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崔帐房见穆水清皱眉,装模作样地感慨道:「王爷病重多年,药材的支出极其名贵和繁多,所以才……」他将帐本递过去,故意问道:「王妃要看帐目吗?」反正王妃看不懂,不如装个样子。

    「嗯,我看看。」穆水清接过帐本,翻看了几页。然而古代人的记帐方法让她的头瞬间大了起来,她揉了揉眉角,看没几页就还给了崔帐房。

    见穆水清真的不懂,崔帐房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他福了福身刚要离去,却见穆水清一抬手,道:「青竹,拿笔墨纸砚。」穆水清对着崔帐房笑道:「崔帐房莫走,等青竹回来,我算上一算。」

    崔帐房愣了愣,叹道:「王妃,算帐是用算盘算的,您拿来纸和笔有什麽用呢?」

    穆水清只是轻轻一笑,她接过青竹递来的纸,平整地铺在回廊的长椅上,随後,用毛笔沾了沾墨水。

    「麻烦将刚才你所念的全部再念一遍。」

    「啊?」崔帐房一呆,刚才那些数字是他临时编的,哪还记得。

    「药材一千七百两……」

    「不对吧,我记得刚才你说是一千八百五十两。」穆水清拧了拧眉,对着他道:「不是都记在帐上吗,怎麽还会念错?」她瞥了一眼青竹,和颜悦色地道:「崔帐房既然老眼昏花,那就让青竹念吧。」

    「这……」崔帐房犹疑了一番,最终将帐本递给了青竹。

    不就是一个丫鬟和一个不懂算帐的王妃吗,他有何畏惧!

    青竹念道:「药材一千七百两,操办婚事一千三百七十两,月钱三百两,送礼七百两。收到玉如意三对,一百九十两;送子观音五座,七百八十两……王妃,念完了。」

    随着青竹话音落下,穆水清毛笔一收,似笑非笑地望着崔帐房,「崔帐房,你刚才说一共一千五百六十七两,但我算下来似乎不是这个数嘛,我发现你老眼昏花得挺厉害的嘛。」

    崔帐房没想到穆水清会怀疑,气红了脸,「王妃不会算帐,又懂什麽!」

    「哦,我不懂?」穆水清笑着将宣纸抬起,当着崔帐房的面抖了抖,「我的确不会用算盘。」

    崔帐房看着纸上的鬼画符,冷哼一声。虚张声势!

    「但我知道,总额却是五千七百二十两。」

    崔帐房一听数字,腿蓦地一软,几乎快站不稳了。他强装镇定道:「王妃凭什麽这麽说?」

    「就凭我纸上的数字!」

    见崔帐房和青竹狐疑的目光,穆水清才想到他们不懂阿拉伯数字,立刻清咳了一声道:「反正我有别的方法,而且绝不会算错。」

    崔帐房扬声道:「王妃,一定是您算错了!小的在王府做帐房十余年,算盘早就烂熟於心,怎麽会算错呢。」

    「是啊。」穆水清淡淡地道:「一个老帐房竟然会算错,而且差错如此之大,不免让人感到意外了呢。」她瞥了一眼青竹,道:「青竹,你可会算帐?」她之前见青竹在崔帐房报帐时不停皱眉,不由猜想青竹恐怕是会算帐的,而且听出了崔帐房的谎报。

    青竹一怔,轻轻地道:「奴婢略知一二。」

    「你当着崔帐房的面算一下吧。」

    青竹有些迟疑,但最後仍点了点头。

    崔帐房失声道:「王妃,您怎麽能让一个丫鬟算呢?」

    「闭嘴!」穆水清冷冷道:「不让青竹也行,我可以在府外请人。」

    由於穆水清的一声厉喝,不少下人好奇地围观了起来。莫管家踏步而来,拧眉问道:「王妃,这是怎麽回事?」

    崔帐房见到了莫管家像见到了救星,穆水清将他们的神色全部瞧在了眼里。

    「帐目有些问题,我让青竹重新算算。」

    「可青竹只是个丫鬟……」莫管家迟疑了一番,认真道:「王妃,交给小的吧。」

    穆水清露出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莫管家稍安勿躁,等青竹的结果出来了再说。」

    半个时辰後,青竹总算算好了帐,她擦了擦额头的虚汗,对着穆水清佩服地道:「奴婢算出的结果和王妃一样,一共五千七百二十两,并无亏空。」

    王府明明还有五千两银子,季箫陌却曾淡笑地对她说王府拮据所以只能粗茶淡饭。季箫陌脾气好,几乎不以本王自称,对下人们和颜悦色,从不严罚。正是因为这样,这群下人越来越无法无天,竟然让王爷可怜巴巴地吃着清粥小菜,自己吃着大鱼大肉。王爷还没死啊!一个个都爬到了他的头上,吞噬着他的钱财、侵占着他的王府!

    穆水清在为季箫陌心疼和不值的同时,心里暗爽了一把,太棒了,王府竟然有那麽多钱,她要将这钱牢牢地握在手里,她要成为富婆了,等季箫陌死後,这些钱都是她的了!

    此时,穆水清未曾发觉,自己所想的其实和那些下人所想的无半点区别。他们都认为季箫陌迟早要死的,大夫说了,不是三个月就是半年,所以现在能刮一笔钱是一笔钱。

    「明明有五千七百二十两,你却谎报一千五百六十七!」穆水清冷哼一声道:「崔帐房,你还不速速招来,莫非要本王妃亲自从府外请帐房算帐,你才承认吗!」

    崔帐房支支吾吾道:「是……我……算错了……」

    「连这点数字都算不好,王府要你有何用。」

    崔帐房慌张地看着穆水清手里的鬼画符,不明白自家王妃怎麽随意涂几笔就轻轻松松算出了数额,他害怕地将目光投向莫管家,却见他撇过了目光。

    莫管家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等崔帐房狡辩,他立刻厉喝道:「崔帐房,王爷敬你为王府工作数余年,一直待你为长辈,而你竟然巧立帐目,数次对王爷谎报帐目亏空,从而进行贪污,收敛王府的钱财,我都被你给骗了!」

    莫管家的补刀让崔帐房双腿发颤,他慌张道:「王妃,不是这样的!是……」

    「来人,将他给我拉下去。」

    「莫管家,你……」崔帐房已经被人塞住了嘴,拖了出去。

    莫管家缓了缓心神,对着穆水清恭敬地道:「让王妃受惊了,小的送王妃回房……」

    穆水清笑咪咪地问:「崔帐房算完的帐本都是交由莫管家计算的吗?」

    经刚才一出戏,穆水清便看出这莫管家有问题。她还没开口,莫管家只是一吼,护卫竟然上前拖走了崔帐房,甚至不经过她这个王妃的同意,恐怕由於季箫陌不管家,莫管家在王府简直是一手遮天。她初来王府,要动莫管家恐怕有些困难。

    莫管家擦了擦额头的虚汗道:「是,之前小的都被崔帐房欺骗了。」

    「之前的帐本重算下,恐怕总数额不只五千两呢。」穆水清笑望着莫管家,「这点事对莫管家来说应该不难吧?」

    莫管家正色道:「王妃放心,一切包在小的身上了。」

    「顺便让其他掌柜将帐本带来,我想看看。」穆水清似笑非笑地望着有些紧张的莫管家,「刚才看帐,发现王爷名下有一间茶楼、两间药铺、一间布庄。然而药铺常年亏损不说,茶楼和布庄也完全不盈利,我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王妃,这似乎……」

    穆水清眼眉一弯,笑道:「如今王府是我家,王爷是我的夫君,身为王妃,我想要查看下王爷名下的产业,照理来说没有理由可以拒绝吧。」她走近莫管家,在他耳畔低语道:「只是通报一声,让他们拿着帐本来见我,这对莫管家来说不难吧,还是说……莫管家在怕什麽呢?」

    莫管家眼眸一闪,恭敬道:「是,王妃。」

    「好,我在房里等你们。」

    将穆水清送回墨香苑,青竹福了福身道:「王妃,是时候奴婢该去给王爷送药了。竹月和揽月在门口候着,您有事唤她们即可。奴婢告退了。」

    「嗯。」

    来了王府两天,穆水清总算分清楚了墨香苑里的几名丫鬟。穿青衣的青竹,是一等丫鬟。穆水清发现,青竹比起照顾她,更倾向於贴身照顾季箫陌,所有东西几乎都是青竹递给季箫陌的,平常季箫陌走路不便也是青竹服侍的,明明青竹是个掌柜的大丫鬟,却偏偏做起贴身伺候的活让人浮想联翩。见两人亲昵的样子,莫非青竹是通房丫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