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 之灿如飞星 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容垂立在夜风中,默默无语。

    他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秦陌说的每一句话都正确,可是合在一起,却有莫名的违和感。

    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地方,不对。

    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在脑中过一遍,慕容垂猛的醒觉: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在乎过危险?

    朝云军中他都大胆去得,还冒充他的军师,只不过见了皇帝一面,怎么可能被吓走?

    可是,他为什么离开?在自己最混乱失意的时候。

    “将军!”陆明持急匆匆跑到他身边,举着一块帕子,说道:“你看这个!”

    血腥刺鼻,然帕子上,是黑色的。

    “这是什么?”

    “我扶老爷的时候在地上看见的,在少族长倒下的地方。”

    族长儿子的血?

    他是被皇帝禁卫所杀,他的血怎么会,是黑色的?

    难道?一个念头窜入慕容垂脑海,惊的他不敢想下去。

    然而那时的画面不断闪现,如果不是秦陌闪到他身后,那柄刀,是会碰到他的,不会伤的多深,却一定会划到他。

    还有秦陌的身上,似乎溅出血珠……

    慕容垂双目大睁,秦陌……受伤了?

    他被那柄有毒的刀,划到?

    牙齿紧紧咬合。

    那个男人根本不是怕危险,他是……要死了!

    猛的拔身而起,向着秦陌的方向追去。

    那个混帐,可恶!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说了那些惹人困扰的话,想要这么简单就躲到一边去死?

    才不会,让他如愿!

    一抹银色进入眼帘,扶着墙踉踉跄跄,哪里还有银色长风的潇洒?

    慕容垂追上前,狠狠一拳……

    “喂,我都快死了,你就不能轻点?”岚歌城郊一家很普通的四合小院,秦陌倚在床上,哀怨的看着镜中青了一块的俊脸。

    他又不是傻子,哪有被刀划了会不疼的?当时便知道有问题,及时服下了保命良丹。这药也许解不了他的毒,但却能吊着他的命,让他多活几日。

    慕容垂不说话,把一碗汤药递给他。

    这里是秦陌在岚歌附近安下的一处秘密落脚点,那天追到秦陌,知道他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慕容垂便照他指示把他送来了这里。

    这里有个医生,医术相当不错,但为秦陌把过脉之后,也只是摇头,这样的毒,除了匠神诸葛轩辕,只怕谁也奈何不了。

    秦陌必须在最快时间找到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匠神诸葛轩辕,喝过这碗药,他就要出发。

    慕容不能陪他去,现在的慕容家一片愁云惨淡,他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开。

    扶着秦陌坐上马车,秦陌微笑说道:“慕容,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慕容垂看着他,不说话。

    秦陌微微失望,他的慕容,什么时候才能也对他甜言蜜语两句,而不是对着别人说。

    转身想要钻进马车,袖子被人拉住。

    回头,看到慕容平静的面容,依然英俊儒雅,干净的令人心动。

    “下次你回来,我和你一起走吧。”慕容垂淡淡说道。

    皇帝要杀的人,是他。

    受到这样的对待,就算对朝云有再大的责任,也可以问心无愧的放下了吧?

    既然如此,秦陌,我与你一起走,一起看苍梧草原,银翼密林,赤焰黄沙,还有东海之东的,浩瀚大海。

    “唔,好啊。”秦陌说道,放下车帘:“那慕容,我先走了。”

    车子辚辚走远,突然狠狠跳动一下,秦陌欣喜若狂的声音隐隐传来:“你听到了吗?慕容要和我走,他要和我在一起……”

    因为深爱,所以追寻,所以执着,所以无畏……

    所以放下能放下的,也放下放不下的。

    一年后,秦陌归来,帮助慕容以各种名义将慕容子弟送往各国,改名换姓,从此过不一样的生活。

    又一年,将京中仅剩慕容子弟全数集中到将军府,为慕容垂诈死脱身,慕容府合府消失积极谋划。

    所有一切准备妥当,只等着一个最好的时机。

    就在那个时候,星象师预言将有一场罕见的星瀑美景,再美的风景,如果不是和慕容共享,对秦陌都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相约乐游原,于是遇到楚言,遇到铃舞,遇见那些宿命的相逢。

    于是一念之差,于是一生之错,一错再错,直到亲手葬送了最爱的人。

    慕容,我们的故事,终究如你所说,成了刹那芳华。

    就像在醉望亭看到的那场星瀑,你从我生命里灿烂的滑过,从此我的生命,只剩永恒的黑暗。

    当秦陌在苍梧陷入苦战的时候,慕容府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云皇察觉了慕容垂的动作,对慕容府严加监视,一举一动都不得自由,幸亏小雅不断从中斡旋,才一次一次化险为夷。

    然而想要从朝云毫无痕迹的消失,不过是痴人说梦。

    两年的守候,无望的自由,还有小雅从无怨言的等待。

    那份羁绊本来就不该开始,也终于到了要斩断的时候。

    与小雅成亲那日,慕容垂抱着一个坛子来到院中的雪枫树下,深深埋葬。

    最后看一眼院中的雪枫树,慕容垂封闭小院,至死,不曾踏入。

    犹记那时青春年少,有人笑容肆意,吐出张扬的爱语。

    然而,终究也过去了。

    慕容府覆灭那日,有人劝慕容夫人离开,慕容夫人却只是将女儿交给信任的家仆,然后梳妆理容,在她与慕容将军共同生活了八年的卧室里,点燃一把冲天大火。

    那看似温婉的女子,其实有火一样的性格,最终,也在火里涅槃。

    没有人知道,慕容家这场大祸,其实是起源于一个伊姓官员极不起眼的一本奏折,那时云皇与慕容家已然势成水火,这本奏折就像一根导火索,引爆所有的不安因素。

    也没有人知道,屠府那天,这名伊姓官员也在禁军之中,他看到一个家仆抱着一个幼小女孩躲入地道,却随手杀了身边的禁军,对赶来的其他人淡淡说道:“这里没有人。”

    之后,这名伊姓官员从朝云消失,某个边界小村里,多了一个叫尹青的人。

    曾有人执着他的手,一笔一划写下这两个字:“尹……青……这就是你的名字。”

    时过境迁,许多痕迹都已淡去,只是偶尔天际滑过流星时,会有无数人仰首望天,想起曾有一个人笑容干净清澈,灿如飞星。

    ……

    两年多,终于,写完了这个番外。

    因为时间隔的太久,难免,会有bug,甚至有和文中不太对得上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

    这个番外很长,几乎相当于一个中篇小说,我也努力的,去塑造我喜欢的人物形象。

    慕容、秦陌,尹青,都是我喜欢的性格,也许以后我会在别的书中将这种性格放大,让他们成为我的主角。

    所以,请期待我的新书吧,我努力不让大家等太久,嘎嘎~就是这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