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剪画看到萧琅後,气焰本来已经下去了,一听这话火又是直往头上冒,「你这青楼里的妓女都敢上街,我骂两句怎麽还会辱了名声?拿菜叶丢你人家还会说我侍郎府行得正呢!」

    「你!」姽嫿臊得脸色青红,樱唇都咬得泛白。扭头一看萧琅僵立着,上前去便拉住他的胳膊摇晃,「你就看着你家丫鬟这般欺辱我吗?这样不懂规矩的丫鬟,就该打个半死逐出府去才是!」

    萧琅抿唇不说话,姽嫿有些急了,也顾不得这话说得说不得,张口就道:「跟我欢好的时候你是怎麽答应我的?一下床就不作数了吗?眼瞧着别人都往我脸上踩了,你也不吱声?」

    眼神终於是黯淡了下去,心里也疼得难受。惊鸿站起来,慢慢走出屏风,将还想上前理论的剪画给拉到了身边。

    「回去吧。」有些苍白的嘴唇缓缓开启,惊鸿一眼也没看堂中的人,只拉着剪画往外走,「在外面闹成这样不像话。」

    萧琅心里一惊,看着惊鸿的背影,下意识地就甩开姽嫿的手往前追,「惊鸿你等等。」

    惊鸿没停住步子,反而走得更快了些,剪画回头朝姽嫿呸了一口,才跟着主子的步伐出去。

    「哎唷,这可是场好戏。」药堂夥计回过神来,看着愣在原地的姽嫿,奚落道:「野鸡遇上正主儿啦!那可是萧少夫人和她的丫鬟。别说那是个丫鬟,就是只狗,在正院里也是比外头的高贵些。」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看着姽嫿指指点点起来。

    能这般猖狂上街的妓子,有这麽个下场,旁边的大婶子小姑娘都是拍手称快的。

    宋人齿俗妓,捧雅妓,可是说到底,只要是女人没有一个喜欢妓子迷了丈夫去。

    「惊鸿!」萧琅一路追出来,平日里瞧着惊鸿走路优雅,没想过她跑起来也是这麽快的。他顾忌着街上有人,不好太过狼狈,走得并不十分快,哪想到一转眼就被惊鸿甩出了半条街。

    眼前的路好像很长,惊鸿茫然地跑着,她不知何时放掉剪画的手,自个儿跑过街头卖包子的店铺,跑过街尾立着的牌坊,脑子里像是有什麽东西闪过,那让人难以忍受的痛楚硬生生地从心里泛上来……

    「山有木兮木有枝,惊鸿,下一句是什麽?」唇红齿白的少年握着书卷,坐在她身边戏谑地问。

    她羞红了脸,结结巴巴地看着书道:「心悦君兮君不知。」

    「哈哈哈,你说出来我不就知道了?惊鸿喜欢我?」

    「……没有。」

    「哦?」少年不悦地挑眉,「不喜欢我,你还喜欢谁?」

    「……喜欢。」她犹豫半天,才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头都要埋进膝盖里了。

    「喜欢什麽?」少年又笑了,嘴里却是不耐烦的语气,「你倒是说清楚啊。」

    我喜欢你,惊鸿喜欢萧琅。心悦君,君早知。

    眼前有些模糊,惊鸿抬头,前面已经是萧府的大门。

    「少夫人。」门口的家丁瞧见她,有些意外,却还是恭敬地行了礼。

    眨眨眼,终於看得清楚了些。惊鸿停住步子,喘了喘气,抬手整理了一下仪容,朝家丁点点头,迈过门,又飞快地往自己的院子跑。

    萧琅远远看见前面的人是回家,吊着的心才放回去一些。没想到会在那里遇见惊鸿,又让她听了那些不乾净的话,怎麽都是他不对。今天是实在昏了头,被姽嫿软言细语磨去买东西,要不然,可以一直瞒着惊鸿的。

    男人都有花心的时候,他更是一贯风流,但要他别管惊鸿自去狎妓,那不可能。

    「少爷。」

    家丁们一脸茫然,先是看着少夫人跑进去,接着又看见自家少爷风一样地追进去,这是发生什麽事了?

    「惊鸿!」终於回到东院,院门开着,房间的门却是上了闩。萧琅喘了口气,拍着门道:「你先开门,听我把话说完。」

    惊鸿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微微一侧头,还可以看见床帐上尚未撤下去的红色囍字。想起刚刚那女人娇俏的声音和所说的话语,说不难受是假的,但是她发现自己哭不出来。

    自己的闺中好友花锦曾经劝过她,说萧琅不是个会轻易收心的人,本就是风流浪荡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彼时她穿着嫁衣,望着镜子里带笑的自己,自信满满地道:「萧琅是与我两情相悦,才换来这一场姻缘。我信他,更信我自己。」

    多麽自负而盲目的话啊。她是有多傻,才想去劝服一匹狼不吃肉。

    「惊鸿你听我说,那人只是别人给我准备的玩物,一个妓子罢了。」萧琅无奈地在门外道:「我是一时迷了心窍,但若要我选,定然还是以你为重。我知道你生气,开门再说好吗?」

    剪画此时也在屋子里,看起来比惊鸿还生气。听着外头的话,生怕小姐心软,琢磨着等主子一想站起来去开门,自己就拦住她。

    平日里惊鸿习惯了伪装,所以即使是剪画也觉得她看起来温和没脾气。惊鸿冷笑两声,对外头的话充耳未闻,只一一看了梳妆台上的东西,伸手将自己的发髻打散。

    大夏为人妇梳已嫁之发式,为寡妇或弃妇则会在头上戴一朵白茉莉。惊鸿梳了简单的倭堕髻,簪上一支茉莉发簪,对着镜子看了看。

    「小姐,您这是做什麽?」剪画吓了一跳,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虽然她也气姑爷,但是小姐总不能就这麽离开萧家吧?自家老爷那里……

    惊鸿无所谓地笑了笑,绕过呆愣的丫头,去打开房门。

    「惊……」萧琅听见开门声,心里一喜,一抬头却看见妻子的发式以及她发上的白花,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你这是做什麽?」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惊鸿扯了扯嘴角,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掏心掏肺喜欢过的男人,眼睛立刻红了,「你允我的事终究还是没有做到。如此,我便去拜别了夫人,回娘家去吧。」

    托萧琅这个有本事的女婿的福,为岳父谋了个京官,半个月前凌家举家回来了。

    萧琅又急又气,没想到惊鸿会这麽决绝。她素来温和,这也不是什麽天大的不可饶恕的错误,她怎麽就要回娘家了?

    「你别闹。」用力抓住惊鸿的手,萧琅皱眉道:「明知道我舍不得你,非要这麽做吗?我允你以後再不去见那女人了,你消气行不行?」

    惊鸿脸色平静,轻轻地呵笑了一声,慢慢地将自己的手从萧琅手里抽出来。「你也曾允我,此生绝不负我。我信过了,现在心里很难受。萧琅,你要怎麽才能让我再信?」

    萧琅脸上一阵僵硬,手里空了,心里也猛地没个着落,一时竟不知道说什麽好。

    还会挽留她,进步挺大。惊鸿一边擦泪一边在心里冷笑。

    「这是怎麽了?」门口传来萧夫人的声音。

    萧琅回头,眼神微微一亮,「娘。」

    「夫人。」惊鸿恭恭敬敬地朝走来的人行礼,低眉道:「惊鸿正好要去同您拜别,您来了,惊鸿就在这里行三跪九叩大礼,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惊鸿的照顾。」

    萧夫人皱起眉,听着惊鸿这话,脸色难看得很,「好端端的,又没人给你塞休书,你闹什麽?」

    「娘,是儿子不对。」萧琅连忙道:「儿子一时糊涂,带着春红楼的妓子上街,遇见了惊鸿,让她难受了,她才要走。娘帮儿子劝劝惊鸿吧。」

    春红楼?萧夫人一听这名字,脸色更加难看,「你带个妓子上街,还遇见惊鸿?琅儿,这样的糊涂事你怎麽做得出来?」

    萧琅低着头,难得这样低声下气地道:「儿子知错了,只愿母亲劝劝惊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