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肆意的汲取着她的所有,没有前提的预兆,这个吻来的深刻而绵长,季熠辰似乎根本不想让她有喘息的机会,两个人的呼吸节奏都乱了,她睁着眼看他,他却抬手蒙住了她的双眼,另外一只手,解开了她的嫁衣。

    红色嫁衣上躺着的是她,帷帐内的空气越来越热,沈香茉有些神志不清。忽而眼前一暗,季熠辰还有空把帷帐垂下来,这一落下,厚重的帷帐遮住了里面所有的春光,只剩下她轻抑的喘息声。

    沈香茉累得不行,一晚上都在应对他饕餮不足的索求,他让她穿上这嫁衣,到最后就是为了亲手解这嫁衣,沈香茉没力气去想他怎么会忽然生出这样的想法,后半夜她都迷糊了,可迷糊着,嘴里还是抑制不住声响,他的占有,比任何一晚都要来的剧烈。

    第二天早上醒来,看不清窗外,只凭借着帷帐上的缝隙依稀觉得天亮了,屋外也没人来敲门,沈香茉发现他的手搁在自己的腰上,微动了动,季熠辰醒了,他凑了过来,身子贴近她,沈香茉觉得有些烫,他却搂紧了她的腰,把她桎梏在了怀里。

    沈香茉身子微僵,感觉到了什么,耳后却是他的轻笑声。

    她转过头去,看到了他眼底闪过的一抹得逞,还没意识过来,他直接覆了上来。

    沈香茉请安迟到了,她这其实已经不是迟到,直接晚了。

    今天还是二皇子和皇妃大婚后第一天敬茶的日子,季熠辰早上醒来时就命人去景仁宫说过了,可沈香茉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二皇子大婚,太子在东宫折腾的不轻。

    等她前去请安的时候二皇子和二皇妃已经敬茶过去,去往明华宫和李淑妃请安,沈香茉进了屋子,皇后正在那儿吩咐事情,见她进来,脸颊又绯红的,「既然身子不舒服就别过来了,好好在宫中休息。」

    太子命人来说太子妃身子微感不适,皇后还要吩咐太医过去看看的,如今看到沈香茉过来了,直接让人把丛太医请过来。

    等丛牧来了之后,皇后说太子妃身子不适,把脉出来好的,丛牧还是从善如流大的说没有别的大碍,只是没睡好,精神欠佳,多休息就行了。

    她可真的是一整夜没休息。

    从景仁宫出来,回东宫的路上,沈香茉意外的遇到了从明华宫请安出来的季熠川和田馥儿,站在对侧,沈香茉朝着他们微微一颔首,季熠川笑着,「大嫂,听闻你身子不适,如今可好些了。」

    沈香茉心中暗骂了季熠辰一句,回笑,「好多了。」

    昨夜田馥儿看的并不清楚,如今再看太子妃,这容貌真的是惊为天人,传什么似乎都只是为了衬托她,田馥儿过去在兰城时也只是远远的看过她,田家和沈家家世差距大,她们不可能熟识的起来。

    「如今是要去祠堂么,你们且慢走,我先回去了。」沈香茉最后添了一句,从他们身侧走过回东宫,田馥儿回头看了她一眼,「太子妃可真是美呢。」

    「馥儿也是淡雅之人。」季熠川收回了看着她背影的视线,转眸看田馥儿的侧脸,语气里一抹温柔,眼神清定。

    田馥儿红了脸,想起在明华宫时他护着自己的几句话,再想起昨天的种种,今早的嘱咐,光是这些就足够让她对他托付终生。巨在台圾。

    这儿是皇家,她是皇妃,她定是要学的妥当,把他照顾的很好,即便是不适应,她也一定能慢慢融入进去。

    季熠川牵起她的手往祖祠走去,这儿沈香茉回了东宫,瑞珠她们已经把床榻收拾好了。

    压在身下睡了一夜的嫁衣早就已经是褶皱不堪,蚕丝精细的衣服哪里经得起这般蹂躏,一早崔妈妈过来,当即就命人把衣服拿下去重新浣洗。

    午膳时季熠辰没回来,沈香茉简单的吃过了午膳,实在是太乏累,在屋子里走了两圈消食后,沈香茉躺下睡了。

    这一睡,竟然到傍晚才醒来。

    偏厅内前来请安的闵柔她们等了许久,如今不是在睿王府,是在宫中,太子妃没来,她们也不能私自的走,就算是暗暗发了牢骚也不能明着说什么,她们也必须在这儿等,唯有在前殿这儿才可能见到太子,入宫到现在都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太子殿下可一晚都没去过她们那儿。

    下午等到傍晚,许久了,十五娘偷偷望了门口那边一眼,嘴里犯着嘀咕。「怎么都这么久了还没来,太子妃从来不会迟的。」

    「娘娘兴许是身子不适,多休息了一会儿。」闵柔开口安抚她,这话对十五娘她们却不奏效,几个人开始猜太子妃为什么身子不适,直到那边莫离进来,沈香茉的身影出现,众人站了起来行礼。

    「娘娘吉祥。」闵柔带头行礼,沈香茉抬手示意她们坐下,「久等了大家。」

    十几个人坐一个屋子,每天能说的就这么些事,其实没什么可聊的,倒是她们有问题要问太子妃的,例如不久就要到来的选秀,又比如太子殿下什么时候回来。

    「选秀之际。你们不要离开东宫。」沈香茉吩咐她们不可以去东宫之外,选秀时宫中虽热闹,也容易出一些七七八八的事,不论出什么事,就是别扯到她们。

    「不知道东宫里还要添多少姐妹。」红芙眼神如炬,以她这几年在花满楼中伺候客人的经验,太子妃的这神态只有在一种可能后才会有,昨夜沾雨露,也许沾的还不少。

    说什么乏了、身子不适,大抵都是昨天累坏了。巨在豆技。

    红芙心头泛起一股妒意,她没到睿王府时,在花满楼中当时还是世子爷的季熠辰从来都是只喝酒,不行房,醉了后也是独留在屋子中。外面守了一个护卫,谁都进不去。

    后来她去了睿王府,见到世子爷的次数更少了,如今入了宫后。这几个月竟然是一面都没见到,太子和太子妃的感情根本没有像当初外界说的那么差,相反的,看起来似乎是很不错。

    红芙在花满楼多年,别的没擅长。这些事倒是专攻的精明,男子都有需求,那些喜欢在花满楼里搂姑娘的是图新鲜,而太子这样年轻气盛的,只留宿在太子妃的屋子里,不找太子妃又会找谁呢。

    进府入宫都不如意,红芙自然是怎么哪里都如意不了,眼看着又有新人到东宫,这回和太子妃竞争的可不是她们这样身份上不了台面的,到那时候,太子妃还那什么占据太子呢。

    想到这儿,明明应该紧张到时候见太子次数更少了的红芙,此时却隐隐透起了幸灾乐祸。她厌恶太子妃这张脸。

    【卷二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巧妻镇宅 卷一》作者:荔枝草

    2、《巧妻镇宅 卷二》作者:荔枝草

    3、《巧妻镇宅 卷三》作者:荔枝草

    4、《巧妻镇宅 卷四》作者:荔枝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