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总裁韦小宝》 三 我比窦娥还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在回酒店的路上,建宁余怒未消,不停地破口大骂吴应熊,韦小宝假装喝多了,一声也不敢吭,回到酒店正想溜回自己的房间,却又被建宁一把拧住耳朵:“韦小宝,你跟我过来!好啊你,竟敢跟吴应熊密谋算计我们大清集团,这事我一定要告诉我哥哥。”

    “别,别,姑奶奶你可千万别,”韦小宝吓得魂飞魄散,“你要是这么一说,我就算是死定了。”

    建宁不依不饶地大声吼道:“你心里要是没有鬼,害怕什么?”

    韦小宝急忙低声下气地解释:“姑奶奶,姑奶奶我求你了,这种事啊,真要是做了还没什么,即使你干了对公司不利的事情,管理者就可以通过这一行为对你的危害程度在心里做出评估,并抓住你这个错误作为要挟,强迫你继续为公司服务。怕就怕你没做却被管理者疑心你会做,因为你没有做,管理者无法正确地评估你有可能对公司造成的危害,无法克制内心的恐惧,就会防患于未然,不留情面地将你开除。所以呢,阿宁,你千万千万别跟你哥说这事,只要你提起哪怕一个字,我韦小宝就算是完了。”

    建宁训斥道:“既然你知道,那你还敢干这种事?”

    韦小宝可怜兮兮地道:“建宁,你说咱们俩是一对,我跟你哥哥的关系又是那么好,这种事我会做吗?”

    “那可不一定,”建宁白了他一眼,“如果当时不是我冲进去,只怕这时候你已经和吴应熊的妹妹在卿卿我我了吧?是不是我要回避一下啊?”

    “你看你又在乱吃醋,怎么会有这种事呢?”韦小宝低声下气地辩白着。

    两个人正争吵着,忽听外边的走廊里响起了刺耳的急促铃声,有个声音在大声喊着:“不好了,不好了,着火了!所有客人请马上疏散,快,快快快!”

    听了这个声音,韦小宝一个箭步冲到门前,迅速地打开门一看,又动作飞快地把门关上,用后背顶着门,对建宁说道:“是吴应熊,根本没有失火,他是想把我们骗出去,好再把账目偷走。”

    建宁一听慌了神,一把拉住韦小宝:“那怎么办?”

    “怎么办……”韦小宝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已经有人用力在推门:“开门开门,快开门,火烧过来了,快一点逃命啊。”建宁听到火烧过来了,心里一害怕,吓得一头钻进了浴室里,这边房门被人撞开,冲进来两个人,不由分说架起韦小宝就走:“快快快,你不要命了吗?还不快一点。”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韦小宝拼命挣扎,可是那两个人力气好大,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被对方架着脚不沾地地拖到了楼梯口处。忽然看到张勇、孙思克和王进宝等人正挤在楼梯口处满脸茫然地东张西望,韦小宝趁机大声地喊了起来:“你们快来救我,快一点。”

    张勇等人以为是真的失了火,所以抢先一步撇开韦小宝跑了出来,出来之后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听到韦小宝喊救命,当下拿出对大清集团的无限忠诚之心,奋不顾身扑了上来,将韦小宝抢下。

    韦小宝一获得自由,就急忙吩咐道:“快,你们跟我来,保护账目要紧。”说罢,大家一起又向建宁的房间里冲了过去,到了房间门前,却发现门被反锁上了,这样一来事情就一清二楚了,正是吴应熊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调虎离山骗走韦小宝等人,他却溜进房间里搜寻账目去了。万一被他找到了账目,韦小宝还真不好再把账抢回来,正在惶然无措之际,突然听到房间里一声尖叫:“救命啊!有色狼啊,快来人救我啊!”正是建宁的声音。

    一听建宁在里边喊救命,韦小宝顿时急了,喝令手下人把门撞开,这时候门里边又响起了建宁的苦苦哀求之声:“不要啊,千万不要非礼我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

    建宁的哀求声过后,房间里又响起了一声短促的惨叫,这一声惨叫很快就被建宁更大的尖叫声掩盖了:“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非礼我……啊,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啊!”

    张勇等人一听吓慌了神,如果董事长的妹妹被人污辱了,他们这些人的能力都会遭到公司管理层的怀疑,这件事可非同小可。于是大家一咬牙,拼了命用力往门上连撞了几下,只听砰的一声,门锁上的簧舌被撞断,房门终于被撞开。

    韦小宝抢先冲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建宁坐在床上,身上裹着被单,手里拿着一把刀,正在瑟瑟颤抖,地上却倒着一个衣不遮体血污满身的男人,正是吴应熊。

    韦小宝上前一步:“建宁,你没事吧?”

    见众人一起拥进来,建宁急忙丢下手里的刀,双手掩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呜呜,我没脸见人了,呜呜,呜呜呜……”

    韦小宝急忙安慰道:“建宁你不要伤心,无论你遇到了什么事,我都会像以前那样地爱着你。”表白过后,他转向躺在地上的吴应熊,“吴总,你说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是喜欢建宁,就跟我说啊,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交朋友的嘛。就算是你想和阿宁拍拖,凭你这么帅,阿宁也未必会拒绝你,你何必急成这个样子?”

    吴应熊的身体蠕动了一下:“我冤枉。”

    韦小宝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吴总,事实俱在,你有什么冤枉的?”

    吴应熊的身体又蠕动了一下:“我……我没有非礼她,是她非礼我。”

    听了他的辩解,韦小宝哈哈大笑起来:“你们大家听听,吴总竟然说是阿宁非礼他,这可真是天大的玩笑,哈哈哈。”

    “我说的都是真话,”吴应熊委屈地哭了起来,“我真的好冤枉啊……我我我我比窦娥还要冤。”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韦小宝站起来,“你们还站在一边看什么?还不快点把吴总送医院去。”过来两个人将吴应熊扶走,韦小宝这才问建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那么野蛮,男生遇到你不被你非礼就已经是天大的侥幸了,区区一个吴应熊,还能奈何得了你?”

    建宁嘻嘻一笑:“乖小宝,还是你了解我。刚才那家伙一进来就冲进了浴室,抱起账目就要跑,我一看拦不住他,只好拔出这把刀来,强迫他把账目放下,又逼迫他把外衣脱掉,然后我就这么一刀,嘻嘻,这个家伙再也做不成色狼了,只能做太监了。”

    “天呐,”韦小宝听了哭笑不得,“难怪吴应熊说他比窦娥还冤,可不是吗,你也真下得了手。”

    “那能怪谁?”建宁赌气道,“谁让他不识抬举,说我没品味不上档次的,他敢这么贬低我,我就要他好看。”

    “好吧,算你狠,”韦小宝道,“赶快收拾东西,咱们立即回公司总部。这下子啊,咱们回公司算是能够交差了,就苦了吴家父子了,真是比窦娥还冤啊,遇到你这个野蛮妞活该他们一家倒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