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四人一一作答。

    听罢,画屏挥手让她们离开,往易楚身边凑了凑,低声道:「第一个衣服不干净,指甲缝里有泥逅;第二个眼珠子乱转不像个安分的;第三个哼哼唧唧的话都说不清,估计是个不中用的;第四个模样还行,但是身材太粗壮,像是性子野不太服管。」

    易楚不免叹服,适才她看得也算仔细,脸面、衣服、手指都看过了,但显然不如画屏会相人。

    接着画屏又点了四人进来,问了同样的问题,待人出去,点评道:「有两个畏畏缩缩的撑不住事儿,第三个除了相貌好其他别无用处,留在家里纯粹是个祸害,第四个还凑合。」

    易楚点头表示认可。

    等所有人都相看罢,画屏选了八人进来,问了些「家里是什么地方的」「家里都有什么人」「以前在哪里做过,主家如何」等问题。

    问完了,告诉易楚,「那两个回答得不尽不实,想必来路不明,第三个嘴不严实,主家的底儿都快掉了,还有一个没什么不好,就是觉得面相不好,是个苦命的长相。」

    易楚忍不住挑眉,「挑丫头还有这讲究?」

    「那当然,」画屏笑道,「你说丫头整天跟在身边,要是看着难受,这不是难为自己?」

    细想之下,确实很有道理。

    最后,留下来四人。

    画屏让郑三嫂请俞桦进来,「俞管家,我粗粗挑了这几个丫头,您帮我掌掌眼,看看行不行,然后由太太定夺。」让四人上前给俞桦行礼。

    俞桦打眼一扫,压低声音对易楚道:「边上那个粗壮的看着下盘沉稳,应该有把子力气。」

    画屏就笑,「俞管家好眼力,她说出身猎户,自小力气大饭量也大,她爹四年前从山上摔下来死了,她娘养不活她,就自己卖身为奴。」

    俞桦盯住那人的手看了看,点点头,「既如此,我看这几个都还行。」

    易楚从善如流,「既然你们觉得合适,那就留下她们四个吧。」

    原先跟人牙子说好了一个八两银子,那个粗壮的太能吃,人牙子会来事,主动降到了六两,如此一共是三十两整。

    四人给易楚磕了头,跟着俞桦到外面将卖身契重新换过,摁上手印。

    不大工夫,俞桦又带着四人回到客厅。

    画屏板起脸,在四人面前踱了两圈,沉声道:「既然到了杜家,就得遵守杜家的规矩,头一件事,得先认清主子,你们说说谁是你们的主子?」

    四人不约而同地看向易楚,「太太就是我们的主子。」

    「好,既然都认清楚了,以后可得记住,凡事要听主子吩咐,以主子利益为先,若有那阳奉阴违欺瞒主子的……」

    俞桦不动声色地端起杯茶,喝了口,手指用力,茶杯咯吱咯吱地裂成碎片,茶水洒了满地。

    四人目瞪口呆,忙不迭地磕头,「奴婢万不敢有欺瞒之举,如果背主就如这茶杯任由主子惩罚。」

    画屏这才换上亲切的面容,温和地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的,刚才俞管家只不过是给大家提个醒儿。到了新主家,以前的名字就别用了,太太另外给你们赐名。」

    几人再次跪下。

    易楚跟画屏先前已商量过,此时便也特地端起面容,淡淡地说:「现下是冬天,就统一用冬字,冬云、冬雨、冬雪、冬晴。」

    画屏接着吩咐,「冬云会做饭,以后跟着郑三嫂负责厨房的活计;冬雨能做一手好针线,冬雪稍微认几个字,你们两人跟在太太身边伺候;冬晴,你伺候二姑娘。」

    又将以后要遵行的规定逐条地说了遍,才让她们退下,却独独留了冬晴,也就是身材粗壮饭量大的那个。

    画屏特地嘱咐她,「二姑娘的衣物都由她自己洗,屋子也是她自己收拾,你只管看着她,未得太太许可不准跨出二门半步。若是得了允许出门,也得寸步不离地跟着她……有一点你须得记清了,虽然让你伺候二姑娘,可你的月银是太太发,你的卖身契也是在太太手里。」

    冬晴很识相,认真地说:「奴婢记得太太才是主子。」

    画屏满意地点头,「你能记着就好。」

    终于眼前清静了,画屏对易楚道:「今冬先让她们在东厢房凑合凑合,等开春在后面起一排后罩房,到时候再添人也有地方住,另外还得赶制几身新衣裳,以前杜府跟林府都是每年四身,两冬两夏,咱们家里虽不跟他们比,但眼下她们刚来,怎么也得有身换洗的,我看库房里有两匹官绿色的棉布,不如赏了她们,让她们量了尺寸自己做。」

    易楚就叹气,「其实倒用不着丫头,用了平白添这么多麻烦,每个月发月例银子不说,还得供吃供喝供住,还得给她们分派差事,又得担心她们干不好,这才叫花钱找罪受。」

    「你是心疼银子」画屏听了「咯咯」地笑。

    易楚实话实说,「是,家里这十几口人吃住,一个月顶得上我们原来两年的花费,还一点进项都没有。」

    画屏完全能够理解易楚的想法,她是勤劳惯了,也节俭惯了,可眼下的情势容不得她勤劳节俭,以后也是。

    想了想,道:「大兴不是有地?不如尽早租出去或者雇几个懂行的照应着,年底等着收租子就行,五百亩地每亩就是有一两银子的出息,也能增加五百两……阿珂说去西北做生意,你既然让卫橡跟着去,不如顺道投些银子,若是真赚了,让阿珂分你几分利,再者,你手里有闲钱,也可以买个铺子做点生意,倒不是你自己经营,寻个可靠老成的掌柜就行……我有个主意,林夫人承过你的恩,现下不管怎么说两家都是亲戚,先头辛夫人陪嫁的庄子跟铺子都有可靠能干的庄头和掌柜,倒不如借来用两年。」

    易楚摇头,「我不想与林家打交道……不过你说得很对,我想试着先干干,没准不靠别人也能做起来,实在不行再另说。」

    画屏无奈地笑,又说起丫鬟来,「还有四五天的工夫,我先帮你敲打敲打她们,好在家里的事情少,她们很快就能上手。不过你得记着,千万不能太软和,尤其她们犯错的时候,该罚就得狠下心罚,恩威并重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易楚知道画屏管理丫头很有一套,一一点头应着。

    这边易楚跟画屏一边忙活着调教丫鬟,一边准备画屏成亲之事,而威远侯府,林乾却沉着脸对杜俏道:「阿俏,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卷三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楚楚娇医 卷一》作者:澐晓

    02、《楚楚娇医 卷二》作者:澐晓

    03、《楚楚娇医 卷三》作者:澐晓

    04、《楚楚娇医 卷四》作者:澐晓

    05、《楚楚娇医 卷五》作者:澐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