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38章:青梅竹马篇,不能跟杭靳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谁没事去跟他大少爷比?先不说他身后的那两座大靠山,就是他自身那种嚣张的劲儿我也不敢去跟他比。 ”赵自谦叹息一声,“杭家少爷是真有本事的人,不是你我能比的。”

    小周不解道:“赵队,其实我也不太明白,杭家少爷身后有那么大的两座靠山,他想要什么样的职位没有,为什么偏偏就选择这危险系数最高的缉毒警察来做呢?”

    赵自谦说:“以前我也有过同样的疑问,因为我觉得他这样背景的公子爷根本什么事情都不用做,成天吃喝玩乐就能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何必让自己来受这个苦,但是前些日子跟他接触后我明白了。”

    小周好奇道:“是因为什么呢?”

    赵自谦说:“当初大伙知道这位公子爷接手江北缉毒大队队长时,没有一个人看好他,所有人都觉得他不过是闹着玩玩,没有真本事缉毒,过不了几天他自己就乖乖回家了。”

    小周接下话说道:“事实是杭大少爷不仅没有回家,还干得非常出色。江北多少任缉毒大队长不敢抓的人,他上任第二天就把人抓了。以前多少任不敢闯的地盘,他三天时间把人家的窝给抄了。因为这两单案子,我们部门的李文文成为了杭大少爷的头号铁竿粉丝。现在只要杭大少做了什么事情,她在我们部门见着谁都会吹虚一番。听多了,对杭大少的好奇之心就越来越重了。”

    “是啊,谁不是呢。”赵自谦又叹息一声,再缓缓道,“杭靳上任江北缉毒大队队长之后,用实际行动狠狠打了那些看他笑话的人的脸。两次行动之后,谁还敢看他笑话。”

    小周说:“赵队,你还没有告诉我,杭大少为何不谋求一个舒服的职位。”

    “因为借用身后靠山上位的人往往都是一些无才无能之人,因为无才无能,便想到找靠山走后门。”赵自谦拍拍小周的肩头,“你和我才能普通,因此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杭靳不一样,杭靳不仅有本事,并且本事还不小。你说这么一个能凭自己的能力和本事闯出一片天的人为什么要去靠身后的大靠山呢?明明就有本事,为什么要让别人觉得他就是靠后台上位的呢?”

    “赵队,好像还真是你说的这么个理儿。”听赵自谦这么一说,小周想想也确实如此。一个人自己有本事能让自己过上想过的日子,用自己的能力说话,让那些看笑话的人闭嘴,光明正大地活着不好么,为什么要去依靠别人?

    或许杭靳根本没有想这么多,他做这件事情只是他喜欢他高兴,但他两三个月做出的成绩已经让许多人一辈子都赶不上了。

    “关于杭靳的问题我是想透彻了,可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却想不通。”赵自谦再一次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案子已经破了,我还是觉得心头有块大石压着,压得我透不过气来了。”

    身为仓山区刑侦支队的队长,肩上担负着仓山区所有民众的希望,他一次次没能靠自己破案不说,还被对手给带沟里了,赵自谦心里憋着一口窝囊气,怎么都找不到出口吐出来。

    小周说:“赵队,我想是杭大少无形之中给你的压力太大了。杭大少的能力大家有目共赌,你就不要因为他给自己的心里添堵了。酒吧杀人案破了,还有碎尸案等着你找出凶手。”

    以前杭靳没在他们这个圈子,没有人做事特别出色,赵自谦破案速度算起来也还算可以的,杭靳出现之后所有人都拿他去做标准,其它人跟不上他的速度,压力自然就大了。

    “是啊是啊,还有这起碎尸案,可是现在仍然毫无头绪。凶手是jī qíng杀人,还是蓄意已久,我们都不知道。”说着说着,赵自谦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周,你说有没有可能碎尸案也是沙明同这伙人所为?”

    小周一时没有跟上节奏,愣愣地看着赵自谦。

    “还真有这个可能。”赵自谦立即翻出碎尸案的档案,再道,“你看啊,一般杀人犯,只要犯罪,一定会留下线索,我们痕迹科鉴证科法医等等很快就能从作案现场找到线索抓到凶手。”

    小周点头:“是的。”

    赵自谦再道:“但是碎尸案现场处理得太干净,没有指纹,没有皮屑,什么都没有,一看凶手就是有非常丰富的反刑侦能力。而在我们江北,这么熟悉反侦查能力的,除了沙明同那伙人还会有谁?”

    小周说:“赵队,你分析得也不无道理,但是现在咱们手上没有证据,也不能仅凭猜想是不是。”

    赵自谦说:“召集大家开个会,让法医和鉴证科、痕迹科等几个部门的一起参加。”

    ……

    会议室。

    赵自谦听完大家的新报告,一脸凝重地道:“碎尸案过去这么多天了,你们给我的报告还是第一天的?这两天就没有任hé xīn的进展?”

    他的目光看向痕迹科的同事,那边的同事低着头没有应话,那就是没有新线索。

    他又看鉴证科,这边的同事躲开他的目光,也没有吭声,看来还是没有希望。

    赵自谦看向江震,把希望放在了江震身上。

    江震是唯一一个跟他对视的人,不过也没有给出赵自谦想要的答案:“尸块我反复检验过,暂时没有新的发现。”

    赵自谦又看向在座其它部门的同事:“那你们呢,你们也没有新的发现?”

    同样是没有人应话,所有人都像哑了一样。

    想到这群人平时说大话时那种侃侃而谈的样子,再看看此时一声不吭的怂样,赵自谦气得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扔,火大地吼道:“酒吧杀人案,我们自己人不仅没有找出线索,还被凶手带到了沟里,差点冤枉了好人。若不是杭队长及时出手相助,酒吧杀人案我们现在能破得了?你说你们一个个拿着老百姓的交的血汗钱,却干不了实事,你们还有脸坐在这里?你们还有脸出去见人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