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小五忙奉上了一盏已经放凉了的清茶。

    小六拿了把大蒲扇用力给许灵搧风。

    许灵在蒲扇搧出的风中喝了一口茶,觉得脸更疼了,肌肤有如火烧一般。他皱着眉头问道:「寒月回来没有?」

    许灵到底不放心玉芝,便让寒月悄悄带了几个亲兵回去看着。

    小五忙道:「启禀大人,寒月哥还没回来,不过他让人回来捎了口信,说陈姑娘家没事,可寒月哥怕夜里出事,说要带着人再守一夜。」

    许灵这才放下心来,吩咐小五,「去打盆井水过来,我要洗脸。」

    他这脸特别嫩,先前有一年大夏天去沙漠剿匪,脸整整晒脱了好几层皮,结果变成了个黑小子,一直到来年春天才慢慢恢复原状。

    第二天下午,寒月终於回来了。

    得知自己母亲中了暑晕倒了,许灵忙道:「老太太没事吧?」

    寒月恭谨道:「大人,我悄悄去问了给老太太看病的李医官,李医官说老太太没大碍,就是身体太弱,中暑了,又跌破了头,得养十来日。李医官今日还要去给老太太诊病,我交代他,老太太须得在家静养,不然对身子的恢复不好。我让他好好说说,做不到我就去收拾他。」

    许灵听了,悠悠道:「大热的天,老太太还是在家里养着好了,何必给她找不痛快。」

    寒月忙又道:「大人,您成亲後两天就是五月十五了,是给府里家用的日子,这个月还给不给了?」

    每个月五千两银子,许府众人活得安荣富贵,可是大人过的是什麽日子啊?这银子可是大人用命换来的!

    寒月早看不惯许府那群吸血虫了!

    许灵悠闲自在道:「就说我如今手头紧,没银子,让大姊先垫一垫吧,爹爹当初留的那几个铺子不都在她手里吗。」

    寒月答了声「是」,抬眼看着许灵,「大人,我还去保护陈姑娘吗?」

    许灵想了想,道:「让余晨舟去吧,你明日跟着练兵……你排一下班,你们几个校尉每日带人去守一日一夜。」

    他想让自己的亲信早些熟悉玉芝,知道玉芝是他重要的人。

    寒月答了声「是」。

    许灵又道:「听说我大姊在外面打着我的旗号卖官,你听说了吗?」

    寒月忙道:「大人,寒星去调查过了,确实有一个开家俱行的丁大户放出风声来,说大姑奶奶收了他一万两银子,要安排他儿子做官。」

    许灵眉头紧紧蹙着,嘴唇抿着,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他最恨人卖官鬻爵!

    片刻後,许灵开口,「去城里放出话来,就说我说的,但凡有人敢在甘州卖官鬻爵,我定当按律查办,再去找丁大户强调一下。」

    寒月答应了一声,忙去安排。

    许老太太最是爱惜自己的身子,一听李医官说她老人家身体富贵娇弱,再出去晒太阳的话就会变丑中风云云,当下就不肯出门了。

    她的宁禧堂里放着储冰的金盆,丫鬟站在冰山後用扇子给她搧风,小丫鬟纤手递上用加了碎冰的水泡过的冰凉果子,还有美貌丫鬟跪在一边给她按摩脑袋……这样的日子她还要出去乱跑干啥?傻子才出去!

    尹姨奶奶见许老太太居然没跌死,很是不满意,又带着许慧过来撺掇了两次,见老太太又恢复了旧态,懒得出门,说了半天陈玉芝的坏话也没用,倒是自己气得半死,只得怏怏回去了。

    许敏这几日忙着躲掏了一万两银子买官的丁大户,根本不见踪影。那一万两银子她早花在几个姨娘和外面的相好身上了,哪里还能吐出来!

    肩负许灵重托的孙淳雨严密地计算着行程,终於在运河上成功迎上了枢密副使兼甘州节度使林玉润的船队。

    林玉润求才若渴,也曾听说过孙淳雨的名字,再加上孙淳雨是以许灵的名义求见的,便拨冗见了孙淳雨。

    孙淳雨曾经在京城做官,至今消息灵通,自然知道林玉润身分尊贵,是未来的皇帝,因此恭敬得很,先把许灵托付的事说了。

    听孙淳雨说了那三船铁矿石的事,林玉润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他吩咐一边跟着的小厮,「你去带着孙大人见韩智,让他跟着孙大人去验一下孙大人带来的铁矿石,然後跟着船,直接运到祁连驿的庄园试炼。」

    小厮答了声「是」,便要请孙淳雨出去,「孙大人,请!」

    孙淳雨一听,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林玉润做事这麽雷厉风行,一边往甘州走,一边就在甘州和凉州之间的祁连驿建了试炼场,而且还随船带着工部有名的炼铁高手韩智!

    林玉润看了孙淳雨一眼,一双好看的眼睛彷佛能够洞悉一切,「我听说,五月十三是许灵要成亲的日子,他娶的是哪家女子?」

    孙淳雨是第一次见林玉润,发现林玉润居然比承安帝要精明能干得多,隐隐已经有了一代雄主的气概,不禁为之折服,当即老老实实道:「启禀大帅,许灵娶的是尉氏县陈氏的女儿。」

    林玉润闻言,浓秀的眉毛扬了起来,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是如今在甘州做卤肉生意的尉氏陈家吗?」

    张喜雨脸都白了,先是拚命给孙淳雨使眼色,可是转念一想,大帅早晚会知道,便低下头,一声不吭。

    孙淳雨答了声「是」。

    林玉润沉默了下来,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嘴唇紧紧抿着。

    华丽舒适的舱房里一下子寂静万分,只有旁边赤金莲花盆里的冰山在融化着,发出微不可闻的「嘶嘶」声,间或响起一两声「哢嚓」声。

    舱房里气氛压抑极了,张喜雨等常年侍候林玉润的人,都知道他愤怒到了极点,不声不响的跪了下去。

    孙淳雨觉出了不对,迷迷糊糊也跟着跪了下去,心里还在猜测,大帅到底是怎麽了?

    林玉润也说不清心里是什麽滋味,就是生气、不高兴,恨不得把许灵拎过来亲手给剁了——许灵居然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居然敢觊觎他的……他的……

    他快要气死了,却又没法说出来!

    已经很久没人能让他这样子愤怒了,上次让他如此生气的林昕和章婕夫妻两个,已经被禁足在鲁州永亲王府了,两年内都不能出王府。

    片刻後,林玉润淡淡道:「我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张喜雨赶紧示意众人退下。

    众人悄无声息如海水退潮般涌了出去,偌大的舱房内只剩下林玉润和张喜雨。

    林玉润一动不动坐在紫檀木宝椅上,好半晌方道:「张叔,我该怎麽办?」他的声音里带着委屈和不解。

    张喜雨叹了口气,看向林玉润,低声道:「大帅,您已经长大了,即使陈姑娘真的是您的生母,她也有自己的人生啊。」

    这些话,即使大帅不喜欢听,他也得说,也只有他能去说。

    林玉润心里难受,身子靠回椅背,轻轻道:「母亲……难道不应该永远陪着我、照顾我吗?」

    张喜雨默然片刻,这才道:「大帅,陛下最厌恶巫蛊之道和怪力乱神之说,陈姑娘这样做,其实是在保护你……」

    林玉润如此聪慧,哪里会想不到这一点?他只是心里难受罢了,说不出的难受,心里空落落的。

    片刻後,林玉润开口道:「张叔,你去传令,让他们加速船行的速度,我一定要在婚礼前赶到甘州。」

    他想去见见玉芝。

    他去的话,有他在,若是玉芝後悔,还可以悔婚。

    张喜雨知道林玉润做事果决,意志坚定,相信他一定会想开的,便答了「是」,自去安排。

    他走到舱房门口的时候,听到林玉润满是委屈的声音从背後传来,「张叔,如果玉芝非要嫁给许灵,我就认玉芝为义妹,做她的靠山。」

    林玉润今年还不到十八岁,声音还带着些许少年的清澈,听着特别的可怜兮兮。

    张喜雨脸上露出笑容,答了声「是」,退了下去。

    林玉润抚摸着中衣的衣袖,心里却在思索着如何让玉芝向许灵退婚……

    他的想法很简单,玉芝为何要嫁给许灵?她可以做他的义妹,他能照顾她,给她养老,让她锦衣玉食开开心心一辈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