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49章 朝霞满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49章 朝霞满天

    皇上驾到的声音也是忽高忽低忽粗忽细,由远而近地传了过来。

    古笑天道:“云帆,我的建议还是不要让夫人出面了,免得节外生枝,你以为呢?”

    杜文浩走到门口,见不远处有几盏灯笼黑暗中时明时暗,像鬼火一般。

    “他怎么来了?”杜文浩沉声说道。

    古一飞见杜文浩看了自己和父亲一眼,以为他是起了疑心,便连忙解释道:“身边都是可靠的人,应该不会有人通风报信。”

    高滔滔道:“那为什么文浩一来,他也跟着来了?”

    古笑天道:“现没有时间给你们解释了,还是赶紧让夫人先回避一下才好。”

    高滔滔起身正要走,杜文浩道:“不必了!”

    古笑天道:“贤侄这是为何?”

    杜文浩笑了笑,道:“ 我想既然皇上这个时候造访,回避也是没有用的,倒不如都让他见了,也不妨事。”

    古笑天听罢,再不多言,一行人等都跪门口候驾。当然,除了杜文浩和高滔滔还挺立那里。

    “哈哈哈哈,朕不过是听刘公公说今日是晏紫姑娘的生日,于是特来讨杯寿酒喝。”宣仁帝走进房间里,看着古笑天和古一飞,抬了抬手,径直走到杜文浩的面前,笑着说道:“哦?原来国公爷也这里?”

    杜文浩微笑着说道:“我是紫儿的大夫,这里皇上也觉得奇怪吗?”

    宣仁帝对身后已经起身的古笑天和古一飞说道:“怎么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角房里招待国公爷呢?实是太不恭敬了。”

    古一飞拱手躬身道:“就我们几个,紫儿身体尚未痊愈不能久坐,于是就挑了这么一个地方,若是知道皇上要来,微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宣仁帝笑着走到古笑天的位置上坐下,大家这次依次坐回自己的位置,古笑天则隔了一个空位坐了杜文浩的对面。

    宣仁帝见大家都不说话,又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坐杜文浩身边,虽说已经是中年,但是保养甚好,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姣好的容颜。

    宣仁帝道:“怎么,好像你们有些不太欢迎朕来哦?”

    古笑天连忙笑了笑,道:“怎么会呢?微臣高兴还来不及呢,来人啦,还不赶紧给皇上那一副碗筷来,再来一壶皇上喜欢的绍兴花雕。”

    宣仁帝道:“朕是知道你们府上的厨子做菜极好的,不过酒就算了,近来不知为何,只要沾酒左下腹便觉针锥似地疼,所以还是算了。”

    古笑天紧张地问道:“那皇上找太医看过了吗?”

    宣仁帝笑着说道:“那些个蠢物,竟不及国公爷一半的医术,看不如不给他们看了。”

    古一飞笑了,道:“既然皇上都这么说了,国公爷也这里,为何不让国公爷给看看?”

    宣仁帝摆了摆手,道:“不急,不急,有的是时间,如今前线战事告急,等这段时间过了再说。”说完看了高滔滔一眼,见她并不畏惧自己,甚至有些高傲的样子,便问道:“古爱卿,这位是……?”

    古笑天看了杜文浩一眼,杜文浩便道:“我还以为皇上将我这个大宋的国公爷的底子都摸得是一清二楚了呢,你这么问是真不知道,还是试探我呢?”

    宣仁帝大笑,道:“这么说来,这位是国公爷带来的客人了?”

    杜文浩也笑了:“皇上若是真不知,那让我介绍一下倒也无妨了,这位夫人姓高名滔滔,皇上不知听说过没有?”

    宣仁帝先是一愣,继而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指着高滔滔,看着杜文浩,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位莫非就是大宋的……”

    杜文浩微微地点了点头,看了高滔滔一眼,只见高滔滔冲着杜文浩柔情一笑,并不正眼看宣仁帝一眼,仿佛这个人就是透明的一般。

    过了片刻,宣仁帝重坐了下来,仿佛是故意克制自己的情绪,沉声说道:“国公爷,你那个对付大金的东西可有进展?”

    杜文浩见宣仁帝脸色阴沉,并不看着自己,而是盯着面前的碗碟,双手放桌上,平摊着,看似轻松,实际上却有阴人之相。

    杜文浩道:“皇上到底是来古府上喝酒的,还是闻风而来想催促我呢?”

    古笑天见宣仁帝嘴角颤抖几下,然后便笑了,道:“国公爷说的是,好好好,今天朕也破个例,给我来一壶花雕,喝完了,让国公爷给朕也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病。”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宣仁帝一直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杜文浩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古笑天却有些心不焉,一共五个人,五个人仿佛都心事重重,不一会儿桌子上菜没有动什么,酒已经喝完了。

    宣仁帝打了一个酒嗝,看着已有几分醉意,说话也有些结巴,看来平日里就不胜酒力,加之今天心情不快又喝的急促了一些,就加醉的容易了。

    “朕……朕十分欣赏国公爷,若是国……国公爷不嫌弃,日后就大理国,就朕的身边继续当我们大……大理国的国公爷,吃香的喝辣的,享荣华富贵才是。”宣仁帝说着就要喝酒。

    古笑天道:“皇上您不能再喝了,还是早些回宫去吧。”

    宣仁帝憨厚地冲着古笑天哼哼两声,道:“你这个老家伙,不过是多喝了你们家两壶花雕,你怎么……哎哟,不行了,好痛……好痛啊!”说着,宣仁帝竟从椅子上跌落下来,门外的刘公公赶紧冲了进来跟着古一飞将宣仁帝扶上椅子。

    只见宣仁帝脸色煞白,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一颗颗落下,双手紧紧地捂着胃部,十分痛苦的样子。

    刘公公走到杜文浩勉强,哀求道:“国公爷给我们皇上看看吧,每次这样的疼起来,看着实是心疼啊。”

    杜文浩走到宣仁帝面钱坐下给他号脉后,沉下脸皱着眉头,道:“不好办啊,这个病皇上的身体里大概潜伏了多年,从前因为皇上不曾登基,一来没有现这样的荒淫无度,二来也没有现整日的操劳,身体底子不如从前,这个病自然就浮了出来。”

    刘公公虽对杜文浩说的那“荒淫无度”四字不悦,但见皇上自己都不说什么,自己一个奴才哪里敢多嘴,便道:“那国公爷可有什么妙法仙丹?”

    杜文浩道:“也不是没有,只是需要三年五载的调养方可。”

    宣仁帝忍住疼痛,起身说道:“朕还是回宫歇息,你们继续喝吧,朕就不坐了。”

    刘公公赶紧命了宫人进来搀扶着宣仁帝,走到门口的时候,宣仁帝回头对杜文浩说道:“国公爷说三年五载的调养是担心朕出尔反尔,过河拆桥吗?”

    杜文浩微笑着说道:“我不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宣仁帝看不出杜文浩脸上的微笑深处有什么深一层的意思,这是又是一阵锥心的疼痛,宣仁帝只得走出门去。

    古笑天和古一飞送了皇上回来,见杜文浩和高滔滔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吃着东西,便上前说道:“贤侄为何不当场给皇上一粒止痛的良药?”

    杜文浩看了古笑天一眼,美滋滋地嘬了一口酒,道:“哪里有见过下毒的还给解毒的药的道理?”

    古笑天和古一飞一听都啊了一声,古一飞则走到门口张望一番,赶紧将门关上,走到杜文浩身边坐下低声说道:“云帆,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文浩放下手中的酒杯,用筷子杯中沾了一些酒水桌子上写了两个字,古一飞凑近一看,脸色都变了,只见上面写着:谋反!

    古一飞赶紧将字擦去,几乎是用颤抖的语气说道:“之前我们密室让你考虑的事情,你……原来是早有此意的?”

    古笑天听自己的儿子这么一说,不用看桌上写的是什么字,便已经猜到杜文浩的用意,起身说道:“既然如此,云帆,走,我们到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去。”于是四人起身重回到了那密室之中,这一谈便到了天明。

    三日后,明前折返回来,看来一切顺利,明前已经将东西安全地交给了石头和慕容玉兰,为了试探明前的真心,杜文浩刻意又让他去了一趟秀山郡给向皇后他们松了一封书信,里面的内容从前大宋的时候,林婕妤当做是个文字游戏专门教过杜文浩的,所以杜文浩想,如果明前不能信任,那也不过是一封再过普通的家书,但如果明前是值得信任的,林婕妤看懂了其中的意思,便可以让喻鸽儿按照杜文浩的意思去肖家庄找付戈东一帮人等,然后再按照他们的方法和李浦他们联络上,大家集齐了人马,只等石头和慕容玉兰他们有了动静,便可以行动了。

    为了避免让宣仁帝生疑,从晏紫生日过后,杜文浩和古家父子没有见过面,而高滔滔跟着他回家后,也一直是闭门不出,这给皇上的人造成一个假象,那就是,那一天古家真的就是一个朋友之间的聚会,就算哪个高滔滔是什么太皇太后,那也不过是过眼烟云,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老女人,如何可以掀得起什么风破,殊不知,高滔滔这一次来,并非一个人来,就她独自一人找到了杜文浩之后,不到十天,大理城的大小客栈和茶馆酒楼里就无端地多出近千人来,而且,这些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就大理城外不到十公里,大队的人马各自分散,就等着高滔滔发信号便可随时攻入城内。

    就杜文浩等待石头和慕容玉兰的消息的时候,突然刘公公来了,这一次不是宣仁帝,而是一个美人儿,杜文浩心想,这个美人儿不是别人,应该就是那传说中宣仁帝的宠妃,穆贵妃了。

    照例不用杜文浩陪着,不过杜文浩长了一个心眼,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个时候来由上面用意,想了想,没有让王润雪出面,而是让柯尧和林青黛陪着,直到晚饭后,那个穆贵妃终于说出了用意。

    “上面?喜欢柯尧?要接她进宫住几天?这个穆贵妃什么意思?”杜文浩听完若云到书房来给自己说完这件事情,就觉得事情不对。

    一旁的高滔滔道:“文浩,你先莫急,若云,那穆贵妃说了没有,什么时候将柯尧接近宫里去?”

    若云道:“说是今天晚上就跟着一起进去。”

    高滔滔想了想,道:“好了,老爷知道了,你回去给柯尧说,就说老爷说的,明天一早过去也不迟,而且天赐晚上不能没有娘。”

    若云听罢退下了。

    高滔滔冷笑道:“哼,还真是哪个国家,哪个后宫都不过一样,她穆贵妃想做什么,本宫是清楚了。”

    杜文浩道:“我也是知道的,好没有让雪儿或是琴儿他们过去,柯尧我倒是不担心,只是天赐该怎么办?”

    高滔滔道:“那宣仁帝不过是想找个人质放宫里,让文浩你不敢轻举妄动,我们只要不让天赐跟着进去,问题就不大了,而且还可以将计就计了。”

    杜文浩听完高滔滔的话,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过了一会儿,就见柯尧急匆匆地过来了。

    大家讲们关上,见房间里呆了一个一炷香的功夫,柯尧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文浩,你放心好了。”

    杜文浩将柯尧送到院门前,低声嘱咐道:“这不比家中和外面淘气,如今我和你青黛姐姐都不你身边,你一定要自己小心一些。”

    柯尧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听了你和高夫人的话,晓得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不会胡来。”

    杜文浩道:“万一有什么情况变化,也不要找任何人给我带信出来,千万,千万!”

    柯尧答应下来,走了两步,有折回身来,眼睛一眨,眼泪竟刷刷地流了下来。

    杜文浩以为柯尧是畏惧了,便道:“实不想去,我去给那皇上说一声,其实那也不是必须要去的。”

    柯尧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个,是担心天赐,他还那么小,我就不他的身边,万一早上醒来的时候要我那该如何是好?”

    “你放心,不是还有我的吗?”

    柯尧回头,见是庞玉琴和王润雪走了过来,心里一酸不由地冲上前去,扑到两位夫人怀里伤心起来。

    庞玉琴轻声劝慰道:“别担心,我今天晚上就将天赐接到我的院子里去,和天齐一起住着,兄弟两个还有个伴儿。”

    王润雪道:“这一次真是不知道那个穆贵妃搞什么名堂,只是如今你若是不去,只怕就此得罪了她,所以……”

    柯尧这才想起除了自己和慕容玉兰之外,家里还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杜文浩想做什么,做什么,预备做什么,于是猛的清醒过来,收起伤心情绪,笑了笑,回头看了杜文浩一眼,只对庞雨琴和王润雪说了一声谢谢,施礼过后就朝着前院走了。

    杜文浩轻叹一声,见庞雨琴和王润雪的眼中都有泪水,便劝慰道:“放心吧,很快就不让你们这样担心了。”

    王润雪上前,看着杜文浩,见他虽然脸上露有微笑,只是眼神里多了几许担忧和忧郁,虽说自己并不知道杜文浩位皇上做什么,但是近日石头和慕容玉兰突然不家中,石头只给这位二夫人说了不能让外人看出之类的话来,王润雪心里十分着急,只是杜文浩一句不说,做夫人的哪里敢问呢,于是只有心里暗自着急了。

    “相公,你还是要好好的歇息,近有瘦了不少。”王润雪说道。

    杜文浩道:“我有话给你和她们四个说,你让她们四个晚上三的时候到南园来,不要带丫鬟,也不要给身边的丫鬟讲,独自过来就是。”

    王润雪点头说是,见杜文浩转身离去,这才和庞雨琴也走开了。

    又过了三日,明前从秀山郡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封林婕妤的回信,杜文浩一看,认得那是林婕妤的笔记,从字里行间也得知,已经和付戈东联系上了,因为日前朝廷忙着大金的事情,所以就顾暇不及白衣社,自然付戈东他们也就可以趁机联络各个分舵的舵主,和他们教友纷纷接到通知后,从大理的各个地方赶往京城。

    明前道:“爷,如今我们还要做什么?”

    杜文浩的房间里,明前站杜文浩的书案前,请杜文浩的示下。

    杜文浩摇了摇头,道:“如今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了,我们只有等!”

    明前一看便是个性急的人,听杜文浩这么一说,便道:“将军走了快半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急死人了,等!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杜文浩笑了,道:“消息自然是不能等的,有些消息是需要我们去告诉别人的。”

    明前不解,道:“如何告诉?告诉谁?”

    杜文浩招了招手,明前走到杜文浩身边,杜文浩附耳低语,明前不禁面露喜色,连连点头,只说好的,好的之类的话,然后准备出门。

    杜文浩叫住明前,道:“这一趟去看见明森了吗?”

    明前又回来,低声道:“见到了,只是很想回来和我们一起好好地大干一场。”

    杜文浩看着明前,意味深长道:“大干一场?莫非你就不怕国人骂你们禁卫军是卖国贼吗?”

    明前笑了,道:“一则我和明森都不是大理国的人,二则,我们是弃暗投明,何况将军是我的救命恩人,救过小的三次性命,小的别说肝脑涂地,就是随时拿了小的这条性命,那也是无话的。”

    杜文浩道:“罢了,你去吧,这一次不用你自己亲自去,吩咐下去就是。”

    明前道:“爷,你看什么几时可以听出动静?”

    杜文浩笑了,道:“好一个性急的人,不过这件事情今天晚上传到他们大金的军营里,不到天亮,他们的军心就已经大乱了。”

    明前一听奋然,道:“那我们不用等将军他们了,我们先发兵了吧?爷的手上不是有薛将军的兵符吗?”

    杜文浩正言道:“万一那些个千军万马只认人不认这个兵符呢?现还不是发兵的时候。”

    明前想想也是,沉吟片刻道:“那个薛将军不是个贪生怕死之人,但却是个正义的人,要不小的去……”

    杜文浩摇了摇头,道:“不要,千万不要去。”

    明前不解,道:“这又是为何?我素日和那薛将军还是有些交情的,不如……”

    杜文浩道:“你不急,先听我给你讲。”

    明前无奈,只得好好地听着。

    杜文浩道:“若是让你做这个皇上,你会将兵权交给谁?”

    明前道:“我没有想过当什么皇上,我们倒是一心想让您来当我们的皇上。”

    杜文浩示意明前小声一些,道:“我只是让你试想一下。”

    明前想了想,道:“如果小的真的当了皇上,那一定将兵权交给石将军。”

    杜文浩问道:“为什么?”

    明前想都没有想,便道:“小的自然是要将这个重要的权利交给我相信的……哦,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还是您想得周到,好吧,那我们万一不能调兵遣将,那兵符我们手中岂不是什么用都没有呢?”

    杜文浩心里想,未必没有用处的,若真是没有什么用处,我还拿着这个东西正揣自己的身上做什么,却是不说,只是笑了笑,再无后话了。

    当晚,杜文浩收到了白衣社的送来的信,说是他们已经都到了京城外,想一想,这个消息若是出去了,那么皇上应该就要对自己动手了,因为这个宣仁帝一看就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家伙,见自己无用,定然会想办法下手了,于是便和明前、高滔滔、林青黛等人商议,准备宣仁帝到了那一天将他给拿下了。

    果真第二天晌午的时候,就听说金兵已经撤到五十里外了,整个大理城都议论纷纷,当天晚上,不出杜文浩的所料,宣仁帝就来了。

    “国公爷,你可听说了城外金兵突然撤退的事情?”宣仁帝激动地对杜文浩说道。

    杜文浩淡然地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反应。

    宣仁帝道:“听说是金国的京城里的老百姓突然染上了什么病,而且来势凶猛,国公爷,你说是不是上天助我?”

    杜文浩看了宣仁帝一眼,这时明前从大厅前走过,给杜文浩做了一个手势,杜文浩明白,宣仁帝带来的人已经让高滔滔的人给搞定了,便心里有了把握,便笑着说道:“那我就不需要给皇上做那个什么东西了吧?”

    宣仁帝道:“你还是不着急,先做着,万一那个消息不可靠呢?”

    杜文浩见他说话都有些言不由衷,便知是真的有动手之心,便不露声色道:“皇上的病可好些了?”

    宣仁帝急躁地说道:“一直不见好的,近竟加严重了。”

    杜文浩道:“皇上近日莫非日日穆贵妃那里?”

    宣仁帝一愣,道:“你如何知道的?”

    杜文浩起身走到宣仁帝身边,笑着说道:“因为若是你不穆贵妃那里吃饭,我的夫人柯尧如何你饭菜和酒中下毒呢?”

    宣仁帝一听,顿时大惊失色,正要大声地呼救,只见门外一个身影一闪,林青黛已经宣仁帝给点了穴了。

    “文浩,接下来该怎么办?”

    杜文浩笑了笑,道:“这一下我们该去薛将军府上一趟,带上这个小皇帝,然后你赶去古一飞那里,让他们随时准备着便是。”

    林青黛听罢,便下去了,杜文浩和明前则坐上皇上出宫的马车,带着皇上朝着薛将军府上而去。

    深夜,大理城里一颗接着一颗的烟火突然冲上了天空,随即,城里城外便惊天动地杀了起来。杜文浩、太皇太后高滔滔、李浦以及大理薛将军的兵马一起起兵,顿时大理皇城内外喊杀声四起。

    一场鏖战整整杀了一夜。

    终于,天亮了,大理国皇宫内外,到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杜文浩的大军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大理。他的军队使用他发明的生化武器,轻松地击溃敌军,正向大理各州府进军。

    杜文浩身穿皇袍,站大理皇宫大殿前,高滔滔、林青黛、柯尧、慕容玉兰、李浦等人站他身后。

    东方,一轮蓬勃的朝阳,正冉冉升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