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客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娘,闻言便道:「给我一个鸡心尝尝吧。」

    玉芝笑着答应一声,夹了一个鸡心给这位大娘。

    大娘吃了鸡心,觉得好吃,又道:「再给我一个鸡肝尝尝吧。」

    玉芝微笑着夹了块鸡肝给大娘。

    尝了鸡心和鸡肝,大娘很想再尝尝鸡胗,便道:「还有鸡胗呢,也让我尝尝吧!」

    玉芝依旧含笑给她夹了块鸡胗子。

    大娘尝了尝,味道实在是好,便让玉芝秤了几个鸡心、鸡肝和鸡胗,付了铜钱拎着离开了。

    阿宝道:「这位顾客好罗嗦,尝了那麽多,才买几个,咱们的本钱都收不回来。」

    玉芝无奈地笑道:「一样米养百样人,这世界就是这样,她还不算什麽,有的人才奇葩呢。」

    她默默回想了一下自己前生今世遇到的奇葩,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想着奇葩真心不少啊!

    阿宝见玉芝情绪有些低落,便笑吟吟凑了过来,「姊姊,我不会读,你教我读吧。」他凑近了玉芝,闻到玉芝身上的气息,暖暖的,香香的,很好闻。

    玉芝闻言,顿时又精神了起来,「来,你先听我读一遍。」

    晚上不到戌时,玉芝就带着阿宝去了隔壁许灵的宅子。

    寒星带着玉芝和阿宝进了东厢房客室,道:「我们大人正在洗澡,咱们先去东客室等着,大人洗完澡就过来找咱们,大人说有事情要和你说。」

    玉芝闻言笑了,「是什麽事?还需要许大人巴巴地亲自来告诉我?」

    寒星还真不知道,笑着把玉芝和阿宝安置在东客室。

    玉芝从袖袋里掏出软尺,笑咪咪道:「寒星小哥,我量量你的身量吧。」

    寒星看着玉芝眨了眨眼睛。

    玉芝起身走了过来,「该过年了,我想给你做件袍子过年穿。」

    寒星心情激荡,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怔怔地看着玉芝。

    这时候外面传来许灵的声音,「咦?只给寒星做衣服吗?还有我呢!」

    玉芝抬头一看,只见许灵施施然走了进来。

    他刚洗过澡,身上裹着件玄色布面羊羔皮袄,湿漉漉的长发披散着,不过从正房走到东厢房而已,头发已经冻住了,瞧着挺狼狈的。

    明明身上裹着笨重的羊羔皮袄,可是许灵彷佛裹着华贵的貂裘一般,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

    玉芝一见许灵这个模样,就抿嘴笑了起来,上前屈膝行了礼,「见过大人。」

    房里摆着一个黄铜火盆,许灵径直走到黄铜火盆前的鸡翅木官帽椅上坐下,一边探身烤火一边道:「要过年了,玉芝,你也得给我做件衣服。」

    玉芝笑着打量他,见许灵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脸颊上酒窝深深,似乎不是很认真的样子,便道:「我给大人做一双在家里穿的千层底棉靴吧。」

    许灵笑了起来,雪白的小虎牙也露了出来,「好啊!」

    玉芝看了看他的脚,发现他脚上穿着粉底皂靴,雪白的裤子掖进了靴筒里,便道:「有鞋样吗?」

    许灵摇了摇头,「没有。」

    玉芝想了想,道:「这样吧,你脱掉靴子,我看看你的脚。」

    许灵闻言笑了起来,伸手把自己的靴子脱掉,露出了脚,口中还道:「我的脚不臭,你放心吧。」

    玉芝失笑。

    她做事素来认真,从口袋里掏出提前准备的炭笔和纸,走到许灵身前蹲下,凑近观察许灵的脚,观察片刻之後,又用笔在纸上描下脚的轮廓。

    许灵原先只是开玩笑,开着开着发现玉芝很认真,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摸了摸鼻子,心道:还是有女儿好啊,若是侍候的人,描个鞋样而已,哪里会这麽尽心?

    玉芝把鞋样描好,又记下了几个数字,这才起身微微一笑道:「好了!」

    许灵不让寒星服侍,自己动手慢吞吞地套上白绫袜,穿上粉底皂靴。

    穿好靴子,他一抬头便看到玉芝拿软尺在给寒星丈量肩宽,把身子靠回椅背上,拢紧身上的羊羔皮袄,垂下眼着心事。

    玉芝麻利地量好了寒星的身量,用炭笔在纸上记录下来,口中问道:「寒星,袍子要什麽颜色的衣料?」

    寒星想了想,「随便吧,我都行。」看了玉芝一眼之後,他又道:「毛青布就行了,我一天到晚地忙,缎面的容易勾到。」

    玉芝都记了下来。

    忙完正事,她预备离开了,却又问了一句,「大人,你们是在这里过年,还是回许府大宅过年?」

    许灵正在想心事,闻言一愣,「怎麽了?」

    玉芝笑了,「快过年了,我这几日准备用柏枝做些熏肉,你们若是在这里过年,做好了我给你们送二十斤过来。」

    许灵思索片刻才道:「我回大宅过年。」他伸手烤火,眼睛灿若星辰,「不过既然你如此孝顺我老人家,那我初三就回来这边,吃你做的熏肉好了!」

    玉芝,「……」

    寒星,「……」

    阿宝,「……」

    玉芝不由莞尔,「大人,你不在家里陪家眷,到这边孤零零的做什麽?」

    许灵笑了笑,身子又靠回椅背,修长的手指在椅子的扶手上敲了敲,不说话了,嘴角却噙着一丝冷笑。

    玉芝见状,以为触到了许灵的逆鳞,屈膝行了礼,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

    见玉芝不说话了,许灵开口道:「我搬家时你送我的这套坐垫,大帅很喜欢,你用心再做一套,我给大帅送去。」

    玉芝闻言,眼睛一亮,当即脆生生答了声「是」。

    她心脏「怦怦」直跳,问道:「大人,不知大帅喜欢什麽颜色?」

    许灵看向玉芝,见她眼睛亮晶晶的,满是欢喜,心里莫名一窒,缓缓道:「大帅内书房的家俱都是黄花梨木的,你瞧着搭配吧。」

    玉芝忙答应了一声。

    这时候寒月带着孙鹤进来了。

    孙鹤穿着件暗青色缎面灰鼠皮袄,头上戴着灰鼠暖帽,饶是如此,进屋後依旧搓手跺脚,「好冷啊,屋子里真暖和!」他看向许灵,「大人,待我脱去皮袄再给您行礼。」

    寒星笑着上前接过孙鹤的灰鼠暖帽和皮袄,走到一边挂了起来。

    孙鹤这才端端正正地给许灵行了个礼,「小的见过大人!」

    许灵原先还心事重重,此时见了孙鹤如此,不由笑了起来,「你和玉芝围着火盆坐着谈生意吧,不用管我。」

    玉芝和孙鹤知道许灵不在乎虚礼,便各自搬了张锦凳在火盆边坐下,一边烤火一边细谈。

    许灵垂着眼靠在椅背上,似乎心事重重,可其实是在听玉芝和孙鹤谈判。

    听了一阵子,他发现玉芝这小姑娘不可小觑,果真是有备而来,税金、夥计的工钱、给官府的打点、各项杂费什麽的,都考虑到了。

    孙鹤刚开始还很平静,没过多久看向玉芝的眼神便不同起来,态度也更认真了。

    玉芝做事从来果断,待与孙鹤谈好,便拿出了一叠银票,「这是三百两银票,孙大哥你点点吧。」

    孙鹤却把银票给了寒星,自己也掏出一摞银票递给寒星,「我这边也是三百两。」

    寒星查验完毕,道:「双方都是三百两,一共六百两,都是慈宁斋票号的银票。」

    寒月很快就送来了笔墨纸砚和大红印泥。

    玉芝执笔,和孙鹤商议着写下了契约,签上彼此的名字後,又各自蘸了大红印泥按下了手印。

    许灵作为中人,也签了名摁了手印。

    玉芝知道孙鹤怕是要留下陪许灵饮酒,便起身告辞。

    许灵吩咐寒星,「你把玉芝和阿宝送回去,看着他们进了门再回来。」

    寒星答了声「是」,送玉芝和阿宝出去了。

    回到家里,玉芝心潮澎湃,一时难以入睡,索性披了衣服起来,靠着软枕想心事。

    先给阿沁做坐垫和靠枕吧,阿沁内书房摆的是黄花梨木家俱,黄花梨木色金黄温润,纹理清晰,其实可以配浅一些颜色的坐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