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宇文恭垂敛了长睫,思索了下,乾脆当个话题与他闲聊,横竖长夜漫漫,他孤枕难眠,打发时间也好。

    大略将经过说完,宇文恭迳自品茗,目光依旧落在窗外。

    嵇韬沉吟了会,才道:「子规,可我听你这麽说,倒也不觉得有何处古怪,毕竟商户家中大抵会养些护院,要是养些懂武的小丫鬟就近保护女眷也挺寻常的。」

    宇文恭懒懒地睨他一眼,黑眸噙着股冷意。

    「唉,这般小气,一个表字都不肯让人喊。」嵇韬清楚宇文恭的表字是只给公孙令唤的,谁让这表字是公孙令取的?「横竖就你方才说的,我觉得一个懂武的丫头并不特别,在商户里算是寻常的。」

    「要只是懂武确实没什麽大不了,可问题是她的眼神和气度,那股沉着冷静会是个才及笄的丫头能有的?」这话含在嘴里倒像是在喃喃自问了。

    一个武艺再高超之人,要是没有魄力和胆量,也不过是花拳绣腿,可她不一样,她浑身散发的气势就是从刀口舔血中的日子过来的,那股冷沉近乎残虐的气息怎会是个寻常商户丫鬟?

    「这般了得?要是下回有机会,你带我瞧瞧。」嵇韬听他这麽一说,简直迫不及待想会会那名丫鬟了。

    宇文恭没吭声,目光一直落在窗外的卞江畔,直到余光有抹身影掠过,他往车水马龙的街上望去,定在一抹於人潮里窜动的人身上——是她!

    他早先让奉化跟着她,然而她後头却未见到奉化的身影。

    宇文恭微眯眼,忖度一个丫鬟怎会出现在青楼外头?瞧方才行进的方向,像是从青楼走到街上,她一个丫鬟进青楼做什麽?

    正想着,蓦地听见走廊传来姑娘家的尖喊声,随即有人喊道——

    「杀人了,有人被杀了!」

    宇文恭眉头微拢,疑惑卞下这一带的治安究竟何时变得这般差,他不过在城里待上几天,竟然就遇上两桩命案。

    而嵇韬已经开门出去探个究竟,不一会回来时就见他脸上有几分复杂。

    「怎了?」

    「李三才死了。」

    「啊?」

    嵇韬收起嬉闹神色,拍拍他的肩膀。「宇文,我就不跟你多聊了,虽说已经差人上府衙通报,但李三才隶属漕卫,这事该由我查办,我先走一步。」

    宇文恭目送嵇韬离去,倚在窗台托腮沉思,直觉邪门得紧。

    那晚傅祥求见未果,当晚便遇死劫,而李三才也不过两刻钟前在门外求见,如今也死了。

    会是谁下的手?方才李三才让鸨娘询问是否能拜见他俩,意味着鸨娘或是涛风阁里的花娘知道他的身分,在这种情况之下,推测李三才之死并非意外而是预谋很合理,毕竟和傅祥的案子如出一辙,许是凶手想要灭口……

    凶手……脑袋突地闪过方才在人群里钻动的身影,几乎不假思索,宇文恭朝窗外望去的同时就翻出窗台,足尖轻点借力往隔壁而去。蹿过了几栋楼房,他才在接近她的地段跃下。

    他的目光紧锁着前方,然而却不见她的踪影。他环顾四周,梭巡了一番未果,随即跳上码头墩座,往下俯视,真的找不着她的身影。

    怎麽可能?他方才看得可仔细了,她一身浅桃红色的短袄搭了牙白色裙,颜色不算太艳,在这满是浓妆艳抹的销金窝一带反而显眼,可如今——

    「大人找我吗?」

    一把平淡无波的嗓音响起,宇文恭蓦地往左侧望去,不知何时她竟来到他的身侧,若她是个刺客,他现在还有命吗?

    迎春扬起娇俏的面瘫脸,毫无起伏的嗓音听不出她是嘲讽还是什麽来着,宇文恭死死地瞪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此疏於防备。

    速速收拾妥心情,他淡然问道:「这时分你为何出现在涛风阁?」

    「主子让我办差。」

    「你的主子是寡妇,让你进青楼办什麽差?」

    「无可奉告。」

    宇文恭吸口气,不知为何与她这般交谈,他心头竟冒出一股熟悉的恼怒,可他一时捉摸不透,只能沉声道:「方才涛风阁出了命案。」说话时,他紧盯她的眉眼,然而不知她的面瘫脸是天生如此,还是擅於隐藏情绪,竟是一丝波动皆无,彷佛那命案真与她毫无干系。

    但此事对宇文恭来说太过巧合,她的说词并不足以说服他。

    「你杀的?」他直言问道。

    那双水灵眸子自始至终未露端倪,粉樱色的小嘴微启,「不是。」

    「如何证明?」

    「大人又该如何证明是我所为?」

    「你懂武,而且事发当时你人就在涛风阁。」宇文恭说完,见她依旧面无表情,可不知怎地,她那微微勾动的唇角就像是带着怒气的寻衅。

    「一无牌票,二无实证,大人办案真是随心所欲。」那娇嫩软嗓彷佛噙着丝丝笑意,却是教人冻进骨子里的冷。

    宇文恭微眯起眼,「尚未论断,无须牌票,至於实证……本官不过是问问罢了,还是你作贼心虚了?」面对她,他有股说不出的压力,来自他无法理解的熟悉感作祟。

    或许还真是作祟来着!他从未见过她,而她却像是顶着一张稚龄小姑娘的面貌,藏着老成又饱经风霜的魂,怎麽看都觉得不对劲。

    迎春嘴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冷意,「大人还是加把劲吧,告辞。」

    告辞?谁家的小姑娘会用这说法?「本官没准你走,你先跟本官回涛风阁。」

    「如果我不呢?」

    「用押的也将你押进去。」毕竟是案发之处,她这个疑犯说不定会露出破绽。

    「怎麽押?」迎春顶着面瘫脸问着,又缓缓伸出手。「将我抓进去不成?」

    「若姑娘不配合。」

    「就不配合,大人又能奈我何?」话落,迎春转身就走。

    宇文恭欲拿下她,却一时不知该从何处下手。她的身形纤瘦,是个娇俏小姑娘,一旦碰触她就是轻薄,教他迟疑万分,然见她要跳下墩座,他试图扣住她的手腕,岂料她像是早有防备,身形一侧闪过的同时,他瞥见她笑了。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才及笄的小姑娘竟笑得如此风情万种,傲若霜梅,暖若桃杏,然,下一刻,他的足踝被大力一勾,瞬间教他往後倒去,他长臂探出朝她的手臂抓去,听见她发出嘶的一声,手不由一松,几乎同时,她一脚将他踢进卞江里。

    掉进江里的声响虽不小,可这儿是卞下的销金窝,再大的声响都被鼎沸人声给掩了过去。

    宇文恭会泅水,落水後立刻浮出江面,映着码头灯火,瞧见那张依旧没表情的俏脸,教他不禁怀疑方才并未看到她的笑容,而是他撞邪了。

    「大人行事太莽撞,许是暑气过盛,泡泡江水冷静冷静吧。」说完,毫不恋栈的转身就走。

    泡在江水里的宇文恭用力地闭了闭眼。该恼的,可不知为何,他竟笑了。

    堂堂镇国大将军竟然被个小丫头摆了一道,如此狼狈地泡在江水里,要是公孙知道了,必定好生嘲笑他。不过,她嘶的那一声倒不像作假,回想抓住她的瞬间,单薄的衣衫底下似乎裹着布巾……伤在那个位置,有些耐人寻味,也难以猜测是如何受伤。

    「……大人?」

    正忖着,上头传来奉化有些难以置信的唤声,他懒懒抬眼,对上奉化又是踌躇又是不知所措的神情,嗤了声,自行上了岸。

    「人被你跟丢了?」

    奉化瞬间臊得抬不起头,只因这事对他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他一个堂堂从五品京卫镇抚,竟连跟个人都能跟丢,真的是无脸回京了!

    「走吧。」连他都颜面无光了,哪有脸斥责下属?

    倒是那丫头引起他的兴趣了,就盼她并非是凶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