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惊鸿尴尬地笑着点了点头,不过外面来人也就这麽一次,直到晚上沈墨回来,院子里也都再没来过人。

    沈墨问了三个侍卫情况,听见点心的事情,看了那花坛一眼道:「他还是这麽谨慎。」

    惊鸿支着下巴道:「想探探我身边的侍卫情况如何,下一次就直接动手抓人去威胁你了吧?」

    沈墨笑着看着她,「夫人跟为夫在一起久了,当真也变得聪明了。」

    撇撇嘴,惊鸿泄气地道:「原来我当真是饵啊。」

    「夫人放心,不会有丝毫危险的。」沈墨後抱着她上床去,「今天累了,早些睡吧,明日倒是可以看看好戏。」

    惊鸿虽然面上笑着,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一上了床,顺势就咬了沈墨一口。

    「嘶—— 」沈墨眼眸颜色深了深,看着惊鸿挑眉,「夫人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勾引为夫,似乎不太好。」

    惊鸿嘴角抽了抽,转身过去背对着他睡,然而沈墨轻轻将她抱在怀里,叹息了一声道:「都说了要相信我。」

    「萧琅也这麽说呢。」惊鸿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是有些恼他方才不正经的话。

    沈墨听见了,身子一僵,用力将她转过来,黑着脸看着她道:「你还拿他跟我比?」

    男人可怕的占有慾,不管喜欢与否,都是存在的。惊鸿乾笑了两声,道:「他是瓦,你是玉,的确不能比,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要当真。」

    沈墨的脸色没有一点好转,看着惊鸿装死地闭上眼睛,咬咬牙恨不得将她撕了装进肚子里。

    不能急,沈墨,对她不能急。

    他在心里这样默念了许久,终於平稳了气息,拥着她安静地睡过去。

    第二天起来,屋子里多了个丫鬟,服侍着惊鸿换了衣裳,梳了发髻。惊鸿奇怪地对着镜子一看,觉得这装扮怎麽和个丫鬟一样啊?

    那丫鬟帮她打扮好了,就将自己的发髻拆了,衣裳也换成她的,爬上床去继续躺着。

    偷梁换柱?惊鸿眨眨眼,看着那丫鬟,再看看沈墨。

    「莫要打扰夫人休息,将东西放下就跟我出来。」沈墨眨眨眼,嘴里说的话很严肃,脸上却带了笑。

    惊鸿回过神,连忙跟上沈墨,低头走在他後面,「奴婢知道了。」

    一路出去,沈墨直接上马,後头石琮倒是不知道何时摔伤了,一瘸一拐地上了後面的马车,惊鸿也跟着到了马车里。

    「将军看起来,当真是喜欢您得紧。」石琮一边解开缠在腿上的白布—— 他的腿伤当然是假的,一边看着惊鸿笑道:「为了您,要绕这麽大一个圈子,真是难得。从前我还说将军那样子,如何能与夫人和睦,现在看见你们这样,属下也就放心了。」

    惊鸿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石琮道:「我给他添了不少麻烦。」

    「无妨,他不怕麻烦,相反的,有事情让他做,他才不会无聊。」石琮跟着沈墨这麽多年,自然也是了解他的。「他原来冷漠惯了,一方面是因为年少将军,不冷漠不足以威慑下属,另一方面是将军父母早逝,他性子就是如此。」

    惊鸿看着石琮,这个男人看起来很憨厚老实,什麽也不瞒着她地开口就一直说。

    「但是自从成婚後,将军整个人都有些少年的活泼样子了,多半是夫人的功劳。现在他时常会笑,当然威严仍在,这样的将军,其实更讨人喜欢。」

    石琮说着就看了惊鸿一眼,由衷地道:「一开始听闻将军娶了个弃妇,我也是惊讶的,但是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身分地位、门当户对都是次要的,能遇见那麽一个人,打开他的心门,知他爱他懂他,那才是良缘。」

    心里重重地一震,惊鸿看着石琮,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麽。

    良缘吗?她这样的人,其实也是可以陪在沈墨身边的?她所有的顾虑其实都没有必要,只要她知他爱他懂他吗?

    惊鸿陷入了沉思,开始思考自己与沈墨之间,到底该走哪一条路。

    路走到一半,沈墨就勒马,让惊鸿下车,去旁边的茶棚子里换了一身小兵的衣裳,与此同时,剑奴追了上来禀告道——

    「人已经被带走了,带往石城去。」接着把详细的位置也说了。

    沈墨挑挑眉,对惊鸿轻声道:「跟在我身边,不要离太远。」

    惊鸿隐约知道那丫鬟是代替她被抓去做人质了,现在自己头上的铁盔有些重,她勉强抬眼看着沈墨道:「你要去救吗?」

    「夫人被抢走了,怎麽能不去救?」沈墨一脸严肃地道:「换作别人也罢,那可是我待如至宝的夫人,霍乱要是敢动她,我就该与他同归於尽。」

    惊鸿目瞪口呆。她还以为换人只是为了保证她的安全,但怎麽看起来沈墨还有後招?

    「你跟着我就好。」沈墨说了这麽一句,之後就翻身上马,让石琮他们掉头往回赶。

    身为一个士兵,不能再坐马车了,惊鸿被放在一匹马上,跟着沈墨走。

    她不会骑马,沈墨边跑边教她,「身子前倾一些,拉稳缰绳,脚踩稳就不会掉下去。」

    惊鸿被颠簸得七荤八素,幸好没有掉下去,只是姿势丑了些,她都听见了沈墨的闷笑。

    进入石城,沈墨一改轻松的神色,脸色沉得难看,直直地往那关了人的院子冲过去,将惊鸿都甩在了後面。

    十里坡,松岩亭,恭候大驾。

    一张纸被贴在门上,上面的字飞扬跋扈,一看就知道写的人十分嚣张。

    沈墨一把将纸扯下来,连犹豫也没有,翻身上马继续赶往十里坡。

    一时之间,後面跟着的人都觉得将军当真是深爱着妻子啊,明知道会有陷阱,他竟然也一点不犹豫地就往前冲。

    惊鸿吃力地跟着队伍,沈墨偶尔会回头看一眼,然後速度放慢一些,直到她追上来。

    十里坡是个很宽阔的地方,也是城外着名的古战场,对面站着的不过三、四百人,沈墨勒马,看着最前面那人道:「用这样的方法逼我来,霍乱自己却不出来,好像说不过去。」

    为首的是霍乱座下的副将,看见沈墨首先抱了抱拳,笑道:「元帅正在请贵夫人喝茶,将军若是想见她,可以跟我们走。」

    「将军。」身边有探子来报,「周围有伏兵,请多小心。」

    沈墨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地看着那副将道:「让你们元帅过来,若当真是英雄,便与我在这场上一对一决战,不要拿女人来威胁。」

    那副将笑着摇头道:「将军自己考虑清楚,您的夫人还在元帅帐子里作客,现在不是您订规矩的时候。」

    他们来的这一群人都是精锐,四周还埋伏了近五百人,知道了沈墨今天从城中出发只带两百人,他们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让沈墨离不开这里。

    况且,一向没有软肋的沈将军竟然带着深爱的妻子上战场,这麽好的把柄不抓白不抓,若是能不费战力拿下这大夏边城,他们自然是求之不得。

    听了这话,沈墨果然红了眼就要冲过来,那副将笑了,还加了一句,「将军若是不再快些,不知道元帅会和贵夫人谈到什麽地步。」

    惊鸿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这样阴损的招数用在打仗之上,还真是让人不齿。

    沈墨黑着脸,挥手做了个进攻的手势,低声对惊鸿道:「你往後退。」

    旁边的剑奴帮着将惊鸿的马拉到後面,她还什麽都没看见,就听见震天的喊杀之声。

    一行两百多人都朝那三、四百人冲过去,惊鸿在人群中看见了沈墨,看见那副将的刀从他身边划过,差点伤到他。

    惊呼声就在喉咙里,剑奴拉着她的马一直往回跑,颠簸之中就再也找不到沈墨了。

    「要……要去哪里?」惊鸿看着剑奴问。

    「主子说,让您待在安全的地方。」剑奴面无表情地回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