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番外 .逐不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番外:

    曾经的时光*逐不悔的小jj

    (((

    “呜呜呜,好痛啊。”

    小不悔光着小屁股一边哭一边往华清殿小绮罗的寝宫里走去。

    “呜呜呜,真的好痛啊,姐姐,我肿了……”

    “小王爷,小王爷……”

    身后的小太监满头大汗,一脸惊恐地跟了上来。

    这小王爷贪玩,学着长乐公主的样子,沐浴的时候要在木桶里放花瓣,结果引来了一只好大好厉害的蜜蜂。

    他出浴的时候,小玩意儿上沾了一朵花,那蜜蜂发了狠,冲那朵花刺激,结果……

    蛰了他重要的小玩意儿那一口。

    当即就肿了起来,他痛的眼泪直流,光着屁股就往小绮罗的宫殿里走。

    “呜呜呜,姐姐,我好痛……”

    他一边走,一边低头看他的小玩意,肿的好大哦,会不会烂掉?烂掉会不会不能尿尿了,不能尿尿了会不会被憋死。

    “呜呜呜呜呜,臭蜜蜂……!!”

    无崖子远远地听到这小王爷的哭声,警铃大作,迅速出了华清殿,拦在路上,看到光着身子的逐不悔——

    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视线往下,再看到那……他的脸都绿了——

    “走开!我被蜜蜂蛰了!”

    他气得用脚踹无崖子。

    “你怎么会长这个东西?”无崖子望着他,面无表情地问道。

    “啊?”小不悔停止了哭,不解地看看自己的小jj,又看看无崖子,“难道你没有吗?”

    无崖子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没有人有那个东西,你很不正常。”

    “……”小不悔的眼睛和嘴巴都瞪的好大,他一直以为腿间的这个东西,是有的。

    “不信,你问小陈子,他有没有。”

    无崖子双手环胸,用下巴点了点逐不悔的贴身小太监。

    逐不悔回过头去,看着他的小太监,“你有吗?”

    小陈子听了,立即双手捂着那里,“回……回小王爷,奴才……奴才没有。”

    “……”逐不悔愣住了,一下子忘记了疼。

    “你看,他也没有,所以,你……长了个瘤。”

    “哇……”逐不悔大哭起来,他长了别人没有的东西,哇……。

    无崖子那张冷酷的脸上露出了奸计得逞不怀好意的笑。

    ……

    宫里的人发现,这两天的小王爷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往,他不捉弄别人不舒服,但是现在却很沉默,很沉默。

    沉默间还出现了一些怪异的行为,不时低头看自己的裤裆,同时,还盯着每个男人的裤裆那里瞧。

    终于,流苏看不下去了,她后脑勺直冒汗,她的小不悔,总是盯着男人的那个地方看,不会……不会是有断袖之癖吧。

    乖乖,才两岁多呢!

    “不悔,你怎么了?”她走过去,将儿子拉到面前,问道。

    “娘,父皇有那个吗?”

    “那个?”流苏微愣,“哪个?”

    “就是……”

    “不悔……”

    小不悔正要问流苏,逐尧皇就走了进来,看到儿子,他眼中流露出宠爱的表情——

    “父皇,我完蛋了,我长了不正常的东西,我要死掉了!!”

    他朝逐尧皇飞奔过去,抱着逐尧皇的腿,仰起头可怜兮兮地说道。

    “不正常的东西?”逐尧皇和流苏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同样的疑惑——

    “不正常的东西?什么不正常的东西?长在哪里。”

    “这里,父皇,你这里有吗?会不会是遗传呢?你遗传给我的?”

    逐不悔天真地指着逐尧皇的关键重点部位说道。

    “噗嗤……”流苏看到儿子手指的地方,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咳咳……”

    “母后,父皇没有对不对?呜呜呜,我死定了!”

    “……”逐尧皇一下子被噎住了,“不悔……”他,头疼。

    原来,他们的儿子在烦恼这个!

    呃,教育做得很不够啊。

    “父皇……让母后摸你那里给我看看,你有吗?”

    “……咳咳咳……”流苏的眼泪都咳出来了。

    “不悔……”逐尧皇的脸也红了,他眼睛忍不住瞟了流苏一眼,然后蹲下身将儿子抱了起来,“这个东西,只要是男人都会有。”

    “可是,小陈子就没有啊,我还看了。”

    “……小陈子是太监,太监不算的是男人,所有没有。”

    “那它是来做什么的。”

    “传……传宗接代。”

    “怎么传?”

    “你以后长大了,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自然就知道了,不过,不用乱用,而且,只能给同一个姑娘用。”逐尧皇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一向高大的形象变得很猥琐。

    而流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什么不能乱用,只能给同一个姑娘用,他好意思说,明明就……就和陆雪凝那个啥了,道貌岸然的家伙!

    “嗯?”不悔眼睛瞪得更大了,“所以说,有是正常的,没有是不正常的??!”

    逐不悔终于隐约觉得自己被耍了。

    “无崖子!!!”他愣了半晌,然后唰的一声从他父皇的身上滑了下来,往华清殿跑去。

    他腹黑一世,糊涂一时啊!

    这件事情,后来很长很长时间都成为逐不悔被无崖子取笑的时间。

    而小不悔也有了生平第一个怕的东西——蜜蜂。

    小不悔,怕蜜蜂哦。

    很多很多年以后,他却喜欢上了一个拿蜜蜂当宠物养的人。

    *

    感谢大家一路支持,一路批评,一路包容。

    到此《妃来横祸》已经全部结束,四爷长眠桃花树下依然孤寂一人,尧和苏先后离去并约好来世见,不违“一生一代一双人,生生世世长相依”的誓言,剩下的那一个,如今与青灯作伴,听古寺钟声了度残生,而山下的女子还在痴痴等待。

    或许,结局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但结局永远只有一个。

    这个结局在作者本人看来是最合理的结局,爱恨情仇,一切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

    红尘中走一遭,有此爱,已是无憾了吧。

    这爱恋,超越时空,超越生死,超越身份,一生一代一双人,生生世世长相依亦不是虚空。

    尽管不舍,但他们的故事,确实已经落幕,再回味过往种种,不禁潸然泪下。

    近期留言中有一句令我印象深刻,她说,“小湖,我已经把这书中的人物当做我的朋友了,我不想我的朋友遭受这么多苦难,你让他们幸福好吗?”

    看到这个留言,我潸然泪下。

    幸福的解读有很多种。

    *

    番外写了一些,但并不是每个悬疑都会揭晓,很多的故事,就让它们沉入岁月深处,留待各位看官细细品味吧。

    】】】】】】】

    新文主要讲述不悔,绮罗和无涯等人的故事,而至于大家的心头肉,如今由青灯作伴的十三爷逐野瞳,也会作为配角再次出现。

    腹黑王逐不悔长大后会遭遇什么样的女子?他的“清白”毁于何人之手?他怕蜜蜂哦,哈。

    绮罗和无涯,这对青梅竹马的小冤家会如尧皇生前所预见的那样,反目成仇吗?君无涯又会不会兑现对逐尧皇许下的承诺“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绮罗?”,他曾对绮罗说,“这辈子,就由我来保护你”他会做到吗?

    绮罗的那一剑,君无涯所说的对不起不能继续爱你了,绮罗……等等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妃》最后出现的一个人物,四爷流落在民间的儿子逐斯年,他又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和逐不悔是敌是友?

    还有更多更多的精彩,一下子说不完 ,这些都会在新文中一一揭

    晓。

    《妃来横祸》即将出版上市,请妃迷们关注小湖微博和qq空间,具体时间和送书活动到时候公告告知。

    】】】】

    筒子们记得到时候去投票票,留言支持啊!!!!!!!!

    发文当天我会在微博,qq空间说的!!加我的qq吧:97968635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