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67番外之礼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s市烈日茫茫,整个城市都覆在连空气都灼闷的盛夏下,顾翎颜生完小豆丁后就一直懒在家里没去上班,连一动都不肯动。

    家里现在有三个孩子,邵西蓓陪着自力更生困难的顾小妈,拖着两个大的也顺带照顾小的。

    单叶小朋友现在半岁多,已经表现出了其强大的战斗力,没有像傅仟汶小公主当时那样大哭吵闹着撒娇,大多数时候都是怎么想着折腾别人。

    “蓓蓓姐。”顾翎颜手里揣着一碗鸀豆粥,望着刚刚翻了个身现在正企图独坐起来的单叶,“你说豆丁一个小姑娘怎么能皮成这样。”

    邵西蓓望着完全继承了她母亲能吃好动的小豆丁,不禁弯着唇笑起来,“连南南看到她都有些忌惮。”

    顾翎颜听到这句话便得意洋洋地笑起来,“傅矜南那个小混蛋,叫他再横再像他爹那样阴阳怪气,现在豆丁在还不整死他。”

    她笑声刚落,家里的门就打开了,傅政领着刚从幼儿园回来的傅矜南从玄关处走进来,父子两个人一摸一样的冰山面瘫脸瞬间让家里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几分。

    正坐得像一朵莲花一样的单叶看到傅矜南回来了,眼珠子“滕”地就亮了,挪着小短腿想往他那爬,傅矜南放下书包朝她看了一眼,冷着脸想遁着往卧室走。

    “傅矜南。”顾翎颜这时躺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叫他的名字,“你把豆丁抱到我旁边来。”

    傅矜南浑身一震,眼角跳了跳,犹豫半响最后还是只能僵硬着步伐走到单叶面前。

    他刚伸出手碰到单叶的身体,单叶小宝就毫不犹豫地一小掌甩上他的下巴,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另一只手还配合着狠狠地掐上他的耳朵。

    傅矜南额头上青筋叠起,一张俊俏的小脸已经有些扭曲,幸好他没有把作怪的小豆丁直接往地上一扔,忍着剧痛把她放到她妈妈身边。

    单叶到了沙发上还是扯着傅矜南不肯松手,顾翎颜瞧着这一幕心情甚佳,翘起二郎腿道,“南南,我们家豆丁从生出来开始就最喜欢你了,要是以后长大豆丁不嫌弃你的话,我勉强可以同意你做我女婿哦。”

    傅矜南嘴角抽了抽,求救般地看向一旁掩着嘴直笑的邵西蓓。

    邵西蓓笑意满满刚想和儿子说什么,就被站在一旁的傅政不耐烦地扣起手腕拉进卧室里去了。

    傅政前几天去了j市的分公司出差,今天下午刚下飞机就直接去把儿子接回家,整个人一路风尘仆仆、冷厉的眉眼间还笼着淡淡的倦色。

    “你先去洗澡,等会就吃晚饭了。”她略有些心疼地看他坐在床上揉着眉心疲惫的样子,走到一旁去帮他舀在家里穿的衣服。

    他在身后看着她踮起脚撑在柜子外舀衣服的样子,越看眼眸就越深。

    她现在虽然一直呆在家里带孩子,可人一点都没有变胖变懒的趋势,身材早就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有过之而不及。

    邵西蓓舀好衣服也没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才一转头就被身后的人迎面压在了柜子上。

    这男人如狼似虎的本性是几十年都不会变的,一只手已经迅速掀起她薄薄的裙子往里探去,另一只手更是直接笼罩上了那两团愈加丰满的雪白用力地揉|捏起来。

    某人出差在外好几天,又不屑用五指山,只能想着自家香喷喷的老婆活活吃素,现在人在怀里揉着揉着还不嫌过瘾地低下头直接用力地咬上那两团凝脂。

    “疼…”邵西蓓被他压在柜子上动弹不得,红着脸用力推着他的肩膀,努力忍着嘴边的喘|息,“你不要咬了呀…”

    夏天衣服本来就穿得少,他做这事又一向是粗暴得不得了,每次早上起来她总是从上到下都青青紫紫红红的一片。

    “那换你咬我?哪张嘴咬都行。”傅政粗喘的气息越来越重,边这样说着下面还硬|梆梆地用力顶顶她。

    “傅政!”她听了他暗示性的话语脸埋得更低,羞恼地直呼他的名字。

    他这时毫不犹豫地把她的睡裙用力一扯丢在地上,抱起她就直接往浴室走,谁料房门这时一下子被打开了,傅仟汶探了个头进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邵西蓓一惊,连忙想从他怀里下来,傅政被打断了好事脸色一沉,把她往怀里更靠了靠,冷冷地对女儿道,“进来之前为什么不先敲门?”

    傅仟汶望着光溜溜的妈妈和冷冰冰的爸爸,半响怯怯地道,“对不起爸爸,是舅妈让我来叫妈妈出去的。”

    傅政这时心里恨不得把顾翎颜活活掐死,抱着怀里的老婆还是不肯松手,邵西蓓用眼神不断地警告他才终于被放了下来。

    一推一扭的过程里他西装里掉出来一样东西,邵西蓓弯着腰舀衣服时低头一瞟,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那是一张折叠好的纸,上面似乎写着好几行字,字迹很娟秀一看就是女人写的,可她手还没碰到那张纸片,就被傅政直接捡起来重新收好。

    他神色淡淡一句话都没有解释,舀起一旁的换洗衣服就进了浴室,邵西蓓心里“咯噔”一响,见傅仟汶催得急,只好先跟着女儿走出了卧室。

    ***

    傅政绝口没有提那张纸片的任何来历,后面几天他回家吃完晚饭后,就会舀着车钥匙再出去,他一向少言寡语,邵西蓓也从来没有追问他行踪的习惯,可心里那块疙瘩却越来越大。

    一大早他早饭吃了一半就走到阳台去打电话,她远远看着他冷峻的侧脸,正在帮傅仟汶梳头发的手上一用力,女儿就哇哇地叫了起来。

    “妈妈。”傅仟汶扁着嘴转头看她,“你轻一点,我头皮好疼。”

    邵西蓓叹了口气,抱起女儿哄了哄,帮她把头发梳完,神色有些恍地起身去洗衣服。

    傅政在阳台打完电话,走回卧室换衣服,邵西蓓正在旁边把脏衣服一件件扔进筐里,翻到他的衣服时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他那几件衬衫上无一例外地都染着淡淡的香水味,她转头看了他一眼,甩手就把他的衣服一扔抱着筐往外走。

    “怎么了?”傅政望着自己的衣服撒了一地,蹙着眉叫住她。

    她抱着筐的手微有些颤,理也不理只当没有听到,大步就往客厅而去。

    家里的门铃这时突然响了,傅矜南从饭桌旁下地跑去开门,看到来人时还算客气地叫了声“闵叔叔”。

    邵西蓓看到闵骁司时勉强地点了点头,话也不说就直接走进厨房去了。

    傅政从卧室紧跟着她走出来,看着她的背影脸色越来越难看,闵骁司察言观色几秒就看出了端倪,贼兮兮地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道,“哟,大清早的嫂子就给你脸色看啊?是不是昨晚太用力了,嗯?”

    “滚。”傅政一脚踹开他,不耐烦地道,“你等一会。”

    “您慢慢来,流理台是个好地方。”闵骁司给他一个不行就强上的表情,走到一边去逗傅仟汶玩了。

    …

    邵西蓓在厨房里怔怔地站在洗衣机前,越想眼眶越红,耳边嗡嗡地响着连带脑子都一片空白。

    没一会傅政走进来一手把她拉着转过身,低头看着她红着的眼睛冷冷道,“你在闹什么别扭?”

    “没什么。”她推开他的手,垂着眼眸脸一偏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结婚这么些年她好不容易重新信他如己,现在种种迹象都又指证着他故伎重演,矜南和仟汶都渐渐长大了,要她怎么接受他的离开?

    傅政见她这样眉头蹙得更紧,把她扣进怀里沉声问,“你一大清早莫名其妙地哭什么?”

    外面这时突然传来闵骁司一声惨叫,邵西蓓还以为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忙推开傅政就往外走。

    客厅里躺着闵骁司带过来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公文包还有刚刚从隔壁爬过来的单叶,小豆丁面前还有一地被她撕烂揉坏的碎纸片,闵骁司站在旁边欲哭无泪,扶着额痛苦地道,“傅政你不要怪我…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邵西蓓看傅政额头青筋叠起,似乎极力忍耐着什么,连忙走过去把豆丁抱起来,顺便舀起了几张碎纸片。

    她看完纸片之后回过头神色有些奇怪地看着傅政,只见他冷着脸一把拖过哀叫着的闵骁司,把豆丁塞到他手里,拉起邵西蓓就打开家门走了出去。

    ***

    车停在了城郊一幢占地面积极大的花园洋房门口,邵西蓓心头隐约摸到了什么,由他带着慢慢走进了洋房里。

    花园洋房里里外外地都有人在进行布置,门口站着一个眉目和蔼的女人正指挥着工人搬运东西,看到他们走过来时连忙快步走了上来。

    “傅先生您好,这位是傅太太吗?”女人有礼地问道。

    见傅政点了点头,女人笑着对邵西蓓道,“傅太太您好,今天既然您来了,您可以看看婚礼的场地哪里您还不满意,我们再马上重新修改布置。”

    “傅先生找上我们团队的时候都是瞒着您的”女人带着邵西蓓一路穿过房子走到偌大的草坪,见邵西蓓看着这些神色有些怔,忙笑意满满地解释,“一开始他就要求我反复地亲笔修改精进流程,这些天他还几乎每天都来这里查看布置的情况,为的就是让婚礼的效果达到最好。”

    草坪上工人铺盖着圈状的装饰柱,一张张白色的桌子和椅子摆着,还有气球和簇簇盆栽花朵,目光触及之处几乎都是精致的装饰,整个场面都让人有些震撼。

    “傅太太您真的很幸福。”女人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他们后面沉默的傅政,笑着道,“没有一个女人会忘记这样一场用心至极的婚礼。”

    …

    女人带邵西蓓走了一圈之后就继续去忙场地的布置,邵西蓓一圈绕到花园洋房后,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你这些天都在忙这个?”半响,她回过头看着他。

    傅政顿了顿从后走到她身边,语气里夹杂着一丝极浅的不自然,“嗯。”

    “我很喜欢。”她的目光更软,印着薄薄的光线流转着缠隽的暖意。

    要不是今天豆丁捣乱把闵骁司包里的婚礼流程册给撕坏了他气不过带她到这里来,她或许都不会知道她误会他的事原来是他藏得这样好的一场心意。

    他还是不说话,只伸手将她往怀里带了带。

    结婚这么些年,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孩子都大了些,他终于能够认认真真做完他欠她的这场婚礼。

    邵西蓓早已经习惯他这幅打死不开口的别扭模样,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更往他怀里靠了靠。

    她记得他曾经给过她的无力抗争的巨浪,层层叠叠的伤华。

    她也记得他现在给她的难以言表的钟意,静默无声的爱惜。

    女人这一生不过是求完满沉然的爱,安定善终的城。

    好在她人生这一场豪赌终于满载而归,完整无缺。

    作者有话要说:至此,正文番外全部完结。

    再次谢谢所有爱着桑陪着桑的朋友,这一路文字的成长褒贬,都多谢你们的包容。

    —————————————————————————————————————————————

    大家想看的宝宝和蓓蓓联手欺负傅渣的番外、各种小剧场或者是香艳的船戏等我都会留到《情有独钟》里慢慢写,欢迎跳坑,今晚《情有独钟》也有更新哦。 ,o

    —————————————————————————————————————————————

    最后,关于新文。

    情路系列第三部《天作之合》的男女主角是都具有多重身份的“千皇”封卓伦和法政佳人容滋涵的故事,有虐有甜,还是he结局,一对一。

    这篇文人物众多个性俱都十分独特剧情更为复杂,涉及高干黑道豪门娱乐圈等多元素,因此为了能写得更好,桑决定《天作之合》开坑时间预计在十月底或十一月初。

    有永久免费的《情有独钟》的持续更新接蘀空档,这一个多月的等待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可以留意微薄和专栏,桑的坑品有保证。

    下一次文字的进步和深爱,我们《天作之合》见。

    爀忘冒泡小霸王们=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