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几日清闲,易庭先棋瘾上来,也不看医书了,拿着棋谱自己打谱。

    易楚没什麽事要忙,就窝在房里做衣衫。

    快到中午的时候,画屏来了,进了房门後,二话不说就往地上跪,易楚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拦住。

    但画屏很坚持,硬是磕了头才起身,道:「夫人吩咐奴婢定要当面向姑娘赔罪。昨天夜里来时,听说姑娘病了,现在可好点了?」她一边说,一边从包裹里掏出几个宝蓝色锦盒,继续说道:「这里是两根人参,还有三七和黄芪。知道姑娘这里不缺药材,可好歹是夫人的心意。昨天让姑娘受了委屈,夫人心里很不安,非要亲自来看姑娘,还是赵嬷嬷劝服了她,才让我来。」

    「我没事,不过是受了些凉,夜里发了一身汗也就好了。」易楚淡淡一笑,问:「夫人怎麽样?」

    画屏瞧出她的淡漠,暗暗叹了口气,面上仍是热络笑着,「就像姑娘说的,又出了些血,到天黑的时候变红了,就没再用药,晚上喝了大半碗山药粥,还用了点小菜,夜里没再出血。夫人今天就说,感觉身上轻松多了。」

    「那就好,另外也可以喝芡实粥,就是将芡实研成粉和粳米一起煮,可以补气,还有羊肉粥,将羊肉切碎,加入人参末、白茯苓末、大枣和黄芪,混着粳米煮。」

    画屏点点头,「我记下了,回去就吩咐厨房。还有件事想跟姑娘说,昨日的事,恳请姑娘别记恨夫人,老夫人是侯爷的亲娘,侯爷与夫人万不敢忤逆,可是夫人与侯爷都将姑娘的受的委屈记在心里。」

    昨天易楚离开之後,林老夫人又对丫鬟们发了脾气,每人还罚了两个月月钱才离开。

    见林老夫人走了,画屏赶紧去内间瞧了瞧杜俏,因点着安息香,杜俏睡得踏实,并没有被吵醒,锦红则是去书房将这件事禀告林乾。

    林乾不费吹灰之力就查出是表妹钱氏在林老夫人面前搬弄口舌,他不愿在娘亲面前放肆,不过立刻就让府上管事将吴峰跟钱氏带来的年节礼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

    大虞朝讲究礼尚往来,人们送年节礼都是收一部分、回一部分,特别相熟的亲朋好友也有将送来的礼品全部收下,再衡量着回礼。

    而像这样原封不动全退回去,就表示两家之间不想再有来往,也不想再结交的意思。

    钱氏是林老夫人的外甥女,吴林两家是姻亲,一下子就断了来往,林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林乾的鼻子骂他不孝。

    林乾跪在地上解释,「娘,您仔细想想表妹说的那些话吧,但凡她有一丁半点是为了咱家好,就应该先仔细思量了再说出口。她口口声声说易姑娘是走街的江湖郎中,若是这话传出去,别人会怎麽看待杜俏,又怎麽看待咱们侯府?家里还有两个未出阁的姑娘,她们的名声又该怎麽办?

    「再者说,她今日能挑唆娘对易姑娘不满,明日就能挑唆着婆媳不和,到头来就是闹得家宅不宁。娘,您以後若遇到事,能不能先问过儿子?您信不过别人,总不能连亲生儿子都信不过啊。」

    林老夫人听完便迟疑了,没错,钱氏固然说话不厚道,但她仍然认定那个易姑娘也不是善类,她活了这麽大把年纪还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回嘴。

    然而转头看到儿子连蒲团都没拿,就这麽直直跪在冰凉的地面上,她还是心软了。

    若换成别人跪上个把时辰,她连眼皮子都不会抬一下,可是林乾不一样,他的腿有伤,平常也就罢了,遇潮遇冷可是会疼得受不了。

    她赶忙吆喝丫鬟,骂道:「一个个都没长眼,还不赶紧把侯爷扶起来!」

    当下就有三个丫鬟上前来,一边一个搀着林乾的手,第三个赶紧递过拐杖,林乾这才拄着拐杖站定。

    林老夫人从没见过儿子这样为一个外人说话,心底明白自己可能真的有些过头了,但毕竟她身负一品诰命,又是长辈,自然不可能低下身段去向晚辈道歉,更别说对方还是平民了,不过她同意将这件事交给儿子处理,自己便将心思专注在媳妇的身子调理。

    至此,这件事在林家就算告了一个段落。

    可是在同时间,在位於黄华坊的忠勤伯府里,吴朗山却是几乎要气炸了肺,一张老脸涨得跟猪肝似的,紫红一片。

    吴朗山虽然也有爵位,可是他这个爵位跟林家的爵位不一样,人家的威远侯是因为林家祖上屡建战功而得封爵,是世袭罔替的。

    而吴家的「忠勤伯」只是恩封,因为吴朗山的姑姑是先帝极为宠爱的淑妃,吴家便得先帝格外施恩封了爵位。恩封的爵位不能世袭,後代也不能承爵,吴朗山本就不该是伯爷,但是淑妃的儿子无意间在当今皇上夺位过程中帮了忙,虽然淑妃的儿子没等到皇上即位就死了,可是皇上还念着这份情,没有收回爵位。

    如今吴峰虽然有着世子的名衔,但将来能不能袭爵还是两说,所以吴朗山很在意自家与威远侯府之间的关系。

    可现在好了,上午才让吴峰夫妇亲自送年节礼过去,还不等过夜,人家当天就原封不动退了回来,这是摆明着打他的脸面,让全京城的人都看吴家的笑话。

    更为可气的是,吴朗山根本搞不懂威远侯府为什麽要这麽做,退礼回来的侯府管事只转达了林乾的原话——林家门风不正,攀附不上吴家。

    连个解释都没有。

    吴朗山气急败坏地将吴峰叫了过来,问他到底发生什麽事。

    吴峰也很意外,因为林乾不见客,他向林老夫人请安後就离开了侯府,根本没耽搁时间。

    吴朗山无力地挥挥手,「去问问你媳妇,看看是不是她说了什麽。这个家早晚是你们两个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吴峰回头便跟钱氏问起此事。

    钱氏根本没想到自己那点小小的心思竟导致威远侯府驳了忠勤伯府的面子,当下就指天画地发誓自己真的没有惹恼林老夫人,就算林老夫人不高兴,也绝对不会是因为她。

    吴峰说道:「你究竟在老夫人面前说了什麽,一五一十都告诉我。」

    钱氏刻意避重就轻地说道:「其实也没什麽,就是听你说易姑娘不错,想让姨母帮着看看。」到时她便有藉口要求吴峰远离易楚,不过她不敢把这话说出来。

    吴峰一听就明白了,愣了老半天。

    他真不知道这些後宅女人到底都在想些什麽,就算他对易楚有那种心思,钱氏身为他的正室,不先找他问,却向别人这般直接说出口,难道她脸上就有光彩了?

    这没说什麽就得罪了威远侯府跟易楚,要是真说了什麽,那是不是把整个京城权贵全都得罪光了?

    幸好对方是林家,两家总归是亲戚,林老夫人看着嫡亲妹妹的分上也不会见了钱氏就赶出门,日後总有机会能够缓和。

    但易楚可是辛大人捧在心尖上的人,吴峰跟在辛大人身边这段时日,对他的性情多少有些了解,他虽然重情重义,可一旦翻了脸,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辛大人如今是最得皇上信任的人,将来也必然不是池中之物,他跟随辛大人就是为了将来能袭爵、为了自己的前程。

    吴峰思量片刻,温声道:「明天你备好礼品去向易姑娘赔礼。」

    「我跟她赔礼?凭什麽?」钱氏惊讶地睁着眼睛,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竟然要她堂堂忠勤伯世子夫人去跟一个寒门小户的平民女子赔礼?

    简直是笑话!

    吴峰也懒得解释,只淡淡地说:「你不去也行,以後管家的事就交给二弟妹。」

    他口中的二弟妹就是弟弟吴峻的妻子。

    钱氏目瞪口呆,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好在她的脑子并未完全糊涂,反正向易楚赔礼也不会有太多人知道,相较之下,倘若她真的被夺了管家权,整个府里的人都会拿她当笑话看。

    好好衡量之後,她只得咬牙切齿地说:「赔礼就赔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