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施安宁叹了一口气,又给她们各盛了一碗,威胁她们这东西不吃就要倒掉,说是隔餐吃了会肚子痛。两人向来听施安宁的话,听她这麽一说,也不再推让了。

    终於,施安乐放下碗,打了个饱嗝,心满意足,「姊,我来洗碗,你先休息一下。」

    「好!」施安宁不喜欢洗碗,所以并不反对。

    吃过午饭,稍作休息,她们拿着柴刀上山去砍柴。因为急着要烧火,所以她们只捡看起来枯一点的树枝,一个下午来来回回,竟也上山挑了三回柴。

    施安乐个子小,每一回施安宁都只让她抱一小捆,而她自己则挑两大捆。幸好这身子以前常干活,力气不小,倒也能坚持住。

    夜里,母女三人简单的煮了艾草面糊,施安宁提了水把炕刷了几遍,又在上面铺了一床乾净的被单,施安乐负责烧火,不一会儿,炕就热了,接着施安宁和顾氏把猴头菇摆在被单上,一排排一列列,摆得整整齐齐。

    「娘,你先回房睡觉,这里有我和安乐守着。」施安宁心疼顾氏怀着身孕,不想她太辛苦。

    「我陪着你们吧。」

    「不用,真的,你回房休息。再烧一会,我和安乐就在炕边打地铺,这附近都暖烘烘的,夜里睡着也不会着凉。」

    顾氏摇头,「那咱们一起打地铺。」她想陪着孩子们,不想回那房间。

    「姊,你就让娘留在这里吧。」施安乐清楚,顾氏是不会放心离开的,加上眼前这些猴头菇,也是她们非常期待的。

    施安宁点点头,心想算了,想待在一起,那就一起守吧。

    顾氏回房去取了针线篮,把下午没有缝完的衣服都堆在桌上。以前她不管家事,施安宁虽然管着,可里里外外就她一个人,许多事情都顾不过来,顾氏瞧施安乐的衣服破了个口子,便朝她招招手,「安乐,你过来。」

    「娘,怎麽了?」

    顾氏把桌上已缝好的衣服递给她,「你先换上这件,身上这件破了,娘给你补补。」

    施安乐愣住了,有些受宠若惊。

    瞧着施安乐的模样,顾氏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安乐,以前娘对不起你,以後,娘会好好疼你的。」都是自己的孩子,她想要补偿她们,这错是大人犯的,不该惩罚孩子。

    「娘。」施安乐哭着扑进顾氏的怀里,哭得泣下沾襟。

    顾氏揽紧她,也是泪涟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施安宁看着她们,眼角湿润,却没有上前去打搅她们。

    过了好一会儿,施安乐才害羞的从顾氏怀里探出头来,羞涩的笑了,「娘,咱们别哭了。」她轻轻的抹去顾氏的眼泪。

    「嗯,好。」顾氏哽咽着点头。

    烘乾需要时间,施安宁知道一时半刻不会好,便在炕边打了地铺,招手让施安乐过去,「安乐,你先睡吧,这东西没那麽快好。」她今天累了一天,昨晚又没有睡好,早该休息了。

    施安乐摇头,「姊,我不困。让我陪着你和娘,好不好?」

    「怎麽不累呢?你现在正是长个子的时候。」施安宁拉过她,强行给她掖好被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所以,不差这一时半刻。你赶紧睡,我让娘也过来陪你,可好?」

    闻言,施安乐双眼发亮,扭头看向顾氏,满脸期待。

    施安宁瞧见了,便道:「娘,你也来睡吧。」

    「你呢?」顾氏看着她。

    「等一会把猴头菇翻一下,我也要睡了。」

    「那我等你一起。」

    施安乐一下子从被子里钻出来,「我也等姊一起,等一下我帮姊翻猴头菇。」

    「你睡觉,听话。」

    「不睡,我等姊。」

    施安宁板起了脸,一脸不悦的看着顾氏和施安乐,「你们都不听我的话了?」

    施安乐见她这样,连忙又钻进了被子里。

    顾氏也放下手里的针线,走了过来。

    施安宁心里高兴,脸却还板着,「你们好好睡觉,若是累病了,咱们家哪有银子看病?快点睡,明儿还要上山去打柴呢。」这种当家作主的感觉不错。

    顾氏拉过施安乐,轻拥着她。

    施安乐一脸幸福,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後,便很快地睡着了。

    顾氏低头看着她,手不时的抚着她的头发,「安宁,娘糊涂了十七年,这些日子也委屈你了,以後娘会硬气起来,不会再让你们为我挡苦难。」寂静的屋子里,她悠悠的说,似乎下定了决心。

    施安宁低头看着她,暖暖的笑了笑,「我们都要硬气起来,有时候,人善被人欺。」

    「对!人善被人欺,对於恶人,我们不能一味的逆来顺受。」顾氏似乎深有体会。

    施安宁想到白天施静说的那些话,几经思索,还是问了,「娘,我不是施家的孩子吧?」

    「安宁,你……」顾氏意外的看着她,「你怎麽知道?」

    「娘,你不用担心,我很庆幸自己不是施家人。」施安宁真的是这麽想的,反正她连施安宁都不是,又怎会在乎自己是不是施家人?不是更好,以後,她一点顾忌都没有。

    顾氏瞧她毫不激动,心里不禁纳闷,以前,她不就是因为被说是野种而不愿出门的吗?现在怎麽变得这麽坦然?虽然安宁後来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出去干活,可总像个哑巴似的,现在是怎麽了?

    施安宁哪能不懂顾氏眼神里的意思,弯唇笑了笑,道:「娘,人死过一回,许多事情就看透了、想通了。我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我要带着你和安乐,一起过上好生活。」

    「安宁……」顾氏再度哽咽,话都说不出来了。

    施安宁长吁了一口气,上前握紧她的手,「娘,过去都过去了,咱们以後好好生活。」

    「嗯,呜呜呜……」顾氏低低的哭了,心里更加自责。

    「别哭了,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顾氏僵住,抬眼看着施安宁,不安的问道:「安宁,想不想知道你的身世?」

    「不想!」她的身世?她清楚,自己是来自异世异的一缕魂魄。见顾氏愣愣的看着她,施安宁暗叹了一口气,又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过去的就揭过去,咱们只看未来。」

    「哦,好!」顾氏总算明白她的用意,释怀的笑了。是啊!十七年了,过去的还有什麽放不下的。

    「睡吧,我把这些翻个面,也要睡了。」浅浅弯起嘴角,施安宁走到炕前,把上面的猴头菇逐个翻面,又在炕洞里加了柴,这才躺到顾氏身边,她和施安乐把顾氏围在中间。

    「娘,要不我睡到安乐那边,方便你起夜?」

    「不用,这样很好。」被子里,顾氏拽过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腰上。

    翌日清晨,天刚亮,施安乐和顾氏就醒了。

    「嘘,小声点,别把你姊吵醒了。」顾氏提醒道。

    施安乐抿嘴笑了一下,点头,穿好衣服就飞快跑去看炕上的猴头菇。

    炕还是热的,烘着的猴头菇有一股清香味扑鼻而来,施安乐想往炕洞里再添些柴,可又怕做错。她想了想,还是和顾氏一起去厨房准备早饭。

    施安宁舒服的翻了个身,手往一旁摸去,空的。她睁开眼,发现顾氏和施安乐早已起床。她一骨碌就坐了起来,鞋都没穿就冲到炕前,看着上面的猴头菇,她咧嘴一笑,拿了一个放在鼻前闻了闻,又检查烘乾的程度,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个晚上有这样的成果,已经很好了。

    「姊,你起床啦?」施安乐探着小脑袋,从房门口看进来。

    「起来了,你怎麽不叫我起床?」

    「娘瞧你睡得香,便没舍得叫你。再说了,这家里一大早的也没啥事。」施安乐走了进来,看着炕上的猴头菇,问道:「姊,还要往炕洞里烧火吗?我刚在外头看了,今儿个怕是没有太阳。」外面的天气阴阴的,不会下雨,但也应该不会有太阳。

    「那就烧吧。早点烘乾了,咱们早日拿到镇上的医馆。」

    「姊,後天就是赶集日,咱们要去镇上吗?」

    後天?施安宁低头看了一下炕上的猴头菇,点头,「行!那咱们後天就上镇子去。」

    「欸,那姊梳洗一下,咱们先吃早饭。」施安乐笑咪咪的出去了。

    施安宁在房里折腾了很久,才把衣服穿好。看着那洗白的裙子,她感到十分不便,以後等她有银子了,一定要做两套裤装,方便上山下地。

    早饭还是粥,没办法,家里仅有这点吃的,还是孙婆婆给的。不省着点吃,怕是又要饿肚子了。施安宁希望这猴头菇能卖出去,多换点银子回来,这样就不用再挨饿受冻了。

    「娘,炕上的东西,你每隔半个时辰就翻一下,炕洞里的火不用太大。你一个人在家里要小心一点,我们很快就回来。」施安宁交代了一番,拿着柴刀就和施安乐一起上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