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楔子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庆幸的是,十岁那年他换回男装。

    他还能换回男装,可她呢?她注定这一辈子得当个男人了,尤其从这一刻起,她没有回头路了。

    谁让当初他那个姑姑多年未出,生怕姑丈纳妾,以至於在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後,犯傻的将甫出生的女儿谎称是男婴,直到皇上赐名後,姑丈才惊觉甫得赐名的儿子公孙令竟是女儿身,可事已至此,也只能将错就错地瞒一辈子。

    他这个表哥跟随在她身旁,就是为了替她掩护女儿身,而这秘密只有双方父母和公孙令身边伺候的人知晓,哪怕对着再亲近的族人也三缄其口,就怕欺君之罪会招来满门抄斩的命运。

    「这次回卞下怎会迟归了?」公孙令低声问着,倒不是恼他险些护不了她,而是他怎能没在场瞧她怎麽拿下文武状元的。

    「还不是因为昭华那个丫头,原本回宇文家宗祠祭拜我爹後,母亲就要回舅舅家探亲,谁知道昭华那丫头硬拗着要我带她去浮佗寺。」他说着,替她系好颈间的系绳,逐下系妥,再拿着玉带往她腰间一绕,这才发现她的腰竟是如此不盈一握。

    才几年,这身形倒是与小时候相差得多了,她却再没机会着女装。

    「浮佗寺?」听见应昭华的消息,她的笑意淡淡地噙在嘴角。小丫头片子一个,一得机会就在她身边打转,她常想,姑娘家就要像昭华那般,娇俏可爱又天真烂漫。

    宇文恭回神,又道:「在卞下业县的浮佗山上,那丫头也不知道什麽时候溜去市集,说市集里的人都在谈论近来的一桩玄事。」他调整着玉带,不让玉带勾勒出她姑娘家的体态。

    「玄事?」她极具兴味地问。她甚少出京,唯一出京就是随着母亲回宇文家宗祠,也藉机和他在卞下一带游玩。

    「业县有个男人,其妻重病,眼看只吊着一口气,於是他上了浮佗寺去种姻缘,听说只要姻缘还在,妻子就不会咽下那口气。」

    「……姻缘也能种?」

    「听说是在浮佗寺後院里种一株花,如果姻缘还在,花就会开,花若开了,哪怕命悬一线,只要魂魄未归地府,就能藉姻缘扯住对方的魂,将对方留在阳世。」宇文恭不置可否地说着,一一在她腰间按序系上饰物。「最後,听说花开了,那男人的妻子也醒了,这事才在业县传得沸沸扬扬,成了卞下茶余饭後的话题。」

    替她穿戴好,他退後几步,确定是否好好地遮掩住她姑娘家的体态,不禁庆幸她身形高?,虽是瘦了些,但胜在那眉宇间的气势,许多男人比她还不如。

    「姻缘真的能种……」公孙令呐呐地道。

    就算她想种又如何?今生她与他的姻缘,本就不相连。

    听她喃喃自语,他不禁好笑道:「这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昭华那丫头对你是一往情深,该怎麽办才好?」

    「小丫头片子才多大的年纪,过几年就会把我忘了。」她说着,也像说服自己。

    「她要真会忘,不会缠着要我陪她去浮佗山。」宇文恭不认同她的论调,也没打算继续这话题,环顾四周,从架上取来一朵红色簪花,附在她耳边道:「熙儿,照理你今日及笄该送你钗的,但……这朵状元簪花也不错。」说着,他将花插在她束起的发上。

    公孙令纤瘦的身形微震了下,像是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的生辰。一般寻常姑娘笄礼会由家中长辈主持小宴,找些姊妹淘庆贺,可她却是在宫中参与殿试,一双双眼睛盯着她,像是要看穿她的女儿身,一场殿试就教她耗尽气力。

    可是,他记得她的生辰,替她簪花。

    「嗯,挺不错的,状元公。」

    耳边响起他的笑声,公孙令轻眨着眼,硬是将泪水眨回,抬脸时又是那副倨傲的模样。

    「我怎能输你呢,子规?就算是恩科,我也要拿下文武状元。」

    「确实不输我。」

    一个姑娘家文武并习,在一干男子中拿下武状元……

    轻握着她满是厚茧的手,他心里五味杂陈——谁家及笄的小姑娘手心满是厚茧?

    「我不会输你,往後我会愈爬愈高,还会罩着你,不让任何人动你。」公孙令高傲地道。

    从此刻开始,她会收起所有不该有的心思,鞭策自己站在不败的高峰上,绝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因为她的一丝错而牵累他。

    这是她爱他的方式。

    宇文恭放声笑道:「好,我等着。」

    就像小时候,她虽然最爱捉弄他,但从不允有人欺负他半分,哪怕嘴上议论都不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