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万为仁一时嘴快,倒没想到李氏的心病,听了这话不由冷笑道:「你口口声声丢人,说到底,你不过是嫌嫁进我们万家丢了你的人,不然这扬州城里,扶正妾室的人家难道只有我们万家吗?做妾的人又有几个出身良家的,细算起来,底子不乾净的人多得是,你平日出门应酬,不也有和那些扶正的人来往的吗?那时你怎麽不嫌丢人?」

    万为仁嘴快如刀,李氏想再回几句,可这厅里全是人,眼圈一红就对万老太太道:「婆婆,并不是媳妇对大伯要扶正刘姨娘有什麽不满,只是孩子们之後议亲,这议亲的人家,总要先瞧瞧是什麽样的,还要看看家风如何,媳妇……」

    万老太太抬手阻止她再往下说,开口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毕竟世上除了道理还有人心,刘姨娘虽然在我们瞧来是万般好,可在世人眼里,毕竟是妾扶正,比不得三媒六聘迎进来的正头娘子,会有人说闲话也是常事。只是你们大哥不肯再娶,这长房也要个主母,他既不愿让刘姨娘受委屈,日後连儿子媳妇的侍奉都不能得,我这个做娘的也要体贴他的心,不过你和老二媳妇不愿上面有这麽一个长嫂压着的心情我也能明白。」

    这话让万克己红了脸,开口道:「娘,若是为了要扶正初雪,就要让万家分家,儿子还是……」

    万老太太再次抬手,「我话还没说完,这只是其一。其二呢,大家热热闹闹地虽然很好,可是还有一个道理,世间做媳妇的总是要侍奉婆婆的,我虽自认是个好婆婆,可是听说人老了之後难免糊涂,到时不免有些偏袒,偏了这个必伤了另一个的心,家庭之中,和睦也就不再,到那时外面瞧着和和气气,里面不晓得有人受了多少委屈。况且常有那不分家的人家,老人前头才闭眼,後面兄弟们就争起家产,我服侍的多一些就该多分,你平日间只会嘴甜哄老人就该少分,甚至还会闹上公堂争产,肥了无数的官儿,伤了兄弟们的和气,一家子变成仇敌,还不如趁我现在还清楚明白,家当三下分开,你们三人各自拿一股去经营,以後变多变少,也是你们各人的本事,和旁人无关。」

    万老太太这番话说完,已经觉得有些疲惫,万家三兄弟数次想打断,可是也晓得娘做了决定,又拿出这麽大一篇话来说,定是不肯更改的,等到万老太太说完了三兄弟才齐声道:「娘,您这话听得人有些伤心,我们兄弟三人从小就……」

    万老太太摇头,「我晓得你们兄弟三人齐心,只是人是会变的,趁着现在你们兄弟三人和和气气的,把家分开,以後见了面大家也能亲亲热热的。再说只是分家,又不是你们兄弟以後都不孝敬我,更不是你们以後就不是兄弟了,难道分了家就哥不是哥,弟不是弟了?」

    这几句说得万家三兄弟都住了口,互相看一眼。

    万老太太又笑了,「再说我也是服侍过人的人,晓得媳妇服侍婆婆是什麽样的苦处,现在你们的媳妇不久就要做婆婆了,难道还要她们在我跟前侍奉立规矩不成?」

    既说到自己身上,杨氏不由开口,「婆婆这话说得媳妇惭愧,媳妇服侍婆婆是应该的,哪能因媳妇就要做婆婆而不在婆婆跟前服侍呢?」

    万老太太点头,「晓得你有孝心,只是你既体谅我,难道我就不会心疼你?你和老三媳妇进万家门也有十来年了,福没享过多少,现在你们都是快要做婆婆的人,我难道还不放你们出去享享福?」

    这话不由让万为仁狠狠瞪了李氏一眼,李氏在万老太太说话时候,心里一直在盘算自家能分得多少东西,竟没注意万老太太後面几句,因此察觉到丈夫狠狠瞪着自己的时候,心头重又火起,不由也瞪了回去。明明是你家要扶正一个那样出身的妾,婆婆怕别人没脸才要分家,关我什麽事情?

    万为仁只觉得她毫不知悔改,要不是因为她当日说了那样一番话,娘也不会想到分家求个安静太平,她现在还好意思这样对自己。

    万为仁的手捏成拳,旁边的万克己看见,忙拉住他的手,悄声道:「你这是做什麽?分家是娘的主意,关三弟妹什麽事情?」

    万为仁这才把拳头松开,看着正在和万老太太说话的杨氏,心里不由叹了一声,想着自己儿子一定要寻一房贤慧的媳妇,最要紧的是人好,旁的家世什麽都是虚的。可是看着自己的妻子,他的眉头又皱起来,寻一房家世不怎麽样的媳妇,妻子这边就过不了关,到时也不晓得她会怎样折腾媳妇,岂不是白白害了人家姑娘?万为仁心中甚是苦涩,这一生就这样过吧,或许是前面二十多年过得太平顺,才让他後面这几年不大顺利。

    万老太太已经和杨氏说完了话,这才又开口,「我还活着,这分家自然也是我做主。」说着从旁边桌上拿起三张纸来,「这是我做主分派的,田庄铺面盐场,都是一概三分,没有分的就是这座宅子,你们兄弟三个就商量商量,是继续住呢还是各自搬出去?」

    万克己没去接万老太太手上的那三张纸,只开口道:「娘说什麽话呢,您还在世,我做儿子的自然是要依着您住,哪能自己搬出去。」

    万克己如此,万复礼和万为仁也纷纷表示不搬。

    杨氏不说话,李氏一个人也不好提要搬出去住的话,只得在那扯着手里的帕子。不搬出去,那这分家有什麽用?

    万老太太示意万克己把那几张纸接过去才道:「这宅子是当年你们爹在世时买下的,说是以後人口多了也足够住,可是现在我瞧着,别说一直住下去,就等孩子们各自娶了亲,这宅子都嫌小了,你们要愿意再陪我多住几年我也高兴,只是哪有不散的宴席,不如老二老三你们都各自去看所宅院,收拾整齐了等孩子们娶亲时候就搬出去,你们大哥是我的长子,我难免要偏向他,这所宅子就留给他。」

    万克己的眼只是扫了一下那几张纸,听到娘这麽说赶紧道:「娘,您方才还说那些东西都没偏向谁地分了,此时又偏向儿子,还不如寻个人来估一估值多少银子,儿子补给两个弟弟才是。」

    万老太太笑了,「你们三个不为金子银子争闹是极好的,可是我把宅子留给你是有个念头的,以後我们只怕不会回家乡了,在这扬州生了根,分了家,过些日子就把东北角那边改成万家宗祠,修上族谱,再寻块风水宝地把你父亲葬了,置上三百亩田地当做祭田,日後祖宗祭祀,上坟扫墓都在扬州,家乡就不用回去了。」

    万老太爷虽然已经去世十多年,可是一直只是暂时安葬在扬州城外,想的是有一日能回家乡安葬。不过回了家乡又如何呢?当日万老太爷的父母把他卖了出来,万老太爷发财之後也曾去寻过,可是那地方已经换了好几户人家,不知道他父母的去向,寻了好些年,却从无半点音讯。

    万老太爷临终前嘱咐要葬回家乡,可是这样贸然回去就说要葬入人家祖坟,只怕会被人赶出去,倒不如让他在扬州入土为安,以此为家乡,落地生根,再不离开。

    万克己兄弟们生在扬州长在扬州,那个万老太爷念念不忘的家乡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虚无缥缈的地方,也曾劝过母亲就地好好的安葬了,只是万老太太一直不肯,现在她说出这样的话,万家三兄弟自然是极欢喜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