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三回 见老妖锺离权用计 保丈夫孟姜受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却说东华帝君见锺离权如此欢喜,因顾左右仙吏笑道:“这孩子如此活泼天真,真乃可爱。”旁边一位仙官禀称:“锺离权不但天真,逢到正经大事,偏又能够老成持重,这等人将来决不负帝君玉成之德也。”帝君大悦,即令传旨:“锺离权好生自爱,即此前去幽州,不必再下来了。”锺离权便在云中连连叩首,一纵身儿,已过了数百里,回视宫殿院宇,早不知哪儿去了。这时他心中的欢喜真不可以言语形容。赶了一程,又起了顽皮情兴,他想:幽州虽远,有了这驾云之法,横竖顷刻可到,我倒不如慢慢地按低云路,一路细玩那下界景物,有何不可?想到这里,自觉十分有理,于是把身子向下一低,离地只有数丈光景了。俯视地上人物,非常清楚,地上之人也能望见一个小孩子在半空中缓缓北行,好似被风云推送一般,有仰头远望的,有啧啧称奇的,所经之处都引动了许多人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行至一处却是一个关隘所在,锺离权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正想下去问问上幽州去的路径,去幽州还有多少路程,别赶过了地头。刚想下去,忽闻背后一阵呼呼声响,回头一看,只见两个道士打扮的催云而进,一路上嘻嘻哈哈的不知说些什么,只听后面一人说了句:“费长房有甚本领,他的师父听说是个跛足道人。”这句话进了锺离权耳朵,心中顿然一呆,忙着停住云步,想等他们到来再查勘一个明白。才一发怔,后面道人都已赶上,他们也都瞧见一个孩子在云中游行。

    两道互相商议了一回,忽然按住云头,和锺离权打起招呼来。锺离权这才细细打量那两道,一个是雪白的面孔,短短的身材,年纪不过二三十岁光景;一个是棕色面孔,又生着一簇灰白色胡子,神情似乎十分奸刁,年纪倒有六十岁内外,是他先问锺离权:“你这位小哥贵姓?何处人氏?现在往哪里去?”锺离权因听他们说那句话,明明是瞧不起长房和铁拐师尊,可见必是我们的对头,况看二人面颜都不大像个正当的样子,越发不肯将真话告诉他们,因含笑说道:“我姓锺名离,河北人氏,现奉师尊之命去找一个师兄,嘱咐一件事情。”二人忙问:“尊师是哪一位?”锺离权却不答话,先问两位道长法号,仙乡哪里?白道人说是海外炼气士冷深,又指黑面者说:“那是师兄炎道人,适从海上来,也要到幽州去,正好和小哥结伴同行。”

    锺离权方说道:“我是东华帝君的门徒,因有师兄何大姑跟随李铁拐同去幽州,我师父说那李铁拐不是好人,要我去召他回山,所以急急前往。不知两位师父到幽州有甚事情?”二道听了,不觉相向色喜。冷深便道:“原来小哥是帝君门人,果然青年多才,可敬之至。那李铁拐原不是什么正经人,他为什么拐了脚?是因他惯偷人家妇女,碰到了一个对头,将他捉住了,从屋顶上丢下地去,就把一只腿子给跌断了。这等人如何能够相与,怪不得帝君要召回令师兄,正是大有见地。我二人乃是魔教门下,得道上仙,此行也因李铁拐遣派费长房劫取现在帝皇送去填城的范杞良,并要谋夺范杞良之妻孟姜女,这事大违天命,铁拐罪当雷殛。秦皇得知消息,特行聘请我俩前去诛灭铁拐。小哥既要到他那边去,这铁拐又是令师憎恶之人,何妨大家协助一臂,替我们作个内应,事成之后,不怕秦皇要封赠有功,就是令师那边也有光彩,岂不大妙?”

    锺离权听了,暗暗骂道:“我把你这一对孽畜妖道,我师父何仇于你,如此胡言谤毁他。既要我作内应,我就答应了他,将计就计,替我师父诛这妖逆,有何不可?”一面想,一面笑答道:“这有什么不可?但是两位成功之后,莫把我丢在一边,自去讨封,这个当我是不上的。”二道大笑道:“小哥如此多心,封赠出于秦皇,又不要我们赔甚本钱,顶多不过替你说句话儿,难道还来欺你不成?”锺离权听了,喜笑道:“如此却好,两位现在秦朝做甚职官,因何得职秦皇,还乞详示。”

    那炎道人回说:“当今皇帝乃是一位非常好道信仙的圣君,曾派大臣徐福入海求仙,却在大海中遇到我们师兄弟老蛟,老蛟又带他去见我们教主通天祖师,祖师就着我俩和我们师叔幽溟子前赴京城,授他长生之道。适逢这事发生出来,秦皇就请我俩先去收灭妖人,再行回朝受爵咧。”锺离权又问:“那徐福怎不上蓬莱去?那边仙人很多,为什么不去多请几位?想是徐福不认识蓬莱的路径,可是么?”二道笑道:“蓬莱的仙人哪里比得上我们教下人才众多,个个都是正道。不说别的,单讲现在皇帝,他是削平天下、统一六国的英雄豪杰,真命天子,他的见识还有个不高明的么?这次派徐福下海去,就没有要他去蓬莱,只叫他访求我教中人,可见两教自有邪正,无识之人不知内中详情,只晓得蓬莱是神仙所居,哪知这全是一种道听途说,盲从瞎道罢了。”

    锺离权听了,心中几乎冒出火来,照他本来性格,早已三脚两拳把他们收拾了。再讲,这时却屡受教训,把性子收得静静的,万事有个考虑安排,不肯冒昧从事。再则见他们如此胡言,觉得非常好笑,也想再考察他们一个究竟。于是忍了又忍,把一口恶气硬装在肚子里面去,反呵呵大笑道:“原来如此,像我年纪轻、见识有限,怎晓得这等道理。那个徐福呢?如今可也回来了?”两道说:“这人很好,我们祖师很欢喜他,赏他一个海中的浮田,封他作一国之主,就着他带领原来带去的许多童男女前去开辟土地,繁殖子孙,他倒称孤道寡的做他现在的皇帝去了。小哥将来跟我们立了大功,我们也可代求祖师给你一块海上仙山,也好去做独立称雄的王爷哩。”

    锺离权又是一阵大笑,因又问道:“两位既要我帮忙,还要请教前去是怎样情形?以前闹的是什么事情?怎么有个什么填城的范杞良?这人怎么又得费长房去劫他?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冷深笑道:“现在天子因得了上天示儆,有亡秦者胡的话,想现时顶强的胡人要算北方匈奴,于是征发天下男丁,沿中国边界筑起一条万里长城,派大将军蒙恬为总管。那孟姜女的丈夫范杞良也在征发之内。那孟姜女舍不得丈夫远行,吃这等苦楚,情愿陪同前往。好个圣明的皇帝,他见孟姜女才貌如仙,不禁动了怜惜之心,一路上又派人服侍这位孟姜女……”锺离权听到这里,心中万分好笑,便问:“皇帝既然圣明,又是那样爱惜孟姜女,倒不如直截了当免了范杞良的差役,使他们夫妻团圆,不强如多费人夫,虚糜粮饷,派人护送他了。这事真乃颠倒之至,两位偏说皇帝圣明,倒有些解不过来。”

    两道见说,不觉呆了一呆,一时回不出话来。那炎道人便说:“可不是,当初人人都是这样猜度,疑心皇帝忒喜多事。后来范杞良到了北方,蒙大将军的告示出来说,当今天子梦北方都土地禀称:‘万里长城工程浩大,须有一位土地神专司其事。’现查范杞良人品端方,可司此职,此人阳寿已满,应将其身体塞入城堙,一面由阴阳两界帝王下诏封为土地,庶几职有专司,开工之日有他暗中效力,妖鬼禽兽不能阻挠,大功指日可成,否则阻力横生,风波必起,此城终无完工之日。’并将冥中委派范杞良为长城土地的公文给皇帝看过。皇帝一惊而醒,查得范杞良即孟姜女的丈夫,心中原不忍他们夫妇分飞,怎奈此是国家大事,子孙帝王万世之基业,况且数已注定,冥中且先有谕旨委派,范杞良终不免于一死,死而为神,在他也自愿为。就是孟姜女活在人世,得有一位为神的丈夫,将来终有一些好处。若因小小不忍,误了他的前程,反觉对他夫妻不住,因此择日将范杞良捆住,祭告天地神祗,将他填入城堙;一面另有谕旨,着原送孟姜女的人员仍好生护送他回京见驾。谁知这时忽然发生一件意外之事,有个什么文美真人的徒弟叫张果的游行到此,路见不平,说蒙大将军不该把好好的人无缘无故拿去填城,施些小小法术,蒙住了众人的眼光,把范杞良救出城堙,正要带他逃出幽州地界,同到南方去暂避捕缉,因范杞良说要和他妻子同生同死,不肯丢了他独自逃去,于是又要设计偷劫孟姜女。孟姜女是有人员率同兵士保守的,一时不易下手,二人搁延了几天。

    京中得知信息,正值我们师叔到了,皇帝就请他去收伏张果,取回范杞良。师叔本领自然大过张果十倍,一到幽州,就给他查出张果、范杞良藏匿之地,一阵风把范杞良摄去,又用术迷住张果,监禁在大将军营中。这事发生之后,那费长房就到了。

    这人虽有些小道术,还不是我们师叔对手,他到了幽州,打听得张果被难,就用法混入军中,将他救出。正想再救那范杞良时,幸被师叔觉察,一阵赶逐。张果自恃其能,便和师叔对抗,结果仍旧被擒。长房却仗着缩地法一转眼儿就不见了人。师叔没了法子,只好由他逃去。事后才知他是李铁拐的门人,此去必邀他师父前来,因此也着我等前往助阵。今既会着小哥,正是天大幸事,小哥如能趁着铁拐打坐之时用剑刺死了他,那么可省一场干戈之厄,功德无量;否则等我们到时,作为内应,使他们措手不及,自易成擒也,这是你的大功。小哥想想,是哪一个法子好呢?”

    锺离权想了想,说道:“还是第一个法子简捷些,但铁拐是有道之人,寻常兵器如何能够杀他?”冷深忙道:“只要小哥愿干,我这里就有一件法宝,乃是用金精炼就的,一个小小盒子,内藏诛仙飞剑十六把,盒子一启,十六剑一齐飞出,除了天上大罗金仙,休想逃得此厄。这东西名曰混元诛仙盒,小哥果能尽力,我可奉借一用。最好在他不经意时突然启盒,向他一招手就得,用法是极便利的。”锺离权笑道:“丈夫一言既出,那有反悔之理?请借宝贝一瞧可否?”二道见说,忽然以目互示,略作迟疑。炎道人便说:“现在云路之中,此宝不便拿出,且等到了幽州见过师叔,再行奉借可也。”锺离权听了,也不再说话。

    一回儿,二道说下面已是幽州地界。锺离权向下一瞧,见那地方并不十分热闹,远不及京师繁华。于是跟随二道落下云头,先至他们所说蒙大将军营内,果有一个老道带着两个道童出迎,两道口称师叔,行过礼又叫锺离权拜见。锺离权心中好生不屑,又怕误了大事,只得照样行了个礼。二道对那老道说明原因,老道先向锺离权仔细盯了几眼,才点点头说:“好得很,你这孩子今年几岁?因甚拜在东华祖师门下?”锺离权心中又笑又气,说话却是乖觉,少不得随便扯个谎儿,哄得老道也相信了,即命他留在左右听候调遣,等得大功告成,还要亲自带他到东海教他道法,并替他禀明皇帝,讨个封赠咧。锺离权叩谢而退。老道便把炎、冷二道召入内室,窃窃私议了一会,忽又召锺离权进去。老道问他究竟可有行刺李铁拐的胆量?锺离权答道:“有了诛仙之宝,弟子还惧什么?若要空手前去,弟子确是不敢。”

    老道笑了笑,点点头说道:“自然不能教你空手去的。现在铁拐他们都已到了,已经和我们见过一阵,被我用毒火烧伤了那个姓何的妖女。我已料定他们不久必来劫取张果,当用埋伏之计将他们围困起来,但这等计策,只能捉弄别人,怕未必能够捉拿铁拐,所以先派你先去一走,倘能打听他们何日前来,你便快来报信,一面仍要回去,和他们处得很好的,如能得便将他刺死,自然是顶好的事情,否则可跟铁拐同来劫营,须要步步相随、刻刻不离,等他不留意时,即可突然取出法宝,伤他性命。这是一件大事,你要十分小心才好,万一误了事情,那时王法难容,仙律难恕,你的性命就危险了。你要自量,不能干的就在此时回复了我,免得日后懊悔。”

    锺离权听了,心中气得发出火来,但想妖道性命不久在我掌握,何必和他计较,因即一口允诺道:“概听师祖法旨,弟子决不敢冒昧误事,有负师父委嘱。”老道大悦,又称奖了一番,把冷深的宝盒交付了他,又再三嘱他慎重小心。锺离权受命而去,老道派人送他出去,径投西门外一家土地庙内李铁拐寓处去。

    未知锺离权见了铁拐先生之后又有什么事情发生,却看下回分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