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番外之抵达京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沈禾看向窗外,这里的人们生活相对富足安逸。

    可见这个太孙殿下真的很有手段。

    他今年也才不过十三岁的年纪啊!

    沈禾甚至有种蠢蠢欲动,想要会一会这个太孙殿下了。

    唔,如果有机会的话。

    或许是吸取了昨天晚上的教训,晚上再次休息住店的时候,翠竹跟红花都将铺盖放在了沈禾的房间里。

    好在家里狼皮褥子多,多铺两层,也不会觉得冷。

    沈禾房间里也烧着猩红的炭,跟炭盆近点,倒也不难过。

    沈禾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莫名其妙的,就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太孙殿下上了心。

    这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可是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想要见到他,谈何容易。

    沈禾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一个身穿玄色衣袍的少年,朝着自己款款走来。

    少年眉目英俊,嘴角笑容暖人,目光专注而神情的看着自己。

    他朝着自己伸出了手“沈禾,我等你很久了。”

    自己情不自禁的就将手递了过去,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指。

    对方的手指冰凉,仿佛不带一丝温度。

    他想说什么,可是耳朵一动,仿佛听到了什么,只能一脸遗憾的对自己说道“时间好短。沈禾,我在京城等你来找我。要快。”

    说完,少年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沈禾下意识的想要去抓住对方,可是不等手指握紧,对方已经如同破碎的光影,片片消失。

    沈禾一个激动,一下子醒了。

    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大床和房间,转头看了看睡在地上的翠竹和红花,沈禾的思绪这才慢慢回笼。

    梦里的那个少年,是谁?

    为什么会入梦?

    沈禾懊丧的翻了个身,再次沉沉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皇宫里的东宫。

    太孙殿下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脱口而出“小禾!”

    守夜的太监马上起身“太孙殿下,您做梦了?”

    皇太孙李冀愣了半天,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梦里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少女手指的温润。

    沈禾?

    她也叫沈禾?

    自己入梦是为了找到她的?

    难道说,她是沈禾的转世?

    太孙殿下刚要开口吩咐太监准备笔墨,可是神情忽然一顿,他竟然记不住梦里那个女孩的长相了。

    怎么办?

    怎么办!

    如果她真的是沈禾,那岂不是要错过了?

    小太监见太孙殿下一脸的冷汗,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快去宣太医!”

    如果太孙殿下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别想活了!

    太孙殿下终于回过神来,叫住了他“好了,大晚上的叫什么叫?只不过是做了个梦。都睡吧!”

    说完,太孙殿下重新躺下,辗转反侧,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突然,太孙殿下想起来今天之所以会突然做这样的梦,是因为昨儿接见了本朝供奉的占星师。

    自己的穿越本来就是太过神奇,或许占星师能占卜出一二呢?

    太孙殿下心底有了打算,总算是再次睡着了。

    经过三天的行程,沈禾终于在正午时分赶到了京城。沈禾看着那巨大的城门和厚实的城墙,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京城果然是京城,难怪那么多人,拼了命的都要来这个地方。这里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是集结了全国最

    优秀人才的地方啊!”

    沈禾的话,引起周围几个人的笑声“小姑娘年纪不大,感慨倒是蛮深的。”

    沈禾转头看了过去,就见几个衣着考究的小少爷们,正拱手跟自己行礼。

    沈禾顿悟,马上起身回礼。

    “姑娘是来投亲的?”一个年长的少年开口问道。

    大越朝民风开放,男女之间聊天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沈禾庆幸这里没有裹脚的习惯,也没有女戒之类的糟粕。

    沈禾点点头“是的。”

    那个年长的少年说道“那姑娘可要抓紧时间了,或许还能赶上一顿午饭。外城地方大,人员集中,耽误了午饭就只能在外面解决了。”

    “多谢提醒。”沈禾再次行礼。

    那几个少年冲着沈禾拱手告辞,牵着马匹进了城门。

    他们似乎身份特殊,不需要特殊检查,只需要亮明身份,守卫便爽快放行了。

    沈禾忍不住问翠竹“他们这种衣着装扮的,一般都是什么人?”翠竹想了想,回答“应该是住在外城的富商子弟。他们的衣着虽然光鲜,但是并非绝好的锦缎。如果是官员子弟,倒是可以身着锦缎,但是锦缎上的绣纹只有十之一,只

    有内城的人,才有资格穿满绣的锦缎的。”

    沈禾明白了翠竹的意思。

    这就是阶级等级的划分。

    是从衣服和服饰上区分的。

    达官贵人皇亲国戚的衣服是可以绣满花纹的,当然没人绣的花团锦簇,但是暗纹是可以有的。

    而五品官员以下的官员们,是可以穿锦缎,但是绣纹不能超过十分之一。

    有巨大贡献的富商,比如说了很多工作岗位啊,了很多纳税的大户,也是可以身穿锦缎,但是绣纹就更少了,不能越过五品官员的界限。

    刚刚那几个少年虽然穿着不便宜的锦缎,但是身上的绣纹很少,只有衣领袖口和衣襟的地方有绣纹。

    那么显然他们不是五品官员家的孩子,就是外城中地位显赫富商家的孩子。

    城门守卫显然对他们很熟悉,那么就坐实了上面的猜测。

    这个世界果然处处都是规矩啊!

    沈禾抬手看看自己身上的棉布衣服,忍不住叹息一声。

    自己可是连穿锦缎的资格都没有啊!

    沈禾的马车慢慢的往前挪,准备好路引证明,准备进城门。

    这个时候,城里突然疾驰出来一队人马,在城门口的位置,一个帅气的勒马动作,帅气的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

    “姐姐!”闻涧清的声音从城门处传来,透着快活“你可算是来了!”

    沈禾看着意气风发少年郎,下了马车。

    闻涧清赶紧翻身下马,乐滋滋的迎了上去。闻涧清带来的人,对城门守卫出示了令牌“闻府的人。还望通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