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回 圣天子大封功臣 贤东宫谏止漕役(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话说梁朝自从魏国割地求和之后,两下无犯,黎民乐业,四方无事。只说梁主即位以来,共生了八子,丁贵嫔所生的长子名统字德施,小字维摩。已立为皇太子;吴淑媛生第二子,名综;丁贵嫔生第三子名纲,字世缵,小字六通;董淑仪生第四子名绩,字世谨;丁贵嫔生第五子名续,字世诉;丁克华生第六子名伦,字世调;阮修容生第七子名绎,字世诚;葛修客生第八子名纪,字世询。

    只说这维摩太子,自小聪明颖悟,读书一目数行,过目即能背诵。梁主常说道:“此儿肖我。”

    心甚爱之,每逢游宴,即命太子赋诗。太子随口即成,不消更改。及长,居于东宫,天性纯孝,喜怒不形,又明于政事。若廷臣奏疏有谬妄及好巧饰词,太子即辨析指出,令其改正。着遇断狱,必法外全宥。因此朝野尽称太子仁性宽和容众。又引纳才学之士讨论篇籍,著书有三万余卷。又性爱山水玄圃,尝与朝臣名士泛舟后湖,观钟山黛色,对景豪吟,作永日之乐。

    一日有番禺侯萧轨同舟,因在旁说道:“太子游赏,宜用丝弦、箫管、美人、歌舞,以佐其乐,奈何作此寞寞之游?”

    太子听了笑而不答,因此从容吟哦《招隐》诗二句道:“何必诗与竹,山水有清音。”

    萧轨听了自知失言,抱惭而止。

    过了多时,梁主见太子年长,正月朔旦临轩,冠太子于太极殿,遵旧制命太子戴远游冠,金蝉翠倭缨,又加金箔山。四月为皇太子纳敬妃为媳,礼成,以天监十九年改为普通元年,大赦民间,真是民安物阜,屡见祯祥。此时梁主已年近六旬,一日视朝毕,因谓左右群臣说道:“朕处宫中,往往念及前事,虽曰代天乘运,未免杀戮大伤,欲盖前愆,无如佛教。故往年长干施食,寿阳济孤。云光变幻,广度圆寂,今已无人,皆不能满朕之愿。今值此升平,朕欲广扬佛法,作种善缘。虽不求果报,于来生亦可消罪。于今世欲聚高僧,又虑一时无人任事,如之奈何?”

    群臣听了,也有耸恿言善的,也有规谏不可的,纷纷不一。忽班中闪出一人,执简当胸,俯伏奏道:“臣闻佛法无边,事之者今生转祸为祥,死后定登极乐;谤毁者今生增祸增灾,死后定入阿鼻地狱。昔日我佛乞食于城中,得人施舍一饭与彼诵经一卷,令其家起生三代,合家白日飞升。今陛下念及杀戮过多,诚仁德之主也。若虑一时无高行之僧,陛下只须留心察访,人有善念天必从之,千金买骏骨,良马自至。又云仗人修善,终属皮毛,恐无实际。俗语云,公修公得,婆修婆得,自修自得。依臣愚见,陛下即具此善缘,何不乘万机之暇涉猎经典,一可释己愆尤,二可增添福禄,三可求国祚绵长,四可拯拔幽冥。此乃万全之举,不知圣上以为何如?”

    梁主听了半晌,不觉喜动眉宇。忙定睛视之,是左光禄大夫朱异,因说道:“贤卿之言,深明朕心,诚救生度世之良言也。焉可不从?”

    群臣见朱异执异端之教,迎合梁主,俱愤愤不平,便齐声争斥。怎奈梁主已有定见。绝不动念,反怪群臣不能尽忠于国,因而拂袖回宫。于是梁主在宫中不宰牲,不动音乐。以至郊庙牺牲皆以面代之。一日朝野闻之,不胜惊骇。时人讥讽梁主,宗庙去牲,是不复其血食也。事闻于朝,因诏以宗庙原用脯肴。过不多时又下诏,以饼代脯肴,其余尽用蔬菜。又兴工盖至敬殿、景阳台,置立七庙,遂于至敬殿中塑一尊无量寿佛,长一丈八尺。每月朔望,梁主斋戒沐浴更衣,在殿中设坛,学理佛事。因念秣陵同夏里是出身之地,欲广大之,遂下诏以同夏里改为同夏县。又舍旧宅,造了小庄严寺,选高僧在寺焚修。

    一日梁主视朝,坦腹对群臣说道:“朕登大位,多赖卿等。武将有汗马之劳,文臣有翊赞之力。今遭际升平,干戈宁息,若不优礼功勋,使后之人视朕为何如之主。今封爵土,未免近远不同,会面甚难。今朕欲觅良工,将众卿仪表图画,珍收内庭,使朕观之一如卿在左右何如?”

    群臣跪奏道:“陛下待臣何其厚也!”

    遂诏选良工张僧繇入殿。梁主使众武将各戎装贯甲,并带昔日所用俱装束得如天神一般。张僧繇日日每人画去。每画一将,梁主必使他将往日英雄成功之处,敷演一番,然后使张僧繇动笔。画得武将中一个个狰狞状貌,宛若天神,文臣内一个个儒雅风流,犹如梓童教主。一日张僧繇画到冯道根的形象,冯道根局促不安,因拜谢梁主说道:“臣所可报国者,惟余一死,但天下太平臣恨无死之地,为可恨也。”

    梁主听了不胜起敬,恩宠日隆。不半年间,各像俱已画完。

    一日梁主设宴聚集文武于武德殿中。梁主上坐,使内侍先将各形像挂于殿壁之旁,然后使各人坐于下,尽欢豪饮。饮够多时,适曹景宗饮得大醉,不禁手舞足蹈,对梁主而称“下官”,群臣各骇,梁主纵之毫不介意,以为笑乐。自此不时宴饮,无不尽欢。一日梁主设朝,出封诸将,以柳庆远出为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诸军事,加征虏大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以王茂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兼江州刺史;以吕僧珍为使持节,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以韦睿为左卫将军、安西长史、南郡太守;以曹景宗为侍中、中卫军将、江州刺史;以王珍国为秦梁二州刺史;以昌义之为平北将军、北徐州刺史;以张弘策为宁朔将军,巴梓潼二郡太守;以冯道根为都督豫州谙军事兼豫州刺史,以陈刚为都督持节镇北将军。以下大小文武各加封爵。不日封完。

    过不一日,诸将入朝拜别,梁主亲自饯于江岸,与诸将作别。因对柳庆远说道:“军师衣锦还乡,朕无西顾之忧矣。”

    君臣又宴饮了半晌,诸将方起拜别,梁主见了,不禁潸潸泪下。诸将见之莫不流泪叩首而行。后人阅此,赞梁主待功臣如何:

    功臣自古宜优待,优待功臣有几人?

    心腹股肱成一体,如斯方不愧君臣。

    梁主见众臣去远,方收泪回朝不题。却说皇太子见梁主喜于佛教,太子亦甚信之。在东宫闲暇遍览《大藏真经》。因见《金刚经》上不分段落,若人捧诵难于记忆,遂潜心默会,将《金刚经》割断,分为三十二分,各增重句,以取三十二相之义。即使人刊刻订褶成帙,传出宫外。民间士庶以及优婆夷、优婆塞等见之易于记诵,如获珍宝,一时传播,遍流天下。日夕所诵者,俱是三十二分《金刚经》。太子又在宫中造盖慧义殿,集德行僧阐发经义。忽于四月天降甘露于慧义殿前,宫人皆以皇太子至德所感。

    且说梁主自从郗后崩后,正宫久虚。今太子又已大婚,当有大臣以及有司官奏请道:“母以子贵,今皇太子圣虔在躬,诸礼成备,子贵之道抑有旧章,请丁氏早正大位,以为天下母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