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正文 新一轮战略规划(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鲁伟鼎,在1993年时是22岁,中等个子,不魁梧,是江南人的标准身材和长相。据说小时候是一个小霸王、孩子王,极其顽皮,不肯读书,专门捣蛋,以致于没能完成应有的教育。要是你事先不了解,你根本不会相信他才22岁,与同龄的大学生比起来,他显得非常老成,见多识广,反应特快。要是你事先不了解的话,你是不会相信他仅仅是初中文凭,你跟他如果不是探讨很专业很深奥的问题的话,他什么问题都能接得上话,显得知识非常丰富。但要是深入谈论一些问题,你会发现他包裹得很紧,他会从他不擅长的话题巧妙滑开,把你引到其他的话题。

    伟鼎15岁初中毕业后就进入万向了,从学徒工干起,一步步提升,现在是万向集团常务副总经理了(鲁冠球为董事长兼总经理)。他的知识是从父亲那儿、从跟各色各样的人接触中学到的。坦率地说,伟鼎的悟性极高,我后来见的一些民营企业家的公子们是远远不及的。但是,这样获得的知识是不系统、不专业的,或者是有缺陷的,要是伟鼎能多读几年书,或者至少读完大学,那就如虎添翼了,那么我与他后来那种磨合和沟通就不会那么累人和痛苦了,我作为良臣的作用也就会更大。

    在完成万向书稿后,鲁冠球给了我另外的振奋,在一次谈话中,他问我:“你是否愿意到美国工作,就像我的第三个女婿一样,边为万向的美国公司工作,边读博士。”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太好了!”到美国读博士,还不是为了毕业后能在美国谋个职,赚些钱,从而摆脱贫困的现状吗?但鲁冠球最后表示,他希望我去美国的“万向美国公司”工作,我跟倪频联系,让倪频打电话推荐我。

    倪频,鲁冠球的第三个女婿,当年29岁,在美国读经济学博士,同时创办万向美国公司。倪频原来是我在浙江社科院时的同事,他1989年到浙江社科院,当时,分配到机关或研究机构的大学生、研究生都要到基层锻炼至少一年。他选择到万向集团锻炼,于是,成为鲁冠球的第三个女婿。倪频是我见过的罕见的具有极高智商和情商的年轻人。特别让我佩服的是他除了智商以外的东西。当年我在浙江社科院由于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他会义愤填膺地为我抱不平,批评有关领导的不公正,跟我们同事有很好的关系。另一方面,他不像我,与所有的领导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当年在人才济济的偌大一个浙江社科院,我就服两个人,一个是我进社科院时的真正老师何其刚先生,由于我进社科院时,除了一脑子的数学模型,没学过一本经济学的书,居然进社科院搞经济研究,是他教会我在一周内写出一篇有新意的文章在省级刊物发表,堵住别人说我不懂经济学的议论。另一个我佩服的就是倪频了,可以说,倪频是万向集团惟一不完全依靠万向这棵大树下依靠自己的能力独立开拓一番事业天地的高级经理。当时他在美国一边读博士一边创办美国公司,外汇打不出去,一切从头开始。数年后,万向美国公司成功收购了1984年就把万向的产品销到美国的师傅公司和舍勒公司以及其他包括UAI在内的数家上市公司,成为美国中西部中资最佳企业(美国商务部门评定),倪频还受到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接见,中国领导人去美国访问时常常要接见他。

    但后来去美国工作的事却遥遥无期,我也不好经常去问鲁冠球。为了能让鲁冠球更好地了解自己,让他对我有信心,我决定以某种方式加盟万向,成为万向的员工。我在浙江社科院时一直就是不安分的,总是挖空心思想摆脱知识分子赤贫的状况,我不愿现在就看到自己一辈子的归宿,在社科院,像我的社会背景,到老最多也就是以一个研究员的身份退休了。我极力想改变自己的身份。

    要是当真让我马上选择辞掉社科院的工作全职进入万向,当时我真的下不了决心。要知道,不像1999年后即使是博士生进入民营企业工作也已经习以为常(1999年传化集团就进了两个博士;2004年杭州的万事利公司沈爱琴董事长的助理就是一个博士后),在1993年那样的年代里,高学历的毕业生进入乡镇企业工作还是很罕见的,对于还算是比较有社会地位的省级研究机构(工作很舒服,没压力)研究人员,如果辞职去乡镇企业工作,那肯定会被另眼相看的,也许会成为新闻。当我进入万向工作时,才了解到当时万向仅有四个科班大学毕业生(严格地说应该是2个,另2个已经走掉了),是每人花了一万元买的,因为当时大学毕业生作为国家干部是不能分配到乡镇企业的(可笑的是,当时乡镇企业居然归农业部管)。

    好在当初有停薪留职的政策,更何况,社科院不需要坐班,除了一周内2个半天出现以外,其他时间都是非常自由的,有时在半个月内2个半天不出现也没人来关心你的行踪,只要每年有2万字的成果就可以了,而这个工作量我2周就能完成,所以,当初在社科院我一点都没抱怨过收入低等等。于是我以兼职的身份进入万向工作,每周到万向工作4天。

    深度介入万向后,我很快发现了许多问题,一般来说,著名企业一般不像外界报道那样十全十美,总是存在一些不如意的地方。比如,集团公司有一个发展部,但其功能只是具体的事项,如负责子公司的生产计划制订,但计划总是脱离实际;有一个项目管理的功能,但其功能主要就是申报项目,没有超前的产业研究和规划功能;发展部也缺乏战略研究、战略管理的功能;同时整个集团缺乏一个信息管理功能。因此,在没有人给我布置具体工作的情况下,我给鲁冠球和伟鼎提了一个建议,就是考虑在集团总部成立一个发展战略研究中心,负责集团的战略和信息管理。这个提议得到了鲁冠球和伟鼎的首肯,但是发展战略研究中心暂时没有设立,而我则暂时编入发展部主管战略和信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