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严大海点点头,「这样有了共识,大家做事的目标就明确一点,安排事情也就不会没有头绪了。左丘兄弟本事大,这些事情啊,你们商量就好,需要我帮忙,出个声便是。」

    「嗯,我会的。」顾安宁给他们沏了茶,一一推到他们面前,「早饭好了,我先去帮忙端出来。」

    「哈哈!咱们两个老头儿的时间掐得真准,一到这里就开饭。」左丘北和严大海互看一眼,哈哈大笑。

    严大海左看右看,奇怪的问道:「怎麽不见孟公子?」

    左丘北摸着胡子,笑了笑,「他家里有事,回去了。」

    「哦?」严大海看着左丘北,问道:「听说孟公子是栾城人,我瞧他一表人材,气质高雅,想必家里也一定是家大业大吧?」他一直很好奇孟晨曦的身分。

    左丘北神秘的笑了一下,没有作声,孟晨曦没有说的,他自然也不会多嘴。

    严大海见他不吭声,也不再多问。有些事情,人家不说,便多嘴不得。

    顾安宁不是钻牛角尖的人,孟晨曦走後,她收起了失落的心,把精力全都放在自己的事业上——猴头菇饼、猴头菇饮品、药酒、药田,在她的打理下逐渐上轨道,她的日子过得充实顺利。

    偏偏赖氏和施凤竹见不得她好,她们躲在自家厨房里窃窃私语,母女两人越说越得意,没有注意有道小身影从厨房门口闪过。

    田荷摀着胸口,一口气跑出施家。太可怕了。她四处寻找,总算发现田莲带着田阳在菜园里,便撒腿跑去。

    田莲抬头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田荷,问道:「小荷,你跑这麽快做什麽?背後又没有老虎追?」

    「姊,要出大事了!」田荷喘气不止,满脸焦急。

    田莲蹙眉问道:「还能有什麽大事?」他们身上还能有什麽大事发生吗?有什麽事比家破人亡还要大?

    田荷小心翼翼的看了田阳一眼,田莲会意,便放下手中的锄头,「走吧,你跟我到那边去一下,小阳,你先在这里帮大姊拔草,大姊、二姊马上就回来。」

    「哦,好。」田阳点点头。他的伤好了,不过眼睛也瞎了一只。

    凹陷的眼睛、狰狞的伤口,时刻提醒着田莲,是谁把他们一家害成这样。她恨施凤竹,只是羽翼未丰,她把恨藏在心里不露出一丝一毫,面对施凤竹和赖氏的为难,她也是逆来顺受。

    姊妹两人来到一旁,田莲压低了声音,问道:「小荷,什麽事?」

    田荷眼眶泛红,泪水都快要掉下来了,「姊,大舅母和表姊正商量着要把咱们带到镇上卖了,她们怕大舅舅责难,便想好了对策,说是咱们跟着她们去镇上,自己走丢了。」

    田莲听着,也急了起来。这万恶的赖氏和施凤竹,居然连这样的办法也想得到,真是没人性。

    「还没完呢。」田荷吸了吸鼻子,接着道:「她们想要找人加害安宁姊,听说——」

    「竟连安宁姊,她们也容不下?」田莲听後,虽是惊讶,却也在黑暗的前途中发现了一丝光明。如果把这事告诉安宁姊,那安宁姊会不会答应收留他们姊弟三人?她决定赌一把,反正若安宁姊不收留他们,也可以借安宁姊的手对付赖氏和施凤竹。

    她攥紧了拳头,恨恨的道:「小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们得逞的,你回到家後,千万不要让她们察觉有异,就当什麽也没听见。听清楚了吗?」

    田荷重重点头,「姊,我听清楚了。」

    「走吧!咱们干活去。」

    「嗯。」

    姊弟三人把菜园里的草除去,又摘了菜去河边洗净,然後提回去。

    回到施家後,施凤竹和赖氏已经出门了。施大富和施子龙前天就进山打猎了,现在家里的农作物都收了,父子俩商量一番,为了生计,便冒着危险进山打猎。

    田荷不禁松了一口气。

    田莲把菜放下,「小荷,你和小阳在家里待着,我出去一下。」

    「姊,你是要去找——」

    「嘘!」田莲轻嘘了一声,「现在大白天的,我哪能去那里?」

    田荷点点头,不说话了。

    於是田莲出去了,不知上哪,也不知她去做什麽。中间她曾回来帮忙做饭,下午则和村里的小姑娘们上山打柴,跟往常没有两样,直到天快黑了,田莲才挑着两捆柴回来。

    施凤竹拿着一个烤红薯在院里吃,见田莲回来了,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一个下午,就打了这麽两小捆柴,你也好意思回家?」

    田阳站在一旁,流着口水看她吃香喷喷的红薯。

    施凤竹非但不给他吃,还故意吃得吧唧吧唧响,似乎看田阳嘴馋的样子很满足。

    田莲眸光微沉,不作声,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姊,你回来啦。」田荷从厨房里打了热水出来,从施凤竹身边经过时,施凤竹坏心眼的伸脚绊了她一下,让她手中的热水泼了出去,「啊!姊,你有没有怎样?烫伤了吗?」田荷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被热水兜头淋下的田莲,紧张的上前查看。

    幸亏水不是很烫,田莲的脸只是有些泛红。「我没事。」她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水,轻声安抚着惊慌的田荷。

    「姊,我看见了,刚刚是表姊故意伸脚去绊二姊的。」田阳在一旁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气愤的他顾不上许多,也没有心思多想,张口就道出真相。

    闻言,施凤竹的脸沉了下来。

    田莲斥责田阳,「小阳,别胡说!表姊不是那样的人,是小荷自己走路不小心。」

    「姊,我的话,你不信?」田阳不敢置信。

    田莲举起手,「再胡说,我可就打你了。」

    「哼,你不听我的,你一定也是嫌弃我,嫌弃我是个小瞎子、独眼怪!」田阳气愤的瞪着田莲,跑了出去。

    田荷急忙追去,「小阳,天都要黑了,你上哪去?」

    「站住!」施凤竹叫住了田荷,「你回厨房做饭去,等一下饭熟了,那个独眼怪自然就回来了,有什麽好追的?他哪天不是在外面疯跑?」

    田荷红着眼看向田莲,田莲点点头,田荷便低着头,难过的回厨房做饭。

    施凤竹的心情变好,抬眼上下打量田莲,发现她长相清秀,身材高高瘦瘦的,比一般姑娘要高。田莲十一岁了,有些人家的闺女,这个年纪已经订亲了,这些日子,施凤竹因为田莲姊弟常被爹爹和大哥指责,令她心中气愤,常找他们麻烦,「你也帮着做饭去,傻站着做什麽?」

    田莲点头,「好。」

    见她这麽听话,施凤竹的心情又好了几分。呵呵!明天卖了她们姊妹,自己就可以添几套好看的冬装了。

    直到夜幕降临,饭菜煮好了还不见田阳回来,赖氏倒是回来了。她们母女根本不在乎田阳在哪,趁热吃了晚饭,指着桌上的菜汤和一碗清粥,「你们也吃吧。」

    「舅母,我们想去找找弟弟。」田莲小声的请求。

    赖氏眉头一皱,不耐烦的挥手,「去吧、去吧,先把东西收下去。」

    「哦,好。」姊妹两人连忙把桌上的东西收去厨房,匆匆出门去找田阳了。

    「娘,这两个小丫头片子,细看之下倒是长得不错。人牙子那边,你可都联系好了?明天我可是要拿银子添置冬装的,可不能坏了我的好事。」施凤竹想到明天就会到手的银子,不禁喜上眉梢。

    赖氏轻嘘了一声,「凤竹,小声一点,让人听了可不好。你也不小了,怎麽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娘!」施凤竹被赖氏指责,心里微恼,「怕什麽啊,现在家里就咱们母女俩,难道你还怕被那疯婆子听见不成?」

    「小心驶得万年船。」

    「得了,我不说,这样总行了吧?」

    「这样才乖。」赖氏拍拍她的小手,「赶快洗洗睡去吧,明天一早就要去镇上。」

    「嗯,好。」施凤竹回房梳洗,喜不自胜的哼着小调。

    屋里若有似无的飘着一股清香味,施凤竹用力吸了几口,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可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心情这麽好,连空气都是香甜的。」

    屋顶上,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暗卫也笑了。他们受孟晨曦的指示,密切关注着赖氏母女的一举一动,早就知道她们暗地里打着什麽鬼主意。今晚,她们会知道,什麽叫做自食恶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