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豆大的眼泪掉了下来,一股腥甜味在口腔里散开,顾安乐打了个激灵,猛地松口,抱着顾安宁的大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姊姊、姊姊,呜呜呜……安乐错了……」

    顾安宁也落下了眼泪,一直轻抚着她的头发,「不是你的错,是姊姊错了。姊姊没有顾及你的心情,姊姊错了……」她拉开顾安乐,蹲下身子,姊妹两人抱头痛哭。

    孟晨曦拿着信出去了。

    冯致远在外面一脸紧张,见孟晨曦出来,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冷着脸,急急的问道:「孟公子,安宁姑娘她们怎麽了?」

    孟晨曦轻瞥他一眼,没有理会,迳自出去把信给了施大富,「好自为之。」

    「多谢公子。」施大富接过信,千谢万谢才离开。

    孟晨曦转身就走,来到冯致远面前,看着他,不客气的道:「冯大公子,如今你和我徒儿的关系很是尴尬,希望公子还是少来这里为妙,省得让人在背後议论。昨日贵府让人上门下聘,不知这事冯大公子知不知情?」

    冯致远面露尴尬,低低的道:「家母不听阻拦,给安宁姑娘造成了困扰,冯某今日上门,也是想亲自道歉。」

    「你的歉意,我替她接受了。时候不早了,冯大公子请回去吧。」孟晨曦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冯致远满脸通红,「孟公子,冯某只是想跟安宁姑娘做个朋友,并没有别的意思。」

    「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一道犀利的目光射来,冯致远有种被人一眼看穿的窘迫感,他朝孟晨曦拱拱手,「孟公子,告辞了。」

    孟晨曦轻轻颔首。

    冯致远逃跑似的往外走,「小年,回府。」

    「是,公子。」小年对孟晨曦一肚子的怨恨,可人家太高傲冷漠,浑身的气势太强大,他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匆匆的跟了出去,与冯致远两人离开牛角村。

    等人一走,孟晨曦拉开袍子坐了下来。

    一直在厨房门口偷看的严小茶此时跑了出来,笑着给孟晨曦沏了茶,「孟公子,你把冯大公子吓到了。」

    「你心疼?」

    严小茶脸色酡红,「才没有!」

    「口是心非。」孟晨曦抬头睨了她一眼,「喜欢那个病小子?要不要爷帮忙?」

    「不喜欢也不需要!」严小茶重重的放下茶壶,「别想让我替你收拾情敌,门都没有。除非,你也收我为徒。」

    「门都没有!」孟晨曦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你想太多了,什麽情敌?亏你想得出来。我见你是我徒儿的好姊妹,好心为你作媒,不要便罢,我就不多事了。」

    「孟公子,我发现你说的话越来越多了,现在不像刚来时冰冷了。」严小茶摸着下巴,看着他频频点头,「这样才不会冻着安宁姊,不然,鬼才知道你的心思。」

    「你知道你变成讨厌鬼了吗?」孟晨曦磨牙。这丫头也开始得寸进尺了。

    严小茶嘻皮笑脸的道:「既然是鬼,当然令人讨厌。」

    「白虎。」

    「属下在。」

    孟晨曦瞥了严小茶一眼,「罚这丫头一天不能说话。」

    「是,爷。」

    严小茶见他真的生气了,连忙用手隔开白虎,「孟公子,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吧!」

    「白虎。」孟晨曦不看她。

    「是,爷。」白虎身形一闪,往严小茶身上点了一下。

    严小茶张嘴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天啊,她真的说不了话了!

    孟晨曦看着她,笑了笑,「好好的当一天哑巴,明天早上就好了。」

    呜呜,这男人太小气了。严小茶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转身进屋去找顾安宁。

    「敢求救,我让你三天说不了话。」身後,孟晨曦凉凉的提醒。

    脚步顿住,严小茶黑着脸转身,对着孟晨曦龇牙咧嘴,恨不得把他扁一顿,不过她没那胆子,只能张牙舞爪的表示自己的愤怒。

    「纸老虎,挺像的。」

    面对孟晨曦的冷嘲热讽,严小茶只能生闷气,谁叫自己不小心摸了这小气男人的逆鳞呢!真是倒楣,下回再也不敢了。

    「小茶。」顾安宁牵着顾安乐从屋里出来,叫住了背向着她的严小茶,「小茶,安乐好了!」

    这是顾安乐在受伤後第一次出屋门,她微眯着双眼,眼睛有些不适,「小茶姊姊。」

    严小茶一脸惊喜,转身笑咪咪的看着顾安乐,开心的点头。

    「小茶,我先带安乐去我娘房里,待会去厨房。」顾安宁很开心,并没有察觉到严小茶的异样。

    而在厨房里,李氏忙得团团转,这厨房小,煮这麽多人的饭很不方便,所以从昨天开始,她们就先在这里将菜准备好,然後抬到孙婆婆家里去煮,再送到盖房处,那里有几张桌椅,吃饭喝水也全在那了。

    「小茶,进来帮忙把菜装好,待会送到孙婆婆那里去。」

    严小茶张嘴回答,却没有声音,只好垂下头去厨房帮忙了。

    「小茶,快点!待会你和安宁把菜抬去孙婆婆那里。」

    严小茶点头。

    「安宁家的柴不多了,你顺便回家一趟,让你爹挑点柴过来。」

    严小茶再点头。

    「你就别过来了,在家里煮好午饭,可不能饿着你祖父。」

    严小茶还是点头。

    李氏终於发现了不对劲,抬头看着严小茶,问道:「你这丫头怎麽了?刚刚还吱吱喳喳说个不停,现在怎麽成哑巴了?」

    严小茶听到哑巴两字,心里就又气又悔,她伸手指着自己的喉咙,比划了一个手势。

    「喉咙痛?好端端的,怎麽突然就喉咙痛,还没了声音?」李氏瞧着,急了,「走!让孟公子给你瞧瞧。」

    严小茶拉住了李氏,摇头,又比划了一番。

    李氏紧皱眉头,边猜边问:「找孟公子看过了?」

    严小茶点头。

    「严重吗?」

    严小茶摇头。

    李氏放心了些,但想想女儿突然没声音,又不放心了,「走,我问问孟公子去。」说着,强拉着严小茶出了厨房,「孟公子,我家小茶突然没了声音,她怎麽了?」

    孟晨曦抬头,「严婶,她只是嘴馋,上火了。我让她别说话,省得伤了喉咙。她已经吃过药,明天一早就好了。」

    「哦,那多谢孟公子了。」李氏听孟晨曦这麽说,心算是安了。

    她瞪了严小茶一眼,「看你还敢不敢嘴馋,昨晚就叫你少嗑点瓜子了,偏生不听。」责备中,充满了心疼和关切。

    严小茶听着却无法辩解,心里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她哪是瓜子吃多了,明明就是这男人太小气,故意整她的。

    顾安宁从顾氏房里出来,「婶子、小茶,是不是该送菜去孙婆婆那里了?」

    「对!我正想喊你呢。」李氏看向顾氏的房间,问道:「安宁啊,我刚刚好像听到你说安乐恢复了?」

    顾安宁笑着点头,「嗯,恢复了,正在房里陪我娘呢。」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这丫头总算是好了。我就说嘛,你们母女三人都是好人,上天一定会保佑的。」李氏绽开笑颜,双手合十,朝东方拜了拜。

    顾安宁上前,拍了拍严小茶的肩膀,「小茶,走,咱们把菜挑到孙婆婆那里去。」

    严小茶点头。

    两人进了厨房,一人挑了一担菜离开。

    「小茶,你怎麽会突然喉咙痛到说不出话?」路上,顾安宁奇怪的问道。刚刚在厨房里,李氏已经将严小茶的情况跟她说了。

    严小茶摇摇头。

    顾安宁蹙眉,知道她说不了话,也就不问了。

    「把菜送到孙婆婆家後,你就回家休息吧。下回啊,可不能一次嗑太多瓜子,现在秋高气爽,天气也乾燥,容易上火。」

    严小茶点点头。唉,贪嘴这名号得安在她身上了。

    「明儿一早,我去采些菊花,晒乾给你泡茶喝。菊花茶能降火,还能清肝明目。」看到路边开着金黄色的野菊花,顾安宁便有了主意。现在正值秋季,是菊花盛开的季节,采了菊花晒乾後,也可入药,若不是看到路旁的野菊花,她差点就忘了。

    「小茶,这菊花可入药,明天一早,咱们一起去摘吧。回来後我再教你如何晒制,让你多攒点私房钱。」菊花最好是在日出之前采摘,还要找那种含苞待放的。

    听到有银子挣,严小茶双眼一亮,连忙点头,不能说话的闷气,一下子也减轻了不少。野菊花到处都是,她心想,只要认真,一定能挣到钱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