,还给佛门清静之地。

    车轿从山门进去,一直到鼓楼才停下。

    荣筝和荣筱下了车。荣筱赶着上前面去搀扶母亲杜氏,荣筝见马氏已经落轿,周嬷嬷正扶着她,她略停了下,并没有上前。

    大家挨次拜去,进了一道又一道的门,从天王殿到大雄宝殿,一殿都没落下。荣筝真心诚意的跪拜上香,心中却给官哥儿和琪姐儿祈祷,还捐了四两银子的香油钱。

    等到大雄宝殿叩首完毕,知客和尚请她们到後面的厢房里用素斋歇脚。

    荣筱便悄悄地和荣筝道:「走,我们去藏经楼看看。」

    荣筝皱着眉,「那有什麽好看的,走了这会子我脚也累了,还是歇会儿再说。」

    「那好,我等你喝完一盏茶再去。」

    荣筝不大想走动,偏偏荣笛听见了,跑过来问了荣筱,「走,我们一道去。」

    荣筱还是想带上荣筝,荣筝却一脸的疲倦,荣筱只好作罢,与荣笛并肩携手出去了。

    杜氏正和方氏抱怨自己最近身子骨虚弱不少。

    方氏笑道:「我还长你几岁,到底还是二太太年纪轻,走这麽一遭,气不喘脸不红。」

    马氏笑道:「我还是姑娘时,家里有个亭子建得高,台阶就有百来阶,从小就喜欢爬上爬下的,所以倒还好。」

    马氏的身子确实好,在荣筝的记忆里,马氏没生过什麽大病,偶尔染个风寒,有时连大夫也不请,过个三五日自己就好了,实在病得厉害些,一剂药也就药到病除。因为母亲身子好,连带着荣笙的体格也不错。听说荣笙出嫁後第一胎就生了个七斤重的儿子,还没怎麽遭罪,不像她生官哥儿的时候受尽了折磨,差点连命都搭上了。

    这里女眷们说着话,荣筝时常帮着长辈们添个茶、递个点心茶果的,很是殷勤。

    过了半刻钟,周嬷嬷过来禀道:「太太们,王府也来上香了,如今已到了天王殿。」

    方氏先起身,「既然王府的人来了,我们也不好坐着当不知道,两家也是走动的,不如趁机去请个安。」

    马氏和杜氏也都应诺。方氏回头看了下女孩子们,便说:「筠姐儿和筝姐儿也跟着来吧。」并让人去找荣笛和荣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