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回 圣主爱子立东宫 王足逢君筑淮堰(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禹王提剑也要斩它,那怪忽吐人言说道:‘神王不必斩我,若斩了我,则神王治水必不能成功,留我方可助神王一臂之力。’禹王道:‘留你有何用处,你可说来。’那怪物说道;‘神王岂不闻,若要水势灭除,非塞住浮山穴。我能将浮山穴口塞住,使水势不泛滥起来,神王就可以治水了。’禹王听了便停剑说道:‘既是如此,我且留你。’却又想道:‘莫非他是个脱逃之计,倘放他下水,到了穴中不肯出来,岂不又费力。’因使人用神铁链索锁着那怪物的琵琶骨,使它下水塞源。那怪物见禹王识破机关,不能逃脱,就将身子一摇,变了一条小小青蛇儿,往前欲走。

    “谁知那神铁链索也变小如铁丝一样紧紧锁着。那怪物想道:‘小计不能脱,除非变大,自然得脱。’因又摇身一变,忽变做似龙非龙,似蚊非蛟,似龟非龟,长有数十丈,阔有三四丈,撩牙舞爪,状貌狰狞,往水中一钻。却见那铁链索也有数十围粗,紧紧锁住。那怪物方才惊慌,直窜出水面,甩手爪将铁索乱扯乱扭,指望扯断逃脱。谁知那铁索比绵还软,比金还坚,那里扭得他断。那怪物怒发咆哮,便望着禹王劈面扑来,早被禹王将铁索擎住,持剑一指说:‘你速速下水,塞住源头了,免我动手。’遂不住的扯拉,那怪物一时负痛难忍,忙要收法相欲变原形,与禹王战斗。怎奈遍身筋软,不能变化。那怪物方才惊慌,只得拜求道:‘神王不要扯动铁链索,我今情愿下水护塞水源,助尔成功也。’禹王便挽住铁索,那怪物往水中一跳,分渡踏浪,一霎时去得无影无踪。

    “隔了半日,禹王方觉手中铁链索沉重起来。不一时水势渐缓,不似先前汹涌泛滥。禹王遂将这定水神针绾住了铁索,然后命水工凿山掘地,将水疏通。九河瀹济漯,一出葱岭,一出于阗,合流注东于海。又决汝汉,排淮泗而西入于江,而禹王成此大功。成功之后,禹王只不知浮山之穴是何模样。因又祭祷了上下神祗,使人在浮山面前周围筑起土埂,将水车干了。

    “禹王下去一看,只见那怪物蹲在穴中,将身遮住水口,只露着一些小口儿。禹王见了大喜,因对这怪物说道:‘我已成功,皆汝之力,你今安心守住穴中,我使天下苍生绵尔血食。汝若胡行,叫你受罪不小。’遂将斩妖剑悬于穴中,又将神针横在穴口,又祷祝四渎神祗,轮流看守。那怪物见了这些法物压镇,他便垂泪说道:‘神王之命敢不依从,但我在此水底永不翻身。今水已平,万望神王放上去走动走动。’禹王道:‘此穴非尔神力不能遮塞,我今敕封汝为水母大王,使人祭祀。你享血食不小,你若要出来,除非见此穴口外铁树开花。无此莫想。’即命水工将生铁熔铸得数十丈,一株铁树栽于穴口。水母无奈,只得安心守之。

    “禹王安排停当,使人拆去围土,水势依旧将穴口沉没。禹王又于浮山顶上填土筑高,压住了水母在下,使他不能展身摇动。那水母或百年或千年压得没法,一时将四足撑起,舒展力气之时,遮不住穴口,水就散漫涌出。故至今淮泗居民,常有沉溺之患。这浮山到了水涨之时山高起,水落之时山亦落下。因这浮山在于淮泗之间,又因有神物堰塞其水,故今人称浮山为淮山堰。今陛下欲得寿阳,只消使水工在于淮山堰四围筑起长坝,与这淮山一般样高,使穴下之水阻停不流,不消数日,则坝中之水自与淮山一样高了。然后使人掘通,只望着寿阳一灌,则寿阳虽有千军万马,强将谋臣,一时也要尽没。陛下引军得之,只须唾手而功已成矣。”

    梁主听了王足这番议论,滔滔不绝,据古证今,又津津有味,不禁大惊大喜,说道:“原来贤卿通今博古,记识甚详,得寿阳有此快捷方式,朕又安可不行此法,若得成功,卿是朕之股肱矣。”

    史官阅史至此,有诗道:

    神功必得圣人成,岂许庸愚妄引行,

    一派荒唐不深察,自然误国丧生灵。

    此时是天监十三年。一日梁主视朝毕,即传旨着水军都督将军祖暅,领了十万大军到淮山审视地形,筑坝阻水以灌寿阳。又下诏徐扬淮汉沿江一带居民,自五十岁以上,四十岁以下,二十户之中取派人夫五丁,到淮山助功。旨意下来,谁敢不尊。当有在朝诸臣皆谏阻奏道:“淮土漂轻,功不易就,况且四渎乃天所以节宜其气,岂可以塞?”

    梁主不听,又授王足都督请军事,赐以宝剑一股,如有不遵约束者,先斩后奏,成功之日另加进爵。王足谢恩,拜辞而行。

    不多时,旨意各处颁行到府、到州、到县,又行到乡间各图各保。现令保长俱挨门造册,不论大家小户,贵戚王孙,俱要在这二十户之中派出五丁,去做水夫。一时就忙得这些州县官日夜奔忙,昼夜穿棱不息,俱陆陆续续起解到淮山听用。

    一路上妻送饭,夫插锄,昼夜来往,络绎不断。祖暅等只将这些民夫点齐,共有三千余万,俱又解到王足处听用。王足遂令人编名造册,百名立一队长,千名设一都领。又付以鞭棍,若有民夫懒惰不尊约束,报知队长、都领非打即鞭,再有特顽不法,即禀明王督都以军法处死。王足遂去周围审看地形地脉,遂在淮山之南使人起工,依岸筑土,有至巉石方止。又使民夫砍取各处的杨柳枝条,俱要编成大筲。

    令一下来,这些民夫便往若远若近,村坊部落,将杨柳树一例砍伐。也不管人家居前屋后,坟墓山林,园内栽植,昼夜乒乒乓乓,刀锯斧砍,声闻数里。或数人一抬,百人一扛,纷纷道路,日无宁刻。内有身家的着人送饭,往来照管,穷民有父母兄弟妻子的,也来送长送短,轮流替力。只可怜那些鳏寡孤独之人,先前起身之时,带得有干粮钱米充饥。后来日子久了,又无钱粮给派,只得忍饿吞饥,渐渐的扛抬无力,未免懒行慢走起来。又被这些队长不管死活,见走不动,怪他是躲懒,即提棍鞭扑,号泣道路。

    官府见了亦无奈何,只做不知不见。早有饿死的、打死的、病死的、磨灭死的,也不知死了多多少少。这些众民夫见了心酸,真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就在旁边挖土掩埋。不多时将各处的杨柳抬到淮山。王足叫人编成大筲,或是一丈的,或是二丈的,将麻绳绑缚,着人扯到水边。又使人搭起术架,离山有数丈余远,高出水面之上。为首的队长便鸣锣吶喊,着人将这些杨柳大筲俱往木架上拉扯,每筲拉扯了一日,只动得丈余。

    扯了两个多月,方才到木架上的。水边众民一齐吶喊助力,将这些杨柳大筲往水中纷纷的推落下去。推了数日,方觉水势渐缓,王足就着人挑土运石填筑,日夜不断。将填到八九分的光景,这些民夫甚是喜欢,便各人竭力,早愿成功,方好归家。

    此时正是四月间,忽一夜狂风陡作,滴水成冰,军士民夫一时冻死了五万余人。王足也顾不得兵卒伤残,日夜拼工。将已筑完了,王足不胜大喜,便密传军令,准备乘水势以取寿阳,以成不世之奇功。不期到了夜间三更左右,忽一声响亮,就如海啸天翻,众民夫兵卒俱从梦中吓得肝胆俱无,都伏在地下不敢抬头开眼。

    只捱到将晚,众人夫走在木架边一看,但看见一片白水茫茫,前日这些杨柳泥土俱无影无踪,不知漂遂到那里去了。众民夫丁俱吓得目瞪口歪了。半响方一齐朝着水面放声大哭道:“我等不知费了万千力气,受了多少鞭笞,将已成功,一旦化为乌有!”

    说到伤心之处,又一齐号啕大哭。哭了一会,只得来报知各位将军。

    祖暅、王足等俱来看了,亦跌足叫,无可奈何。停不一日,王足只得又传军令,知会各州府郡,添助人夫再筑。众民夫闻知再筑,便昼夜啼哭。祖暅见这些民夫哭得凄楚,因说道:“尔等不必悲伤,此乃天意耳。”

    众民夫说道:“我等指望工完回家有日,如今漂没又要重筑,现今衣食全无,与鬼为邻,与其饿死冻死,倒不如早向渡中溺死,也还干净。”

    复一齐号哭,号哭之声,声闻数里。祖暅只得安慰道:“尔等用力成功之后,自有好处。着衣食不继,我今上表告求赈济,决不使尔等饥寒也。”

    众民听见这一番好言宽慰,便一齐罗拜道:“着得老爷如此,吾等再用死力。”

    便又复往村中去取树的取树,挑土的挑土,重又奔忙。祖暅随即将始末缘由作了本章,差人到建康奏知。梁主见奏,也不胜欢欣,说道:“将成又败,大约从来好事多磨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