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各家先生送来的慰问品,夏芍药都一一过目,又挑了相宜的回礼感谢他们对小平安的照顾。後来见小平安活蹦乱跳,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惊吓的小模样,还不时去逗绮姐儿,她便放两个孩子去玩,他们自有丫鬟、婆子照料着,自己则带了礼物亲自去燕王府致谢。

    燕王妃早知道了昨日之事,今上既未传召太子,便也不曾召燕王进宫,况且此事萧烨本来就无错,不必召燕王进宫,给太子与萧铄造成今上一味宠爱燕王的错觉。

    如今的朝堂局势浑沌,就连今上每每举棋都要考虑後果。他精力大不如前,心里几度犹豫,开始质疑太子的能力,却又要考虑维持朝局的稳定,可谓步步为营。

    夏芍药携重礼而来,燕王妃携了她的手坐下,嗔怪道:「你也真是多礼,烨儿护着平安,这不是应该的嘛。平安可是自小跟在他身边长大的呢。」

    「为了护着平安,反让世子得罪了皇长孙,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当时情形,我与外子尽知,实在很感激世子护着平安,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麽好,王妃不必谦辞。」

    燕王妃便命身边的丫鬟将夏芍药带来的重礼收了起来,又与她闲谈。她自来到长安,宫中妯娌不好相处,每说一句话都要在脑子里过好几遍,又不能向娘家嫂子姊妹吐苦水。在外人眼中,燕王妃儿女双全,又得燕王敬重,而燕王在朝中举重若轻,很得圣宠,她还有什麽不知足的?这样的想法就算是她娘家人也不例外。

    说起来,她是自家姊妹嫁的门第最高,丈夫也最有能力的一个,上面又无婆婆管束,开府多年,身为一府主母掌管後宅,哪里好意思再说些别的,就算亲如姊妹,也要考虑考虑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

    初与夏芍药相识还是在洛阳,那时候她对商家女出身的她,还真没什麽特别的感受,可是这麽多年淡淡的处着,却渐渐感觉到了夏芍药的妙处。

    有些人,初见便觉投契,再见便引为知交,掏心掏肺,彷佛恨不得提前二十年就认识,可是真等相处的日子久了,就生出各种龌龊,最後渐成陌路。

    反倒是夏芍药这种人,也许是商人的习惯使然,初识便暗含戒备,不会轻易与人亲近,但相处的分寸拿捏得当,既不会让人厌烦又不会让人觉得疏离,一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相处下去,却是越来越融洽,很多时候都会让她渐渐忘记了夏芍药的出身,反而容易将心里的担忧讲给她听。

    「这原也与平安无关的。铄哥儿找烨儿的麻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这次带累了平安。大约是在国子监瞧着烨儿与平安亲近,一时折腾不了烨儿,便要拿平安来折腾,以烨儿的性情他定然会出手,到时候可不就是一箭双雕。也亏得他们不知道平安的身分,这才自打了脸。」她看得透彻。

    夏芍药便道:「难道王妃以为,知道了平安的身分,皇长孙就不会找平安的麻烦了吗?」夏景行是坚定的燕王一派,京中人人皆知,他们是打小的情分,一直延续至今。也可以说,夏家与燕王府早就绑在了同一艘船上。

    燕王妃顿时忍不住笑了,「你说的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生出了些惺惺相惜、同仇敌忾的意思,都是母亲,又站在同一战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况且都见事极明,想不交好也难。

    夏芍药亦笑,「世子敏慧,王妃倒不必忧心,只是如今的局面一时未明,往後恐怕还会有许多是非呢。」

    燕王妃便叹道:「谁说不是呢。我如今去宫里请安,看到皇后娘娘那张脸都有些发怵。她连我家王爷都敢罚,虽说罚完了陛下又赏,帝后为着我家王爷打擂台,可後宫的事儿陛下不插手的,我若是犯在皇后手里,那可真没什麽脸面了。」

    偏偏燕王与太子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两兄弟几乎站到了对立面去,就算燕王想化解也难以化解,太子心中对燕王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他若是对这个一起长大的弟弟多几分信任,不以己心度人,又何至於走到如今的地步?这等慨叹,如今也只能跟夏芍药说说了。

    夏芍药进京之後,还未有机会面见皇后,对这位一心想打压燕王夫妇,却不肯好生安抚拉拢,结果将养子越推越远的一国之母,暗地里的评价也不好——好歹也该教导教导自己的儿子,别一味仗着太子的身分就打压兄弟。

    哪有被打压了还死心塌地跟从对方的?!燕王又不傻!

    「要不……王妃就装病吧?或者装孕也成?」宫里的手段,夏芍药全然陌生,能想出来的也只有这一招。

    燕王妃难得见到她这等计拙的模样,从来都只觉得她行事胸有成竹,能够撑起偌大的家业,又能够在最危难的时刻亲赴战场送粮,这等胸襟气度,若为男儿当是栋梁之材,真让她为着宅院里的勾心斗角算计,简直难以想像。

    她被夏芍药成功逗乐了,还作势摸摸肚子,「你说得没错,装病装孕可是不二法宝,只要传到宫里去,就可免了向皇后娘娘请安,可是怎麽办呢,奈何肚皮不争气啊。」

    没想到说完才过三日,轮到燕王妃进宫请安的日子,也不知道是心理使然,还是别的原因,大清早起她便呕个不住,身边跟着侍候的人立刻报了给燕王,请了太医来瞧,竟然诊出了喜脉。

    萧铄在萧烨手里吃了亏,连身边的小跟班们都没保住,太子妃在太子面前哭诉没起作用,还白白让萧铄捱了一纸镇,好几天胳膊都抬不起来,连先生布置的功课都没能写,还让先生以为他仍在闹脾气,对他颇有微词,又不能为着这麽一点小事往御前去告状。

    太子妃心疼儿子,便往皇后面前去哭诉,引得皇后大怒,准备好了要给燕王妃颜色瞧。

    燕王回来这麽久,好歹在宫里也有了点耳目,前儿接到消息,燕王妃就对今日进宫请安忐忑不已,十分发愁,没想到这个孩子来得如此巧。

    「真是借了夏夫人吉言,竟然教她给说中了!」

    在燕王的授意之下,太医留下个安胎的方子,说是时日尚浅,不得随意走动劳累。等送走了太医,燕王妃喜得不知如何是好,立刻吩咐丫鬟往夏家送份礼过去,也不必太重,只是今上赏下来的时鲜果子点心。

    燕王摸着燕王妃的肚皮笑道:「这孩子来得太是时候了,我正愁着母后时不时找你的碴,父皇本不好插手後宫之事,这下子可有藉口了。一会儿我就往宫里去向父皇报喜,顺便告诉母后这个『好消息』。」

    果然燕王往宫里去报喜信的时候,今上极为高兴,还赏赐了许多东西,听得这胎要好好养着,都不必经过皇后便道:「让你媳妇在府里好生安胎,就不必来宫里请安了,给朕生个大胖孙子,比什麽都强。」

    显然这个「好消息」对於皇后来说,并不算美妙,她原本还准备今日好生训导燕王妃一番,省得萧烨在国子监老跟萧铄作对,惹萧铄不痛快。特别是还为着别人家的孩子,竟然敢违逆萧铄,果然父子一脉相承,做父亲的不将太子放在眼里,做儿子的便不将皇长孙放在眼里。

    太子妃哭诉的时候,皇后就差直接传燕王妃来了,这会儿听到燕王笑着向她报喜——

    「今儿王妃原是想亲自进宫来向母后报喜的,不久之後她要给母后添个小皇孙了,只是太医说日子尚浅,这胎又不是很稳,需要卧床静养,儿臣便自作主张让她别进宫了。母后慈悲,想来听到王妃有孕,定然也不忍让她再受奔波劳累之苦。」

    燕王身边还跟着今上的人,前来向皇后传今上口谕,免了燕王妃入宫请安。当着今上身边心腹的面儿,皇后心里气得发苦,面上还得绽出一抹喜意盈盈的笑,「这可真是大喜事,还要恭喜你了,恪儿。」

    燕王的微笑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尊敬,彷佛上次被罚跪的事真的已经揭过去了,他早不记得自己被皇后训斥。

    而皇后面上的笑容也恰到好处的慈蔼,果真是要再次做祖母的欣喜模样,「等一会你出宫,母后让人准备些保胎的药材带回去给你媳妇补补,让她好生养着吧。」

    「儿臣谢过母后。」

    俨然一副母慈子孝的场景,若是不知情的人瞧在眼中,定然会当这是一对亲生的母子,母亲慈爱,体恤儿媳妇,儿子孝顺又敬重母亲。

    等燕王带着药材补品离开皇后宫中,皇后气得差点砸了手边的东西,阴沉着脸吩咐宫人,「去查查看,给燕王妃诊脉的是哪位太医,传他过来问问。」

    作为一个「好婆婆」,听到儿媳妇有孕,问问替她诊脉的太医,「关心关心」这不是理所应当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