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自己隔了一日在明月楼置办了席面来酬谢赵六。

    赵六喝得酩酊大醉,还唠叨不休,「怎的我就没有大掌柜的好运气?当年我也流落街头来着,出老千被发现,被人打个半死,扔街上都快饿死了,也没个富家姑娘来救我……」

    当真是怨念不已。

    夏景行:「……」兄弟醒醒,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赵六捶着桌子几乎要号啕大哭了,「招赘哪有这麽漂亮的姑娘啊?大掌柜你是撞了什麽狗屎运了?」

    夏景行唇边始浮上笑意来。这句话……还真是一句大实话!

    赵六次日酒醒,便拉着夏景行要传授他赌技,神神秘秘将他拉进房间,又关好门窗,这才要开口授课,「这些招我都没教过甯景世,万一过得几个月殿下召了我去,这里可就靠兄弟你了。」

    夏景行暗忖:到时候谁先去幽州,可真不一定呢!

    赵六自小混迹市井,在赌场出老千也算得上是他比较得意的生存技能之一,他还有溜门撬锁、打探消息等各项技能,看在夏景行有个漂亮媳妇的分上,他大方表示道:「大掌柜你想学什麽我一定倾囊相授,但有一条,麻烦以後我对着你媳妇儿流口水的时候别憋着口气准备揍我!」

    夏景行立刻什麽都不想学了,「我现在就想揍你!」

    想当年他在宫里当伴读,看到宫女连头都不抬,赵六这货是怎麽练就了这种没脸没皮的境界的?

    赵六旁门左道会的不少,但真打起来,他肯定是挨揍的那一个,一见夏景行举起了拳头要揍人,立刻像没骨头似的抱紧了夏景行的大腿不放,「别啊大掌柜!我打小就这毛病,看到漂亮姑娘就想凑上去说两句话,也没什麽恶意……」

    见夏景行拳头都要落下来了,马上改口,「就算是生得好的小郎君,我看到了也想凑上去说两句话。」

    夏景行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将紧巴在他腿上的赵六撕了下来,「滚、滚、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赵六很委屈,「哪有这样对兄弟的?我可是替你出了口恶气啊!」

    「难道你自己没收银子?」

    「谈银子就伤感情了。」

    「老子哪里跟你有感情了?」夏景行整个人都不好了。

    後来他怀着恨不得将赵六狠揍一顿的心情开始学赵六的看家本领,他算是想明白了,想端了赵六的饭碗,得先学会他赖以为生的技能。

    赵六往日在燕王护卫里也常被众兄弟们取笑他是鸡鸣狗盗之徒,他豁达得很,不以自己的生存技能为耻,况且能逮着机会教出一个徒弟来,也算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因此这两人竟然一教一学,也算相得。

    直到……某天夏芍药发现自己的钱匣子被撬了,但里面的银锭子一个都没少。

    房里的丫鬟们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管钥匙的素娥吓白了脸,她在夏芍药房里当差多年,还从来没出过这种纰漏,在夏芍药面前认完了错,又亲自将钱匣子锁了起来。

    第二天,钱匣子依旧被打开了。

    这是房里进贼了!但哪有贼子打开了钱匣子竟然不拿银子的?

    圣驾已经离开洛阳,晋王伴驾,甯景世甯景兰都跟着外祖父走了,短期内没人来找她家里的麻烦,夏芍药实在想不明白这钱匣子怎麽会被打开?

    素娥更是不知道如何解释,钥匙她都贴身收着,万般小心,锁钱匣子的时候也是仔细再仔细,谨慎再谨慎。百思不得其解的她寻了把黄铜锁,一并锁在了钱匣子上。

    哪知改日前来正房服侍,钱匣子依旧开着,这次是两个锁都被打开了。

    真是见了鬼了!

    夏芍药开始发毛,拽着准备出门的夏景行不让他走,「夫君今日别走,留下来陪我一日?」

    夏景行发现自己学赌博不在行,赵六教了无数遍他都做不好,无奈之下,赵六只能将自己当做反面教材,在他面前出老千,教他学会观察出老千的手法,免得将来管理起赌场,遇上老千赔大钱。

    除了赌博,夏景行倒觉得赵六别的技能还是挺管用的,这几日学得兴致勃勃。

    「乖,我今日还有事呢,娘子不去花市吗?」

    夏芍药立刻想到了可以去何家铺子里找何娉婷消磨一整日功夫。

    到了何家铺子里,她将自己房里最近每日钱匣子都自动打开,即使管着钥匙的丫鬟加了锁还是打开的事当鬼故事讲给何娉婷听。

    何娉婷被吓出一身冷汗,还热情向她建议,「夏姊姊不如去报国寺请道静大师前来做场法事。大师佛法精深,再吓人的鬼怪必能被他给镇住了。」

    「你怎麽不建议我去道观里请个天师来捉妖呢?」

    夏芍药虽然害怕归害怕,可也没到必须请人来做法事的地步,不然传出去人家还当夏家闹鬼了呢。

    她原本想着将这事静悄悄的掩下来,哪知第二日再醒来,就看到这次不只钱匣子,就连房里锁着的箱笼也通通被打开了,直吓得她尖叫一声,往夏景行怀里扑。

    等夏景行弄清楚原委,顿时哭笑不得,「忘了跟娘子说一声了,最近为夫跟着赵六学些小技能,咳咳,这不是学了撬锁,就……在家没事练练嘛。」哪知道吓着老婆了。

    赵六交代,练开锁呢要在夜间,摸黑开锁,谁也没见过打着灯笼开别人家锁的人不是?

    夏景行觉得他说得颇有道理,夜视也得要早早练,於是就将自家的卧房当做了初次练习的场地,摸黑进行练习,并且在不惊动丫鬟的前提下,学习摸黑开锁。

    他都是半夜等夏芍药与丫鬟们都睡熟了,才爬起来练习一回的,怎晓得差点在家里引起恐慌。

    「你又不准备作贼,练这个有什麽用啊?」夏芍药恨得拿粉拳往他身上捶。

    改日她遇上追问不休的何娉婷,都不知道应该怎麽解释了。

    「夏姊姊,你家里那只鬼捉住了没?」

    夏芍药:「……」

    「夏姊姊,你到底最後请的是道静大师还是道观里的天师啊?」

    夏芍药:「……」

    「夏姊姊,我大哥说捉妖这事儿好像是道观里的天师更拿手些呢……」

    何娉婷这分明是还将故事分享给了何渭听,夏芍药就更不能讲家里这只鬼就是夏景行了。她深深懊悔自己将这事告诉了何娉婷,没想到何娉婷比她还热心於捉鬼。

    特别是等到何渭顺脚过来,见到夏芍药还笑着关心道:「夏少东家最近噩运缠身,要不要我介绍个天师给你?」难得见到她害怕的模样,还当她天不怕地不怕呢。

    不只是长安来洛阳的权贵们知道了镇北侯府的嫡子入赘商家,就连整个洛阳城里的商家们都听说了夏景行在长安城的劣迹斑斑,以及他最终顶着的恶名,还被侯府赶了出来。

    一想到夏芍药将这样的男人当做宝,何渭就满心不是滋味。

    连继母房里的丫鬟都敢逼奸,能是什麽好货色?

    说不上是替夏芍药可惜,还是觉得有点不舍,整个洛阳城不知道有多少少年郎君仰慕夏芍药的容貌,哪知最後她却落得个这般结局,招赘的夫婿竟这般不堪。

    因此,听到夏芍药房里闹鬼,何渭的第一直觉这是夏景行的手笔。

    如果夏家有内贼,除了夏景行还能有谁?

    他是不信因果轮回的,对神神鬼鬼的事情都不大相信,可惜这话不能对夏芍药直接讲出来,只能委婉表示,有需要定要开口。若是能将夏景行揪出来,那就更好了。

    夏芍药岂会跟何家兄妹客气,当日就从何家铺子里挖了个杭州前来洛阳城买花的客商,将自己家这两年新培育的芍药名品各卖出去了十来盆,算是一解心头郁气。

    何渭和何娉婷:「……」

    同情心这种东西,真的没必要给夏芍药!她一点也不需要这种东西!

    夏芍药抢了何家的生意,还安慰何家兄妹,「我要是你们,就想办法延长花期,再多培育些新品种,不然就凭牡丹花的花期还不及我家的芍药花期长,以後铁定还是要被我抢生意的。」神情透着一股小人得志的味道。

    何渭眯了眯眼,轻笑道:「反正以後咱们有得是时间斗,日子还长着呢。」也不急於一时的输赢。

    何娉婷被她这番安慰的话给气倒,之前她还好心安慰夏芍药来着。「夏姊姊倒是好涵养,私事跟生意场上的事情都能分开摆,妹妹见教了。」

    原本她是真的同情夏芍药的,自听说了夏家女婿的身世,何娉婷当时还真有股想上门去安慰夏芍药的冲动,後来忍了又忍,等她来自家花铺子里,对她和颜悦色,主动吩咐夥计上点心。

    结果,夏芍药就是这麽回报她的同情心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