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不紧不慢地走着,嘴角一直微微地噙了抹笑。季箫陌远远就能闻到那兰麝的暗香从远处飘来,令人心旷神怡。他眼巴巴地望着穆水清走近,那痴迷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她。

    穆水清走到季箫陌的面前故意扭腰摆了一个pose。三千青丝用蝴蝶步摇浅浅挽起,那支蝴蝶步摇上的粉色珠子随着她的摆动叮当作响,流转的美目在望上那个温润俊逸的男人时抛了一个极具诱惑的媚眼。她笑语嫣然道:「箫陌,我美吗?」

    「美……」季箫陌执起穆水清的手,将她拉回了房间,「但……还是换回去吧。」

    穆水清不高兴了,「我折腾了两刻钟化的妆,两刻钟挑选的衣服啊。」

    季箫陌叹气,「你那麽好看,我怕其他人会把你抢走。」

    第一眼见到穆水清时只觉得她的样貌平平,有种生人勿近的诡异感觉。成亲那日只是觉得她的外貌比以前鲜活了不少,多了点人气。接触下来,觉得她整个人和传言中的大不相同。如今化了妆,竟觉得她普普通通的外貌变得倾国倾城了起来……这样貌美的娘子在外抛头露面,由於经商开店接触各种男人,让他如何不忧心?

    季箫陌反悔道:「经商一事……以後还是让沈墨去做吧。」

    「为何?」穆水清瞪大眼睛不满道。

    季箫陌支支吾吾,「那你告诉我,你为何不喜欢琴棋书画了?这些你以前都极其擅长,甚至刺绣女红等。」

    穆水清正色道:「因为我不是穆水清。」

    探子调查的结果也说穆水清的性格大变,十分诡异,但一直没有其他的证据。季箫陌摸了摸她的脸,确定没有易容面具,好奇地问:「那你是谁?」

    「我是穿越来的,从未来来的。」

    季箫陌笑着道:「什麽是穿越,什麽是未来?」穆水清一直喜欢说奇怪的词,季箫陌也习惯了。

    穆水清抓了抓脑袋,一瞬间不知道该怎麽解释了。苦思了一下,她道:「未来就是以後的世界,一千年以後吧。」

    季箫陌眨着眼睛好奇地问:「那以後我们俩是什麽情况?有几个孩子?」

    穆水清抽了抽嘴角,「我怎麽知道。」

    「你不是未来来的吗?」季箫陌领悟能力极强,一瞬间习惯了这个词。

    「我哪知道这些。」穆水清心底默默吐糟,谁让你在架空的古代啊。见季箫陌不信,穆水清耐心解释道:「那换一种解释,就是说以前那个穆水清和现在的穆水清是两个人。虽然身体一样,但是是两个不同的人。以前那个穆水清死了,我是另一个世界的灵魂穿越过来的。」

    季箫陌有些担忧地测了测穆水清的额头,关心道:「水清,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有些说胡话了。怎麽说自己以前就死了呢……唔,额头好像有些烫。」难道穆水清曾为情所伤,所以默默在心底将曾经的自己杀死一回?

    「你还是不信啊……」

    见穆水清十分低落,季箫陌顺着她话问:「你不是穆水清,你是谁?哪里人?」

    「我是叫穆水清,我是中国人。」

    「然後?」得让白夜查查中国是哪个邻国,他似乎从未听说过啊。

    穆水清苦恼地揉了一下头发,最终放弃对季箫陌解释所谓魂穿究竟是怎麽回事。他那担忧的眼神明显是认为自己病了,或者中邪了。这麽短的时间让他消化这麽诡异的事情的确太难了。况且,若是她非穆水清本人的消息传了出去,不知道会不会被当成妖怪抓起来……

    她气闷道:「你只要记住,从前那个穆水清做的任何事都与我无关,我是我,现在的穆水清不会做任何背叛你的事。」

    穆水清瞧着季箫陌,见他只是眨了眨眼睛,未说什麽,她想到什麽,忽然小声补充道:「先前那个穆水清喜欢季桁远,而季桁远却利用她的感情派她来刺探你,所以一道圣旨,让她嫁给了你。但她在嫁你的前一个月,夜间被歹人所害,推入池底溺水身亡了,我是这个时候穿越过来的。那个歹人正是在天下一品茶阁刺杀我的黑衣人。」

    她千辛万苦地解释自己不是原来的穆水清,只是想将季桁远这件事坦然地告诉季箫陌。他信也好,不信也罢,她只要无愧於心就行了。

    季箫陌眼睛闪了闪,握拳沉声道:「他们是李妍珊派来的。那些雪山上的刺客也是,就连穆袁然也是她怂恿的。」

    「原来如此。」穆水清撇了撇嘴,轻哼了一声:「现在我总算弄明白了何人对我有如此大的敌意,原来她是嫉妒我和季桁远有一腿所以想除掉我。又是媚药,又是刺客,她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季桁远那种利用女人的渣男,还後宫三千佳丽,我才不屑喜欢呢!」

    她唠唠叨叨地骂了一通李妍珊後,忽然想到李妍珊可是季箫陌的初恋情人!她蓦然住了嘴,小心翼翼地看着季箫陌,「王爷,那个……」她十分心虚,又有些忐忑李妍珊在季箫陌心里的位置。

    「叫我箫陌。」他揉了一下她的发丝,淡淡地道:「她派人害你多次,如今你是我的王妃,我自然向着你。你莫要再误会我和她了。」他执起穆水清的手,缓缓挪步,「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的手很暖,宽大的手掌将她微凉的手指温柔地握着。他的步伐很慢,穆水清知道他伤势未好,又被她狠揍了好几下,伤口崩裂了开来,但他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此时一定忍着浑身的痛。穆水清连忙上前一步扶着他,方便季箫陌走路时能靠着她使力。

    季箫陌带她去的地方是不许任何人进入的书阁,她曾经因为误闯发现书阁里全是李妍珊的画像时还跟季箫陌闹了一次矛盾。如今再来,穆水清一阵别扭和恍惚,谁知门被推开後,却是另一番场景。

    满室的画比上次她误入时多了一倍,铺满了整个书阁。然而画卷上不再是那个讨厌的李妍珊,而是她……竟然全是她。穆水清瞪大着眼睛,傻在了原地。

    她偷偷数钱时双眸发亮窃喜的样子,在店里夸夸而谈经商之道时魅力四射的样子,在院子里做瑜伽时的怪异动作,在厨房里熬着汤的温柔模样。那些事情,明明不是当着季箫陌面做的,那画卷上的人却被他鲜活地描摹而出,宛如他亲眼所见。

    他一直偷偷看着她?

    正对门的那张,画卷上的女子素手执扇,纸扇婉转打开半遮着脸。青丝垂落,她低眉浅笑,若隐若现的嫣然一笑使得薄施粉黛的脸颊彷佛润着漂亮的玉膏脂。身边水墨画的场景与旗袍上的青花水墨画浑然交融,透着一股温婉的恬静。

    而画的右侧坐着一吹箫之人,那吹箫之人,凤眸如墨,眉目如画,一袭白衣衬得他俊俏非凡。他双手搭在箫上,一头青丝如墨色丝绸垂落於两肩,轻轻地随风而摆。温润如玉的双瞳璀璨如星,安静地凝望着跳舞的女子,显得异常的柔美和温顺。

    这张竟是当日她在中秋宴当堂跳舞的情景,只不过季箫陌抹去了所有人,只留下了她和自己,背景竟还是山水小镇旁,与那舞、那旗袍、那歌曲遥相呼应。

    当日他穿着那件朴素白衣明明一副病秧子的模样,如今几笔墨水一涂,那张脸染了点粉色红晕,整个人健气俊美极了。

    穆水清噗嗤一笑。季箫陌还真臭美,竟将自己画得这般的俊,虽然她的王爷天生丽质,世上任何男子都不能与他媲美容貌。

    「你笑什麽?」这幅画,他画的时间最久。那时候错落的心动,至今还留在心底的最深处。

    穆水清望向右下角,下面写了一排小字,正是青花瓷的歌词,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没想到她只在季箫陌面前唱过一次,他竟然都记住了。

    那间书阁、那几幅画,真的是王爷心里的伤疤,王爷曾经是倾倒众生的佳公子,却因她受了不少委屈。王妃莫要吃味,那人不配得到王爷的喜爱,王爷也不会再喜欢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