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玉关人老金樽倒——蔡大将歪打正着升高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北宋时期,人们写有并流传下来的豪放派词作并不是很多,众所周知的,大概就是千古名臣范仲淹的《渔家傲》了。①事实上,同是凭着镇守边疆经历作为填词基础的蔡挺《喜迁莺》词,在当时也是挺有名的。

    而蔡挺撰写该词时却引起了众说纷纭的话头。据历史记载,他写这词是用来结交宫中内侍,用以求取使自己得到一纸“调令”的。而我们这里则根据当时人另外的说法,亦即他因机缘凑巧而得到那非同寻常的机遇。

    蔡挺出守边疆地区已是很有些年头了。他曾在仁宗当政时就出知庆州(今甘肃庆阳),在那里,他多次率军打败前来进犯的西夏军队,为北宋王朝立下了赫赫战功。神宗即位后,他的官衔已被加封为天章阁待制,知渭州(即今甘肃平凉)。已经有着多年边塞生活经历的蔡挺,就又加紧做好训练士卒的准备工作。平时就已因整顿甲兵而秩序有素的北宋军队,使西夏国完全没有了入侵的机会。

    然而,在渭州又生活了许多年头的蔡挺,此时却不无感到边塞生活的艰苦和劳累,以至于都有些郁郁寡欢了。一天晚饭后,他独自一人在后花园里散步,一边沉思默想着。蓦然间,一首具有雄放风格且又带着淡淡哀伤情感的词作《喜迁莺》,便在他的心中成形了。他急忙回到军营里的书房,急速把它记录了下来。心中有几分得意的蔡手里拿着刚写就的词稿,又回到了后花园,面对着较为可人的景致想要作继续推敲时,却冷不防遇到了他的儿子蔡朦。蔡朦一见老爸在低头沉思,就上前问询他在思考些什么;蔡挺遂把手中这新填的词作给蔡朦看了。这蔡朦忽然说有急事,便把他老爸这词作放进了自己那宽大的衫袖中匆匆离去。目送儿子远去身影的蔡挺,不觉微微地笑上一笑,也就返回卧室休息去了。

    然而,蔡朦外出时,因行走慌张却把他老爸这词作遗落在了后花园里。而此时,正来打扫的守门老头看见它便捡了起来。但由于他并不认识字,就把它交给了府中一位认识字的先生,问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人居然对老头略微搪塞了几句,老头却也不敢再去寻根刨底了。原来,这人见它是一首挺不错的词儿,心中很想在大帅面前讨好一番;而且他跟府中的歌妓领班关系很亲密,便让她在即将举办的府中宴会上开唱。

    朝廷当时正好派人给士兵们送军衣,那大官光临军营,蔡挺自然得大摆酒宴招待他了。在宴会厅里,那歌妓领班就唱起了蔡这首新作《喜迁莺》:

    霜天秋晓,正紫塞故垒,黄云衰草。汉马嘶风,边鸿叫月,陇上铁衣寒早。剑歌骑曲悲壮,尽道君恩须报。塞垣乐,尽橐鞬金领,山西年少。

    谈笑。刁斗静,烽火一把,时送平安耗。圣主忧边,威怀遐远,骄虏尚宽天讨。岁华向晚愁思,谁念玉关人老?太平也,且欢娱,莫惜金樽频倒!②

    那歌声实在美妙动听极了。而对其内容蔡开始倒还没怎么觉得,但仔细一听,他心里就不由得大为惊奇了:这词不就是自己不久前完成的新作吗!怎么没经自己同意就给唱了出去,而且还唱给这关系到他自己生死祸福的中使听呢?万一搞不好,他蔡挺可就有好戏看了。因此他不等退席,竟勃然大怒地命人把传播这词的歌妓及其相关人员查究一番。这歌妓的同伴急忙哀求中使从中斡旋,对蔡将军说说好话,免得许多人受累。这样,蔡就只得卖面子,立刻叫人把她给放了。而这中使在离去时,还叫人把它誊录了一个副本,以便让他带到宫中去传唱。

    由于宫廷里歌姬那美妙歌喉的效用,这首词就连皇帝也都知道了;尤其当听到其中那“太平也”等词句时,神宗很是高兴,当下垂询这词究竟是谁填写的。宫人们回答是将军蔡挺的新作。神宗笑道:“好一个‘太平也’!嗯,至于‘谁念玉关人老’嘛,其实,朕是很感念你们的啊!现在枢密院不是有空缺名额么?那就让蔡爱卿去填补这个空白好了。”

    不久,蔡挺果然当上了枢密副使。在边疆地区生活了许多年的蔡挺,当也不会再生发出如许愁思来了。不难想见,这该是他这阕新词的意外收获了。

    按:① 具见魏泰《东轩笔录》卷六,称之为“盛传都下”。关于范词故事,请参阅本书《老子深悲穷塞主》。② 领,一作“带”;静,一作“尽”;虏,一作“寇”。骑,名词,去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