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要陪着她,天长地久,他承诺过的,他曾经忘记,这次绝不会再忘了。

    他捡拾着城里可用的东西,到上坊里搬来工具和材料,在后院另外造了一个火炉。

    几天后,他在毁坏无人的街上,看到蝶舞。

    她像得了失心疯一般,赤着脚,在街上游荡着。

    「发生了什么事?」他问。

    他必须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看着他,茫茫的,喃喃的,自言自语似的,将所有的经过,全说了出来。

    龚齐的愚蠢、她的盲目、澪的愤怒、云梦的无辜……

    这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或许他应该要恨她,她是造成一切的祸首之一,但他却没有办法,她已经得到了她的报应。

    不忍心看她如此无助,巴狼将她带回家照顾。

    蝶舞没有反抗,只是乖乖跟着他。

    她一直没有开过口,每天只是呆呆的坐着,看着他工作,直到有一天,他搬来陶泥,日以继夜的雕刻着那一切。

    当她认出他所刻画的东西,她才有了反应。

    「你在做什么?」她问。

    「阿丝蓝在哭。」他说。

    她瞪着他。

    「阿丝蓝死了。」她提醒他。

    「我知道。」他嗄声开口,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一点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泪水滑落脸颊,然后开始帮他。

    他们是两个疯子,他想。

    两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继续雕着陶泥,把一切都刻了下来。

    一天又一天过去,他日日夜夜都在阿丝蓝的坟前,雕刻着那巨大的陶画。

    他把事情的经过,全都亲手刻了上去,记录着所有发生过的一切。

    关于这个王朝、大王、王后、公主、女巫,还有那场战争,和那个可怕的诅咒……

    他废寝忘食的刻着,将陶画翻成陶范,再到工坊里搬来铜锡,把它们融成液体,浇灌进陶范里。

    那是很困难的工作,因为那幅画十分庞大,他只有一个人,所以必须要分开铸造,再将它们合铸起来。

    但他的技术很好,该死的好。

    日升。月落。

    月落。日升。

    风吹着,雨下着。

    他的血和泪和在陶泥之中,滴在铜液里。

    巴狼不知道他花了多久的时间,他没有特别去注意,他把所有的心力,都花在铸造这幅画上。

    「你得吃点东西。」蝶舞说。

    他吃了,因为那样才有体力把事情做完。

    「你必须睡觉。」蝶舞说。

    他睡了,却总是流着泪醒来。

    没有阿丝蓝的现实,太过孤寂。

    有时候,他从梦中醒来,会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起床后,便会疯狂的在荒废的鬼城里,四处寻找她。

    在白塔的晒场,在倒塌的城墙,在漫流的河岸,在工坊的大树下——

    巴狼、巴狼……

    他可以看见她笑着朝他挥手的身影,听见她开心叫唤他的声音,但阿丝蓝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

    然后,蝶舞会找到他。

    他会清醒过来,痛苦的回到清冷的家中,继续铸造那幅铜画。

    或许,到了最后,他是真的疯了。

    但没有了阿丝蓝的世界,是怎样都没差了。

    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铜画铸完,修饰,磨光,擦亮。

    铸好铜画的那天,又下雨了。

    铜画很大很大,上面有着一切,但他只在一旁小小、小小的角落,刻着她和自己的身影。

    他在炉前铸着铜,她在他身后煮着饭,看着他。

    雨水落在她的脸上,好像她又哭了。

    他急切的用衣袖,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别哭了、别哭了……」

    他轻抚着她秀丽的脸庞,仿佛又听见她温柔的声音。

    巴狼,衣服要多穿一件,别冷着了……

    巴狼,这汤我熬了十个时辰呢,你尝尝……

    巴痕,明儿个走师傅生辰,你别忘了……

    巴狼,这手套送你,工作时戴着,就不会再烫着手……

    巴狼,等等,这鱼还烫着呢……讨厌,你这贪吃鬼……

    巴狼……巴狼……

    我爱你……

    热泪,一滴、一滴的滚落,他再次恸哭了起来。

    我很抱歉……只有我……不够……

    她的无奈、她的哀伤淡淡回荡着。

    如果……如果我的爱……就已足够……令你心满意足……再不介意其他……就好了……

    「对不起……」

    他悔不当初的道着歉,满是伤的大手,颤抖的抚过她的脸,一次又一次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却怎样也擦不尽。

    「阿丝蓝……」

    对不起……不能……陪你到老了……

    心,痛欲裂。

    他跪趴在画的最角落,哽咽沙哑的唤着她的名。

    「阿丝蓝……」

    他泣不成声的哭着,抚着他此生最珍爱的女子。

    「阿丝蓝……」

    风轻轻、轻轻的吹着,带走了他的呼唤。

    他的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再分不清。

    当蝶舞发现那在短短时日内,一夜白发的男人时,巴狼已经跪在那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死前,他的手,依然搁在阿丝蓝的脸上,替她挡雨。

    粉色的杜鹃,被雨打残,落了下来,随着汇聚成小溪流的水,流到了他身边,残破的花瓣,依恋的偎在他的裤脚,却无法对抗越下越大的雨水。

    终于,那一抹粉,还是被水流带走了。

    大雨,淅沥淅沥的下着。

    一直下着……

    【上集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魔影魅灵之一《相思修罗 上》;

    02、魔影魅灵之一《相思修罗 下》;

    03、魔影魅灵之二《彼岸花 上》;

    04、魔影魅灵之二《彼岸花 下》;

    05、魔影魅灵之三《饕餮恋 上》;

    06、魔影魅灵之三《饕餮恋 下》;

    07、魔影魅灵之四《鬼夜叉 上》;

    08、魔影魅灵之四《鬼夜叉 下》;

    09、魔影魅灵之五《荼蘼香 上》;

    10、魔影魅灵之五《荼蘼香 下》;

    --------------------------------

    11、魔影魅灵之六《银光泪 上》;

    12、魔影魅灵之六《银光泪 下》;

    13、魔影魅灵之七《白露歌 上》;

    14、魔影魅灵之七《白露歌 下》;

    15、魔影魅灵之八《小暖冬 上》;

    16、魔影魅灵之八《小暖冬 下》;

    17、魔影魅灵之九《战狼 上》;

    18、魔影魅灵之九《战狼 下》;

    19、魔影魅灵之十《魔女的骑士 上》;

    20、魔影魅灵之十《魔女的骑士 中》。

    21、魔影魅灵之十《魔女的骑士 下》;

    --------------------------------

    22、魔影魅灵之十一《温柔半两 上》;

    23、魔影魅灵之十一《温柔半两 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