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后记 后记二:生活的旋转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华为准备辞职时,我本来没打算写这本书,我本来想投奔张建国麾下鼓捣咨询公司来着;我本来没打算住在杭州,我本来想在深圳定居,寻找3年前的影子来着。

    结果,从华为辞职后,我就好上写书了;结果,我就想在杭州定居了。

    真是要感谢生活!生活原来像个旋转门,只要你热爱她,转到哪一面都是五彩缤纷。

    我从来没有如此亲近过西湖。每到晚饭的放风时间,从白堤到苏堤,从断桥到雷峰塔,我像个与西湖一起孤芳自赏的另类,架着单车一路骑行;我像个文弱的诗人,在西湖上的每座桥的面前,我都从车上慢条斯理地下来,缓缓推行。

    “先生,你要算命吗?”

    我从来没有如此亲近过大排挡。午夜12点,我便又架上单车,在大排挡边与我性质相同的男男女女们一起等着鸡腿、米粉、鸭脖子。

    兴致所至,我偶尔还会到几公里外的南山酒吧一条街转转。看到那些拼命扭动肢体的男女,突然觉得有趣起来,我在酒吧里还从来没有如此清醒地欣赏过,原来灌醉的人还有如此高超的表演技巧。

    我从来没有……我从来没有一个月内连丢3辆自行车的。

    我还养了一圈小胡子。杭州出租车司机问我是不是搞服装设计的,浙大食堂里邂逅的大学生说我一定是搞IT的,到了北京,饭店的服务员非要说我绝对是大学讲师。

    啊,真是要感谢生活,就连胡子里还有不同的人生。

    感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感谢社长张树相先生、第三编辑室主任曹宏举先生、本书责编周晓慧女士。贵社愿意快速、大力出版我的拙作,我想就是一种平常意义上的责任心以及出版人所肩负的社会责任感吧。我的作品虽然不敢冠以“社会科学”的大名,但无论如何,贵社都是对我个人的莫大奖赏。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出版社能出越来越多的对中国企业思考的书,这样中国企业管理才能更快地向规范化、国际化迈进。只有百家争鸣,才会百花齐放。

    感谢闻洁老师。在这本书中也有您大量的心血。从您那里,我找到了指导我写作的两个坐标:社会责任感和始终为读者着想。当春暖花开的时候,欢迎您到杭州来,我陪您到西湖边去听“坊间”的越剧。

    感谢杨东龙。师兄对这本书的肯定和鼓励给了我把它最终付梓的勇气。没有您真诚的、专业的帮助,我这本书断然不会是今天的样子。从您那里,我深切感受到您对企业、对管理的深刻理解和对中国企业命运的深情关注,更让我尊重的是您的坦诚胸襟和职业精神。您曾经给本书起名《华为你好》,我就知道在对这本书的理解上,您和我的心是一起跳动的:我不是要卖弄我在华为的经历、通过解剖华为而吸引别人好奇的目光,我是希望通过不讹传、不捏造、不谄媚、不猎奇的事实,嫁接上我对华为的思考,继而希望能触摸一点中国企业成长的规律和命运。我们深夜长谈后离开北京的那天早晨,我推开窗户,满世界的雪花飞舞。我相信,瑞雪是为纯净无瑕的心孕育的,丰收是由责任和诚信砌造的。

    感谢张建国。张总是7年来给我最多指导和帮助的人,您那天对我书的评价让我眼圈湿润,不仅仅感动于一份被夸奖的激动,更多地,我分明感受到了一个老华为人的心和我是相通的,您在文字中看出了我对华为的真情,看出了我在真情下对华为冷静的思考,我想,这就是知音的本意吧!您说再奋斗10年,当您50岁时,您就可以告慰一生了。是的,A型血的执着、浙江人的智慧、甘肃生长的磨砺一定会让你受益无穷,华为的10年是您坚实的脚印,创业的10年将是您飞翔的天空。

    向我的奶奶、阿爷(父亲的另外一种叫法)、妈妈、外甥女、女友道歉。整个一年我的生活轨迹都有些“不正常”,更没能多去看看你们。

    向我的好朋友们致歉。请原谅我把手机关掉了,请原谅我没有陪你们在杭州好好玩玩,希望你们能一如既往地请我吃火锅、泡酒吧。

    向汤圣平道歉。哥儿们,对不起,看把你瘦成这样了,回去咱们喝豆浆好好补补。

    汤圣平改记于深圳寓所

    2004年1月11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