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别仇视联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别仇视联考

    恶补为人诟病久矣,联考也为人诟久矣。所谓“诟病”,完全学院派姿态,事实上简直被痛恨入骨。可是,诟也好,恨也好,二大巨瘤稳如泰山,屹立不动。

    联考不是新兴事物,远在对日本作战的四○年代,中国就有联考,不过因为地大物博之故,不能集中在一个地方举行,而是把全国划分为若干区,分别举行的焉。若“西北区大专院校联考”,包括河南、河北、山西、陕西、宁夏、绥远、甘肃,考场分别设在洛阳、西安、兰州。若“西南区大专院校联考”,包括四川、西康、湖北、湖南、贵州、广西、云南,考场分别在成都、重庆、昆明。那时大专学堂有限,每省少的只有一个,更少的索性一个也没有,而且校际之间,相距数百公里,甚至千余公里。后生小子只有往距离自己最近的学堂钻,钻不进就有此生休矣之叹。联考实施后,等于学生大交流,而且节省了可贵的财力和时间。在那个交通困难的时代,尤其对女学生,更是功德无量。云南的后生小子读成都的学堂,只要到昆明考上一考,甘肃的后生小子想读河南的学堂,只要到兰州考上一考,就可如愿以偿(当然仍然要考得取)。如果没有联考,那就要跋涉千山万水——很少有火车可坐,只有靠藕断丝连的公路——向一个陌生城市碰运气,不但痛苦,而且危险。

    联考有过崇高的贡献,原封搬到台湾,也搬了三十年。但这三十年的日子似乎颇不好过,年年都有人把它抨击得体无完肤。记得十五年前曾一度火爆,一些痛心疾首的朋友,主张把联考干掉,因而引起广大的反应,反应几乎是一面倒:认为如不把联考干掉,一切罪恶——包括恶补在内——都无法肃清。感谢上帝,幸亏没有把联考干掉。我们可以准确地预测,干掉了之后,比留着它更糟。盖旧毛病依然存在,而新毛病势将如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那可就惨也。

    试想一想,一旦联考寿终正寝,将会有啥变化。如果各学堂的考试日期定于同一个日子,第一个现象是,后生小子一窝蜂拥向好的学堂神病理学家,存在主义的主要代表之一。早年从事精神病治,好的学堂门庭若市,坏学堂则门可罗雀。门庭若市的激烈程度,跟联考有啥分别乎哉?门可罗雀的招不到学生,保好关门大吉。结局仍是大批大批的学生老爷,被挤出学堂大门。为了要读好学堂,恶补就更旺盛,近视眼镜也就更多。第二个现象是,门可罗雀的学堂不肯关门大吉,那就必须“续招新生”、“三招新生”、“四招五招新生”,一直把名额招满为止。于是怀着骑马找马想法的落第士子,就要经过“续考”、“三考”、“四考”、“五考”,而第一次考试都是一场能送掉老命的肉搏战,对后生小子伤害的程度,比联考要严重三倍四倍五倍。

    如果各学堂考试的日期是错开的,台北的台湾大学堂考试日期是八月一日,师范大学堂考试日期是八月二日,台中的中兴大学堂考试日期是八月三日,台南的成功大学堂考试日期是八月四日——假定各学堂都是考一天的话,那么,贵阁下的不妨睁大尊眼瞧吧,考生老爷就要每个学堂都报一次名,报名时人山人海,怨天咒地,甚至大打出手,浑身挂彩,不必细表。一旦八月一日来临,大家怒潮一样,轰轰然扑向台湾大学堂。八月二日,原班人马,再轰轰然扑向师范大学堂。考场出来,又轰轰然扑向——这一次是扑向站、公路车站、飞机场。而计程车、私家车、野鸡拉客车,纷纷参战,出现百万考生下台中的壮观场面。八月三日从中兴大学堂考场出来,如法炮制,再出现在百万考生下台南的沸腾镜头。

    呜呼,这要消耗多少精力财力乎哉?这么一窝蜂的像蝗虫一样的阵势,跟联考有啥不同乎哉?联考不过只轰轰然一次,如今却要轰轰然个没有完。换了老家伙,早被活活累死,纵是后生小子,也得病倒的病倒,抽筋的抽筋。这只不过四个学堂,如果把所有学堂一字长蛇阵摆开,学生老爷从头考到尾,恐怕考得骨瘦如柴,口吐鲜血。与其被零考这么凌迟,还不如联考那么一刀两断。

    报上刊出参加“国建会”的海外学人朋友,对联考提出了一个新的改进方案,主张把初级中学堂的成绩作为百分之二十,高级中学堂的成绩作为百分之四十,高级中学堂全国会考的成绩作为百分之四十。平均达到若干分认为立国之基在于民。主张实行德政教化,以求淳风化俗,抨,才具有投考大学堂的资格,这资格有效期间十年。海外学人认为,这么一搞,考生就不必急于参加本年的考试啦。

    现在正是海外学人时代——严格地说,只是留美学人时代,不过提出的上项妙计,似乎使问题更为复杂。

    嗟夫,要经过那么多考试,才能“具备投考大学资格”,而现在凡高级中学堂学生,只要经过一次毕业考,就已具备投考大学堂资格矣。压力已够沉重,再加上一次会考,其不被压疯压癫者几希。改革的结果反而更增加“烤”的次数,那又何必改革,老样子反而舒服得多。而且毕业证书有效期是长久的,多了一“烤”之后,其有效期反而减为十年,真是越吃药越聋哑矣。现在大学堂入学年龄并无限制,一个人活到八十岁,如果仍想去学堂学点本领,国家都不会拒绝。在洋大人之国,老祖父老祖母型的大学生固多的是,何以当一个中国人便要被整得如此惨兮兮乎。既然十年期满之后,连投考的资格都丧失啦,这十年之中,岂不是更挤得脑浆迸裂。最奇妙的是,海外学人认为这么干,后生小子就不会急着参加今年的考试。须知毕业生每年增加,考生的数目明年比今年更多,后年比明年更多,学生老爷今年毕业,趁热打铁,当然今年要考,只有聪明睿智如海外学人,才会等到把功课忘了净光之后,再去报名。

    我们不敢说海外学人在瞎扯淡,只敢说一个故事。记得抗战之前,世界各国都正努力研究发明“单轨火车”。盖铁路都是双轨的,建筑起来花钱如流水,又因为磨擦的关系拉图主义的神秘主义学说。,速度不能快,如果有了单轨铁路,不但物质上可节省一半,速度上也可加快上一倍。终于有位洋朋友研究出来啦,不过他研究出来的单轨,无法防止火车不向左右倾斜,而一旦倾斜,火车仰面朝天,血流成河,那还不如双轨为宜。该洋朋友为了弥补这个缺点,就在单轨的两侧,加了两条轻便的辅助轨,果然干净利落,安全可靠。可是,就在试车表演的前夕,一位记者老爷忽然冒出一句话,使得全盘计划化为乌有。不识相的家伙的一句话是:“这不是单轨,而是三轨呀。”

    呜呼,一条主轨加上两条辅轨,不是三轨是啥?本来是对双轨改革的,结果反而多出来一轨,自然大泄元气。对联考的改革亦然,联考只是恶补的形式能源,而不是实质能源。表面上看:为了联考,后生小子不得不恶补。恶补的目的,也只是为了通过联考。事实上,干掉了联考,恶补仍然恶补。当初实施九年义务教育时,大家努力宣传,说恶补从今绝迹啦。柏杨先生就拍胸脯保证过,纵是延长义务教育到十二年,恶补仍会大放光芒,大概拍胸脯拍声震屋瓦之故,被封为“反调”,遂吃不了兜着走。如今有人又在联考上打主意,柏杨先生忍不住又要拍胸脯。恶补这样普遍而深入,使我们成了名满全球的恶补大国,它的根本不在义务教育,更不在联考,联考只是恶补的一个环节,不是必要条件。四○年代全国举办分区联考,就没有听说过恶补,恶补的根自有所在也。

    在我们还没有发明更好的考试制度之前,联考就是最好的考试制度,千万别把它搞砸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