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895章:青梅竹马篇,昨晚做的事合理合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开心么?

    满意么?

    虽然昨晚池央央喝了不少酒不太清醒,但也没有醉到一无所知的地步。

    昨晚的体验嘛……感觉好像还挺不错。

    疼过,但也有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畅快淋漓。

    但池央央出口的话却是“昨晚、昨晚我喝醉了,什么都记不得了。”

    谎话!

    她说谎了,导致脸蛋儿红得发烫,心虚地别开头不敢看杭靳。

    “看着我!”这声音还是杭靳惯用的霸道的命令的不容拒绝的调调。

    池央央侧头看了他一眼,仅仅是一眼,又飞快地移开目光,看天花板看地板看墙,就是不敢看他,因为不出她的意料,杭靳的胸前也有她留下的痕迹。

    她真的是禽兽!

    怎么能把人伤成这样?

    她心头生出几分歉意“昨晚,我、我真的是喝醉了嘛。不过你不用担心,以后我会尽量对你好一些,补偿你。”

    杭靳“看着我!”

    还是这三个字,命令的语气更重,池央央害怕被他打小屁屁,逼不得已只好看向他,一看到他身上的伤,她就心虚“那个,那个……”

    唉,果然是酒精害人啊。看杭靳身上这这伤,她当时怎么可以下手这么狠。

    这小傻子终于肯看自己了,虽然目光闪烁,杭靳还是愉悦地扬了扬眉“你要怎么补偿我?”

    怎么补偿?

    池央央想了想。

    钱,她是没有了,以前的积蓄全给他了。

    那就只有在生活上多照顾他一些“那个嘛……”

    嗡嗡……

    手机又在震动了,还是叶志扬的来电,池央央想到自己还有正事要办“那个,那个这件事情我们晚些时候再谈,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池dà fǎ医,吃完了,拍拍屁股就要走人?”杭靳一把拽住她的手,轻轻一用力,就把她拽到了床上,按进了他的怀里,温热又危险的气息吹在她的耳尖上,“你当我杭靳是

    什么?”

    两人肌肤相贴,体温相融,池央央方才发现一件更加尴尬的事情,好像……不是好像,而是事实,她也是yī sī bù guà,此时光溜溜地在他的怀里。

    池央央“……”

    肿么办?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扑到他,清醒地再来一次。

    不行不行!

    她还要赶去阻止双扬离婚,不能被男色耽误!

    杭靳“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真吃完就不认账?”

    “没没没……”她很想负责,很想很想,但现在不是时候。

    “小四眼儿,你又欺负人!”来自杭靳血淋淋的控诉,好像他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没,不是……”池央央急着安慰他,她不是不愿意负责,她低头一看,方才注意到自己身上也有伤,她身上的淤青并不比杭靳身上的伤好到哪里去,受伤的不是他一个人

    啊。

    她还发现自己全身酸软得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力气还是大得很,说起来他好像也不吃亏。“你等等……”池央央突然想到了什么,像一只泥鳅一样从杭靳的怀里溜了出来,抓起睡衣套上,拖着酸软的双腿跑到书房,一阵倒腾翻出两本红本本,再回到房间扔到杭靳

    面前,“看看这是什么?”

    看她那傻呼呼的样子,杭靳好不容易才忍住笑“结婚证。”有了结婚证,池央央底气足了,昂首挺胸地道“你说得对,这是结婚证。这证明咱们是合法夫妻,我昨晚对你做的这种事情合理合法。什么叫我拍拍屁股就想走人?只要

    我们婚姻关系存在,我就能继续对你做昨晚的事。”

    跟她计较半天,杭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好,既然老婆大人这么说了,为夫只能听从。以后增进夫妻感情在这件事情上,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杭靳一个旋身下了床,在池央央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已经将

    她拦腰抱起王浴室走去,“昨晚是你,今天到我了。”

    不对!不对!

    池央央总觉得杭靳哪里不对!

    堂堂江北一霸,杭家杭大少爷是这么轻易就能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人么?

    当然不是!

    那怎么杭靳表现得这么开心?

    没有时间给池央央细想……

    后来杭靳和池央央赶到仓山区民政局时,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

    bàn zhèng大厅门口,叶志扬跺着步在门口转来转去,模样非常焦急。

    来晚了三个小时,池央央心虚无比,狠狠在杭靳的腰上掐了一把。这个臭男人的体力怎么这么好?刚刚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现在走路步子虚,还得让他扶着。

    叶志扬也看到了他们,像看到了大救星一般,立即跑了过来“四哥,央央,你们可来了。”

    池央央立即拉开与杭靳的距离,问“志扬哥,飞扬姐呢?”

    叶志扬指了指大厅“她还在里边等着,我还没敢进去。”“志扬哥,你在这边等着,我先去跟飞扬姐谈谈,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说着,池央央便急匆匆跑进了bàn zhèng大厅,左右一看,便瞧见蓝飞扬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她坐

    得笔直,目视前方,仿佛一名即将上战场的战士。

    看到这一幕,池央央的心脏莫名被扎了一下,生生地疼,她走过去,抱住蓝飞扬“飞扬姐!”

    蓝飞扬先是一愣,而后扬唇笑了笑“小丫头,你怎么来了?”

    池央央抱紧她“因为我爱你,我会担心你。”

    蓝飞扬笑笑“这是特意开跟我告白的?你不怕四哥吃醋揍你,我还怕呢。”

    “不,我是受志扬哥之托来的。”池央央松开蓝飞扬,改握住她的手,“飞扬姐,能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没事。”蓝飞扬移开目光。

    “飞扬姐……”池央央用力抱紧她,“我是央央啊。”

    “央央,这事你别管。”蓝飞扬拍拍池央央的肩头,语气逐渐变冷,“我和叶志扬不会走未来了,你让他进来吧。”

    在池央央眼里,蓝飞扬从小到大都是一个阳光开朗还有御姐风范的女人,经常以大姐姐的身份保护比她仅仅小两三岁的池央央。长时间相处,也让池央央对她形成了依赖,有烦恼有心事都对她说,可是她好像从来没有静下心来听听蓝飞扬的心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