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暗自恼怒着,正想着用何种法子让他离开。猛然间,一股陌生而熟悉的热涌从身子底下冒出。

    那是……?

    她不由地僵住,浑身不敢动弹。

    他的夜视极好,自是看到她身体的瞬间僵硬。以为她是讨厌自己在身边,面上不由结起寒冰,冷意袭人。

    她身体抖了一抖,又涌出一股热流。

    现在,她无比肯定,在这么尴尬的时刻,自己来葵水了。

    前世里,她活到七十岁,女人的月事自是早早就没了,她都快忘记还有这回事。重活一世,前些日子一直没有想起来,万没料到,它会在今夜悄无声息的到来,好死不死的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这让她如何起身清理自己?

    小榻上的三喜睡得太沉,不知被人使了什么手法,肯定是叫不醒的。那她现在应该怎么办?得赶紧找个借口让他走人。

    元翼的五感极敏,嗅到那股血味,极浓极烈。他眉头皱起,闻出是她的血味。

    「你流血了?」

    他话一出口,她的脸上如火烧一般。心一狠,豁出去道:「是的。」

    「你哪里受伤了?」他清冷的声音略含焦急,欺身上床,就要查看。

    她现在满心的羞恼,当然听不出来。只觉得他都是续娶的男人,好歹前面有过王妃,怎么会如此不通人事,连女人家月事的事情都不知道。

    深呼一口气,转过身子,视死如归般地回答:「王爷,我月事来了。」

    他已经俯身上来,她的脸与他近在咫尺,彼此气息清晰可闻。离得太近,就算是在黑暗中,他都能看清她微颤的长睫和艳丽的红唇。

    果然,她话一出口,黑暗中的高大身影像被定住一般,半天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他清冷如玉的冷覆上一层红霜,红透耳根,好在夜里她看不见。

    他不知所措,脑子里茫然一片,竟忘记起身。

    床上的芳年越发的恼怒,她都不顾羞地说出自己的私秘,他这人怎么还不走?越想越恼火,火都冲上头顶,怼人的话脱口而出,「王爷,您还不离开,是想留下来吸血吗?」

    她原本是讽刺他常吸她的血,完全忘记她此时的状态。话一出口,才反应过来,顿时羞愤欲死,用被子一把蒙住头。

    元翼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光想到她话里的画面,就令他整个人烧成一团火。那句不知羞的话怎么都骂不出口,看到她整个人埋进被子里,胸腔中涌起的陌生情愫似狂风巨浪一般,呼啸奔来,席卷周身。

    隔着被子,他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馨香,香媚入骨。

    他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身形一动,似火风一般地快速离开,落荒而逃。

    蒙在被子里的芳年后悔不已,暗骂自己老不知羞,连那样的话都说得出口。自己活到七十岁,早就心如上水,平静淡然。怎么一碰到他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根本就是年轻气盛的自己。

    那样的话,哪里是一个姑娘能说的,光是放在心里想,都觉得羞耻无比。姓元的会如何想她?会不会以为她是个恬不知耻的女子?

    她咬着唇,懊恼地反过来一想,管他怎么看她。明明是他无理在先,她不过是气恼极之下失言,究要到底都是他的错。要说不知耻的人,也是他,谁让他半夜不睡觉,私闯别人的房间。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觉得身子黏腻腻的,十分的难受。想着那人应该已经离开,掀开被子的一角。

    床前并无人影,她松口气,穿鞋下地,把桌上油灯点亮。

    小榻上的三喜睡得十分的沉,轻鼾着。她推了几下都没有醒,暗骂姓元的不知做过什么手脚。

    她仔细想了一下,忆起多前年那些东西应该放着的地方,开始翻箱倒柜。好在没有记错,很容易就找到可用的东西。想来四喜算着日子,早就替她备好,怪不得下午的时候四喜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或许就是这件事情。

    在屏风后面忙活了一通,清理好自己,再把床上的被单换过,她才觉得身上好受一些。熄灭灯火,摸到床重新躺下。

    想起之前的事情,越想越羞,带着气愤,竟是半点睡意都没有。

    她睁着眼,细听着风吹的声音,沙沙作响,杂夹着风哨子的呼啸声,一夜到天明。

    次日起床时,芳年精神萎靡。她靠坐在床头,连打了几个哈欠。

    「小姐,昨夜里可是失了觉?」三喜服侍她起身,小心地问道。

    她耷着头,有气无力地点了点。

    「小姐……你这次月信整整迟了四天。」四喜收拾她换下来的脏衣服,轻声道。

    芳年又点头,许是重生之后,乱了规律。

    「等会上妆把粉敷厚些。」她吩咐三喜。

    今日要回娘家,她不愿意父母看到自己精神不济的样子。那样会让他们担心,他们会以为自己过得不好。

    可是她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加上正值月信期,就算是粉扑了不少,也难掩憔悴。她在心里把姓元的骂了一百遍,都是他害的。

    元翼的情况并不比她好多少,昨夜里悟禅院里灯火通明,直到天明。

    此时,他倚在窗前,眸底幽深一片。

    漫漫的黑色,它的尽头就是天明。他眼看着窗外由黑到灰,再到清亮,猛然间觉得心里有东西在复苏。

    安总管悄无声息的进来,「王爷,王妃那边今日要出门。」

    他回过头,神色间看不出一丝疲惫。

    「本王知道了。」

    安总管恭敬地退出去,命人去安排马车。

    芳年来到悟禅院,陪元翼一起用朝食。见他精神如常,不免心里更加怨恨。他昨夜害得自己失眠,他自己倒好,肯定是睡了一个好觉,要不然哪里会这般精神?

    她幽怨的眼神没有逃过他的眼,被他逮个正着。她立马别开,他不知为何,也垂下眼眸。

    就在芳年以为他又要发怒时,却见他默不作声地坐在桌子前。

    她疑惑地落坐,看到面前的红糖血燕,愣了一下。自己明明听到三喜吩咐灶下的婆子替她准备红枣茶,怎么变成了血燕?

    对面的男子神情冷漠依旧,她暗骂自己想太多,这东西怎么都不可能是他吩咐人准备的。说不定是白嬷嬷借机讨好自己,把红枣茶换成血燕。

    见他已动了筷子,她自己跟着吃起来。

    吃完饭,向他告知,他仍然没有说话,仅摆手示意她退下。她带着三喜四喜,还有备好的回门礼,在安总管的亲自相送下,出了王府。

    【卷一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王爷的良药妻 卷一》作者:曲清歌

    2、《王爷的良药妻 卷二》作者:曲清歌

    3、《王爷的良药妻 卷三》作者:曲清歌

    4、《王爷的良药妻 卷四》作者:曲清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