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节 前去探索一种轻微的爱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时间:不定

    设备:几乎没有

    作用:绝妙的

    爱抚是精神上的,因为它没有任何实体,无法加以界定,也不能将其藏在一定的空间。爱抚只存在于即将消失的片刻。它的存在方式是长期的时断时续,是始终维持着的短暂片刻,它不停地在即将消失时复又出现,随着虚幻而跳动,使原本明确的界限上出现一片彩虹。紧压不是爱抚,应该算是按摩、刺激等多样化却与爱抚截然不同的活动。没有接触,爱抚就自行消失。

    这个体验是要找出一种并非虚幻而又极其细微的爱抚。由于爱抚是轻微的,所以就显得别具魔力;由于是最小的,所以就更妙不可言。

    细微的爱抚能发挥无限可能的效用。对它进行部分的发掘,要靠自己用生命去体会。还要对它轻轻擦过脸部、背部或腹部的感觉进行逐项比较。对于轻轻抚摸自己,还是抚摸别人甚至是别人来抚摸你,这三者之间的差别仍有必要去体会和深思。

    最后建议你不要忽略细微的爱抚和无法形容的心醉神迷之间的微妙联系。或许从欧洲历史便可以看出两者关系转变的奥妙。根据欧洲文化传统,身体不能随便碰触。另一方面则是超现实主义的处方:请你一定要行动。

    首先我应该感谢两位女士,她们不仅具体参与,而且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使此书得以问世:伊韦特·戈格打印了本书的初稿,而我的妹妹伊雷娜完成了定稿的打印。

    我的几位朋友看了书稿的全部或部分,并向我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在此我谨向他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这几位朋友是:保罗·奥迪、多米尼克与让·图森·德藏蒂、多米尼克·安托万·格里索尼、罗兰·雅卡尔、弗朗索瓦·拉歇利纳、让·菲利普·德·托纳克。

    我还应对乔治·罗伯尔松的接待和雅克琳·斯瓦兹的支持表示谢意。

    最后我的女儿玛丽始终对我体贴入微,这是对本书编写的宝贵支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